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二)
    

第一百六十二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二)



    “呜,呜呜,呜呜……”

    十月十八日,辰时正牌,太阳方才刚刚升起,幽州军方城大营里便已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营门轰然洞开间,大批的甲士从营内迤逦而出,浩浩荡荡地便往冀州军大营方向逼将过去。

    “报,禀将军,贼将沈飞已率部大举出营,正在向我营逼来。”

    尽管双方的大营间有着四里之距,可幽州军如此大规模的行动自然是瞒不过冀州军轮值岗哨们之侦查的,很快便有一名轮值校尉紧着便赶到了中军大帐,将敌情变动报到了成均处。

    “哈哈……来得好,传令下去,各部即刻集结,准备出营破敌!”

    尽管连赶了数日的路,人难免有些疲,可在连占了八城的情况下,成均的精气神却是奇佳无比,半夜才睡,居然早早便起了,正自与副将岑璧等人商榷着破敌之策,这一听沈飞居然大举出营邀战,成均不单不惊,反倒是大喜过望地狂笑了起来。

    “将军且慢,我军连日奔袭,军力已疲,此时与敌急战,却恐力有不逮,倘若有失,怕是不美,不若姑且不战,先修养生息数日,再行进剿贼军也不为迟。”

    这一见成均如此骄狂,副将岑璧可就不免有些急了,赶忙从旁进谏了一番。

    “岑将军不必多虑,我军疲,敌军亦然好不到哪去,如今我军有着三倍之兵力,攻之正合兵法之常理,一旦能灭敌于此,蓟县唾手可得,此不世之奇功也,岂可错失了去,休要多言,来人,着令各部整装出营,破敌便在今日!”

    成均贪功心切,哪肯听从岑璧之所劝,自以为是地搬出了所谓的兵法常理,不容分说地便下了最后的决断,对此,岑璧等人虽心有疑虑,却也不敢再多言罗唣,只能是齐齐应了诺,紧着便各归本部去了……

    “谁敢去打头阵?”

    成均原本只是袁谭的亲卫队统领,官渡之战即将开始时,因着许攸之建议,袁绍选调了张郃去组建后方大军,以防公孙明之可能突袭,袁谭为了掌控住这支大军,刻意着辛评等人举荐了成均去充任张郃的副将,官阶也由军司马一跃为虎贲中郎将,其后,又因张郃遭谗言被罢免而得以晋升为一军主将,官阶也晋至偏将军,其晋升速度可谓是一年四大步,速度快得惊人,问题是官阶升了,本领却未见得涨了多少,明明握有三倍之兵力,不赶紧趁着己方士气体力尚足之际发动强攻,居然打算先以斗将来打击一下幽州军之气势,真不晓得其脑瓜里装着的都是啥玩意儿来着。

    “看某先去取了头功!”

    成均话音刚落,就见军中一将已纵马狂奔而出,赫然是左军中郎将眭元进,但见其挥舞着大刀直冲到了两军阵前,用刀头一指幽州军大阵,声如雷震般地咆哮道:“眭元进在此,何人敢与某一战?”

    “乌都,去,杀了那厮!”

    己方兵力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士气自然就更是此战关键中的关键,从此意义来说,沈飞是很欢迎对方的斗将之打算的,根本不曾有甚犹豫,紧着便点了一将之名。

    “诺!”

    随着沈飞一声令下,其身后的亲随将领中便有一骑轰然应诺而出,此人正是乌都,乌恒人,原本只是名乌恒军中的小兵,在俊靡城一战中被俘后便加入了幽州军中,为沈飞部下的普通一兵,因力大而被沈飞看中,调到了身边,亲自指点其枪法,本意只是想将其培养成亲卫而已,却不曾想乌都的悟性奇高,往昔因学艺无门而空有神力,只能为兵,这一接触到了高妙的枪法,很快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身武艺之高赫然已是沈飞麾下之第一勇将。

    “斩!”

    这一见乌都身上的甲胄不过只是校尉以下的制式而已,眭元进自是不将乌都放在眼中,纵马冲上了前去,劈头便是一刀斩了过去。

    “哈!”

    自艺成之后,乌都还不曾上过阵仗,这会儿见得眭元进挥刀劈来,乌都心中自不免有些发紧,哪敢有丝毫的大意,一声断喝之下,拼尽全力便还出了一枪,重重地挑向了眭元进的刀势。

    “铛!”

    眭元进自负得很,尽管瞧清了乌都的枪势,却根本不打算变招,自以为能一刀劈开乌都的防御,却不曾想刀头砍在了枪柄,不单没能砍断枪柄,反倒是他自己的双腕一麻之下,手中的斩马大刀竟是被震得飞上了半空。

    “啊呀!”

    待得大刀脱手飞出,眭元进这才惊觉对方那支碗口粗的枪柄居然通体是精钢打造而成的,这等神力实在是太过惊人了些,心一慌,哪敢再战,惊呼了一声,脚下一点马腹,这就想着要落荒而逃了。

    “啪嗒!”

    先前见眭元进气势如虹而来,乌都心下里其实是有些发憷的,误以为对方厉害非凡,待得一枪震飞了对手的大刀,乌都这才发现眭元进不过就只是银样镴枪头而已,根本不值一提,胆气顿时大壮,反应也自远超平常,只一摆臂,原本被震得停在了半空的长枪顿时便被抡得有若长鞭般甩了出去,准确无比地便砸在了眭元进的头盔侧面,但听一声闷响过后,眭元进的脑袋竟宛若烂西瓜般炸裂了开来,红的白的四下乱溅,其无头的身体在马背上晃荡了几下之后,方才喷着血地跌落了马下。

    “乌爷爷在此,还有谁敢来送死!”

    见得乌都只一回合便斩杀了眭元进,幽州军大阵中顿时便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欢呼声,而乌都本人也打出了信心,竟是不撤回本阵,就这么耀武扬威地在两军阵前驰骋来去,用实在难言标准的汉语狂呼个不休。

    “蛮狗无礼,看岑某取尔狗头!”

    燕赵之地素来不缺敢战之将,乌都这等狂态一出,冀州军中诸将全都怒了,也没等成均有所表示,副将岑璧便已悍然策马冲出,双手持着长柄金瓜锤,奔腾如雷般地便向乌都杀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