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七)
    第一百六十七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七)

    “当真?”

    公孙明帮着辛评开脱可不是啥善意来着,个中别有蹊跷,当然了,这等蹊跷尚不到揭开谜底的时候,他自然不可能在此时说破。

    “确是如此,大将军已严令高干所部撤回常山,不准其再往前一步,在下所言句句是实,还请将军莫要误会了才好。”

    辛评根本搞不懂公孙明为何要将此战的责任往八竿子打不着的高干头上推,奈何这当口上,他也自不敢乱问,只能是硬着头皮地解释了一番。

    “也罢,此事既是与袁公无关,某也不是迁怒于人者,且就先搁置了去也就是了。”

    公孙明要的便是辛评的再三证实,而今其既是已入了彀中,公孙明自然不会过于己甚,轻描淡写地便将方城一战揭了过去。

    “多谢将军体恤,辛某此来除了要向将军解释误会之外,另尚有一事要禀,这么说罢,我家主公多番思虑后,以为蒲山城简陋,实不宜用为将军大婚之处,为将军之颜面以及袁家之体面,大婚还是放在蓟县为宜,不知将军意下如何哉?”

    而今所谓的误会既已解除,辛评暗自松了口大气之余,也自不敢掉以轻心了去,赶忙陪着笑脸地又将袁绍的送客之意道了出来。

    “唔,仲治所言不无道理,袁家四世三公,我公孙家也是幽州望族,两家联姻乃大事也,确是不能草率了去,既如此,那就请仲治回去通禀袁谭一声,着其赶紧将新娘子给某送过河来好了。”

    公孙明似乎真的放下了两家交兵的怨气,语调和缓不说,也不再叫辛评为辛从事,而是以其之字代之,明显透着股亲热之意味。

    “这个自然,只是不知将军打算何时回幽州,还请告知,辛某也好去回禀我家主公,到时也好安排随行送亲事宜。”

    这一见公孙明如此好说话,辛评的心弦立马便是一松,紧着便又进言了一番,看似关切大婚之情况,实则么,却是要赶紧将公孙明所部打发走为上。

    “很快,但消某之新娘子到了,三日内,某必拔营起行。”

    经近十日的抢运,随行的二十余万青州百姓已大半渡过了黄河,公孙明也自没打算再在青州赖着不走,在给出承诺之际,自也就爽快得很。

    “那就好,那就好,只是还有一事,某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了公孙明这般承诺,袁绍交待的任务便算是完成了,可袁谭那头交待的任务却尚挂在心上,辛评自是不敢就这么回转了去,而是作出了一派欲言又止状地扯了一句道。

    “仲治有甚碍难之事且就直说好了,某听着呢。”

    见得辛评这般做作之模样,公孙明一时间也自猜不透此獠到底还有甚非分之想头,警惕心虽是已起,却并未带到脸上来,也就只是不置可否地吭哧了一声了事。

    “辛某听闻将军撤离临淄之际,携裹了大批青州百姓随行,此举于我青州实大利焉,还请将军免了众父老乡亲千里跋涉之苦可好?”

    尽管心下里很清楚青州百姓为何愿意追随公孙明撤往幽州,奈何袁谭有严令,辛评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地来了个颠倒是非黑白。

    “放屁,尔这狗贼安敢无礼若此,我家主公何尝逼人背井离乡,众青州百姓肯随行,那是我家主公仁义所致,尔这厮再敢乱说,休怪高某砍了尔之狗头!”

    辛评此言一出,满大帐的将领们顿时便怒了,高览头一个站了出来,手按剑柄,怒目圆睁地便呵斥了辛评一番。

    “主公,子奂所言甚是,此獠无礼,当斩!”

    “对,狗贼,竟敢污蔑我家主公,罪莫大焉!”

    “狗东西,安敢血口喷人。”

    有了高览的带头,帐中诸将们可就全都憋不住了,纷纷站出来斥责辛评的无礼,性急的将领更是忿然抽刀在手,这就要给辛评来上个狠的了。

    “肃静!”

    公孙明任由诸将们发泄了一通之后,这才一抬手,面色冷厉地止住了众人的喧嚣,双目锐利如刀般地看着辛评,却迟迟不发一言。

    “将军息怒,辛某、辛某”

    辛评倒也不算是个胆怯之人,可要说有多大的胆略么,那也谈不上,先前被帐中诸将这么一闹,脸色早已是煞白一片,再被公孙明这么一凝视,腿脚可就不免有些发颤了,结结巴巴地想要自辩上一番,偏偏大脑一派空白,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啥才好了的。

    “辛从事以为某何许人哉?嘿,难不成在尔心目中,某便是裹民为乱的黄巾盗贼不成?”

    在不少割据势力眼中,百姓不过只是群无用的羔羊而已,可在公孙明看来,人口方才是发展的关键之所在,到了手的二十余万百姓便是一偌大的财富,要他吐将出来,那又怎生可能。

    “将军误会了,某并非此意,只是,只是”

    这一听公孙明又将称呼给改了,辛评可就真稳不住神了,唯恐先前达成的协议也被公孙明借怒撕毁了去,当真急得个不行,偏偏越急头脑便越是空白,可怜辛评往昔也有着能言善辩之美誉,到了此时,却是成了锯口葫芦,连话都说不出句完整的来。

    “罢了,某也不为难你,尔回去后且请转告袁公,就说某取了青州为聘礼,也不敢奢求袁公陪嫁多少,且就以这二十余万百姓为回礼便好,某给尔两日时间,若是再不将某之新娘子送来,那某只好自己过河去迎了,言尽于此,尔等且好自为之罢,来人,送客!”

    该说的,要说的,既是都已说完,态度已明的情况下,公孙明自是不愿再跟辛评多扯淡,声线冷冽地便下了逐客之令。

    “将军留步,辛某告辞,告辞了。”

    为了袁谭的私人请托,险些将大好之局面葬送了去,辛评心肝都已是在打颤了的,而今一听公孙明不打算计较此事,都已弹到了嗓子眼的心总算是落回了肚子中,哪敢再节外生枝,行礼一毕,狼狈万状地便请辞而去了

    x瓜子小说网 www gzbpi 手2 打更 新0更z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