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一)
    

第一百六十一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一)



    “主公,属下无能,还是未能见到袁谭本人,实是愧对主公之重托,属下惭愧。”

    漯水河南岸,幽州军大营的中军帐中,面对着端坐在文案后头的公孙明,薛逸满脸皆是惭愧之色,没旁的,他往来于漯水河两岸都已是十数天了,却一直连袁谭的面都见不着,往昔也就罢了,还可以用己方兵力弱于对方来自我安慰上一把,可眼下呢,公孙明都已是亲提大军赶了来,总兵力已然不在袁谭所部之下,战斗力更是远胜对方,可他居然还是不能逼袁谭露面,身为迎亲大使,薛逸自觉实在是无颜面对自家主公。

    “无妨,这段时日辛苦道远了,从明日起,就不必再两头跑了,某与道远一道在此等着袁家来求饶便好。”

    听闻薛逸此番去袁谭军中又吃了闭门羹,帐中诸将自不免都为之怒气勃发不已,反倒是公孙明这个大婚的当事人却是一派的无所谓之状,而这,并非强装出来的不介意,而是实实在在的淡定,概因他早就看穿了政治的真面目,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别说啥仁义道德了,便是亲情也不过只是块待价而沽的筹码而已。

    “主公,袁谭狗贼无礼太甚,我等拼死拼活为其收复了青州,不感激也就罢了,反倒如此这般羞辱我等,是可忍孰不可忍,末将请命渡河一战,定叫那小儿知晓我幽州铁骑之威风何在!”

    “主公,高将军说得是,我等为他袁家打生打死,那袁谭竖子竟敢恩将仇报,着实可恶,末将等愿拼死渡河一战,请主公恩准!”

    “主公,我等皆愿与袁谭小儿血战到底!”

    ……

    公孙明不介意的事儿,并不代表着手下将士们都能容忍得了,这不,公孙明话音方才刚落,都没等薛逸应诺退下呢,就见高览已是头一个跳了出来,浑身杀气四溢地便嚷着要过河杀贼了,他这么一带头之下,张彪等人立马全都纷纷出列请战不已,到了末了,便是连一直站着不动的赵云也露出了跃跃欲试之表情。

    “诸公能有敢战之心自是好的,然,此番到底是某之大婚,大动干戈总归不美,且,也无须多等,最迟后日一早,袁谭小儿必会派人前来告饶,诸公若是不信,且都拭目以待好了。”

    方城战役虽已即将打响,此时纵使走漏了消息,袁家那头也自来不及通知已入了彀中的成均所部,然则军机要务却是断容不得丝毫的闪失,哪怕在场的都是军中重将,公孙明也自不会说破个中之蹊跷,而是笑着便给出了个惊人的判断。

    “主公,末将营中有人在传,说是袁本初已派了大军杀到了蓟县,言称沈飞所部已然败亡,又有说庞军师也已兵败俊靡城的,末将等虽是不信,却恐三人成虎,万一要是军心大乱,实大不利焉。”

    听得公孙明打算不战而屈人之兵,众将们虽对此将信将疑,却也无人敢出言刨根问底,大帐里的喧嚣声顿时便就此停了下来,却不料先前一直不曾出言的赵云却在此际从旁抢了出来,神情凝重地禀报了一番。

    “呵,子龙不必担心,此流言不过是袁本初着人所放出罢了,个中只有半句是真的,那便是袁本初确实派了成均率六万大军悍然进犯我幽州,更有并州刺史高干所部已越过井陉关,正在向常山进发,不仅如此,辽东公孙度更是密遣了舟师八十余艘悍然渡海而来,偷袭我渔阳盐场,欲图以渔阳盐场为根基,北上蓟县,断我幽州军之根本。”

    赵云这么一说,帐中诸将的脸色不自觉地皆为之一变,显然也都听到了相关之流言,心下里也自不免担心流言有着成真之可能,望向公孙明的眼神里也就不免都透着几分的忧虑之色,却不曾想公孙明不单不辟谣,反倒是顺着赵云的话头,将更严峻的事实道了出来。

    “嗡……”

    众将们万万没想到幽州的局势居然严峻到这般地步,当即便炸开了锅,一时间乱议之声大作间,竟是就此噪杂成了一片。

    “诸公可是怕了么?”

    公孙明浑然没在意诸将们的轰乱,始终稳稳地端坐着不动,直到众将们渐渐安静了下来之后,这才一派风轻云淡地发问了一句道。

    “主公,幽州乃我军根基,断不容有失,末将请命率部回援,还请主公恩准!”

    公孙明话音刚落,高览便已是昂然站了出来,紧着便自请了起来。

    “主公,末将以为此地断不可久留,我军此际出发,尤可破灭诸敌,再迟,却恐覆巢矣!”

    “是啊,主公,我军多骑乘,此际回军不数日便可赶到蓟县,以我军之战力,灭敌自非难事!”

    “事不宜迟,主公还请早作决断方好。”

    ……

    不止是高览担心根基有失,张彪等人也同样如此,尽管有些奇怪于一向英明神武的自家主公怎会犯下空巢之大错,可也都不曾去细想,便已是纷纷出言进谏了起来。

    “哈哈……”

    早在召集诸将们来议事之前,公孙明便已接到了军情局送来的密报,自是清楚辽东军的偷袭部队已基本被全歼之消息,更已知晓张郃所部已然急速北上,就等着给成均来上个致命一击了的,之所以不急着说破,一来是要引出营中的袁军之暗桩,以肃清军中之隐患,二来么,便是想看看诸将们在存亡危机面前,是否跟他公孙明一条心,而今见得两个目的皆已基本达成,公孙明忍不住便放声大笑了起来,直笑得众将们皆是满头的雾水,愣是搞不懂公孙明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啥药来着。

    “不瞒诸公,幽州之局势变化早在某预料之中,数日前,儁乂便已秘密率八千铁骑北上,据今早之消息,儁乂所部已大破渡河而来之辽东军,生擒公孙度之子公孙恭以下一万三千余众,阵斩四千三百余,另,还缴获了辽东舟师楼船四十余艘,至于成均所部么,嘿,既已入我彀中,又岂能有幸理可言,诸公且请拭目以待便好。”

    公孙明并未让诸将们多费思量,笑着便将所知之军情道了出来,个中大破辽东军偷袭部队一事既已成为事实,他自是无所谓将战果道将出来,至于破成军所部么,尚未发生,却就只是一笔带过了事。

    “主公英明!”

    听得公孙明这般说法,众将们惊喜之余,原本的担忧顿时便就此烟消云散了干净,称颂之声紧着便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