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铁骑突出刀枪鸣(二)
    

第一百五十七章 铁骑突出刀枪鸣(二)



    “上,给老子拿下城头!”

    库区到底只是个仓库而已,尽管围墙上装有守城弩,可惜数量有限,也就前后两座城门楼的左近各装了四架而已,纵使有着居高临下之优势,可又哪能抵得过辽东军的猛烈狂轰,对战了大半个时辰下来,八架守城弩不是被击毁便是因自身的故障而歇了火,没了反击手段的守军将士只能憋屈无比地藏身于城碟之后,用盾牌来抵挡乱弹乱跳的石弹,只不过心急着要拿下库区的公孙恭实在没有耐心靠着远程部队的轰击来彻底击垮守军之士气,这一见城头上的守城弩已然停止了反击,立马毫不犹豫地便下达了冲城之令。

    “嗖、嗖、嗖……”

    随公孙恭前来的两万两千将士可都是辽东军的精锐,于攻城训练上明显水准极高,在远程部队的狂轰乱炸之掩护下,大批的弓箭手率先进抵了离城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上,用一拨紧接着一拨的箭雨压制得城头守军难以抬起头来,紧接着,大批扛着云梯的士兵狂呼着战号,有若潮水般便冲到了围墙之下,飞速地将云梯扬起,又重重地向城头靠了过去,每一架云梯的顶端皆有一名口衔着刀剑的死士紧紧地趴着,随时准备靠着撞击之力翻越城碟。

    “贼子上来了,都给本将站起来,杀贼,杀贼,杀贼!”

    燕高虽已被调到了内卫部队,可其原本却是渤海军中的一名骁将,尽管武艺远达不到绝世勇将之水准,却也不算差,难得的是其战阵经验极其丰富,尽管同样被辽东军的远程攻击压迫得不得不藏身于城门楼中,可待得一察觉到辽东军的远程轰击忽然停了下来,第一时间便已猜到了辽东军的算计,自不敢有丝毫的迁延,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地便冲出了城门楼,正好瞧见辽东军的云梯扬了起来,大惊之下,赶忙便高呼了一嗓子。

    随着燕高一声令下,原本藏身在城碟后头的幽州军将士们立马全都站直了身子,盾刀手、长矛手玩命地攻击云梯顶端的辽东军死士,而弓箭手们则是不断地向城下的辽东军冲城部队泼洒着箭雨,更有大批的士兵搬起檑木滚石便往下狂砸,而不甘示弱的辽东军将士则以箭雨覆盖着城头,大批的士兵冒着矢石拼命地沿着云梯向上抢登,战事一开始便到了白热化之程度。

    “鸣金收兵!”

    辽东军虽是勇悍之师,攻势如潮般始终没个间歇,奈何幽州军凭着地利之优势拼死抵抗,哪怕伤亡再重,也自不肯稍有退让,双方大战了两个多时辰下来,辽东军几番靠着悍不惧死之勇猛冲上了城头,可惜最终还是被坚决抵抗的幽州军又打了下来,眼瞅着日头已将下山,纵使心中有着再多的不甘,在无法及时拿下城头的情形下,公孙恭也只能是悻悻然地下达了收兵之将令。

    金锣一响,正自狂攻不已的辽东军终于撤了下去,而此时,围墙四周躺下的辽东军将士已然多达近两千两百之多,而幽州军也同样伤亡不小,战死两百余,伤者更是多达三百之数,战损比上虽是占有优势,可鉴于幽州军的兵力有限,明日若是援军兀自未到,城墙早晚会被兵强马壮的辽东军彻底突破,真到那时,幽州军离全军玉碎也就不远了,形势对于守军来说,显然不是太乐观……

    “呜,呜呜,呜呜……”

    卯时末牌,太阳终于在两军将士不同的心情下,从海面上探出了头来,随着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大批的辽东军将士从海岸边的临时营地里行了出来,个中一半从敞开着的盐场大门处浩浩荡荡地开进了盐场,另一半则直奔库区的外城墙处,与此同时,匆忙用过了早膳的幽州军将士也自飞速地冲上了城头,紧张地做着战前之准备。

    “都给老子听清楚了,瞧见那边的盐山了么,嘿,好大的一堆啊,想要?可以,哪一曲率先冲进了库区,哪一曲便能独享那座盐山,可哪一曲若是敢迁延不进,从军侯到下头一兵一卒,皆杀无赦!”

    在占据了若此大的兵力优势的情况下,居然没能第一时间拿下库区,公孙恭显然是不耐到了极点,列阵一毕,便即开出了个极高的赏格,与此同时,也下了道死战的将令。

    “呼嗬,呼嗬,呼嗬……”

    结晶池边的那座盐山在昨日虽是遭了乱兵的一通子洗劫,可说来也就只被刮去了一层皮而已,剩下的食盐依旧多达四千石以上,即便是按着辽东的盐价,也能值个一千六百贯之巨,相较于辽东军将士们微薄的军饷来说,已然是一笔巨款了的,在这等重赏的刺激下,进入盐场的辽东军将士们无不热血不已,战事未开,狂野的呼喝声便已是山呼海啸般地暴响了起来。

    “进攻!”

    这一见手下将士的士气已然旺盛到了极点,公孙恭也就没再多犹豫,趁热打铁地便下达了攻击之令。

    “咚、咚咚……”

    随着公孙恭的命令下达,中军处的战鼓声立马便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大批的辽东军将士在远程部队的轰击掩护下,嗷嗷直叫地便向城墙处扑击而去。

    在重赏的刺激下,辽东军的攻势一上来便是狂猛无俦,负责压制城头的弓箭手方阵以及后方的远程部队甚至不惜冒着误伤自己人之危险,不管不顾地往城头上倾泻着火力,而红了眼的辽东步军则是前仆后继地拼死冲击城头,战事方才开始不足一个时辰,城头上已是处处告急,全仗着燕高率亲卫队四下救火,方才勉强保住城头不失,然则随着战损的逐渐增大,城防已然是岌岌可危了的。

    “突击,突击!”

    就在燕高所部已然力不能支之际,东面的山弯处突然扬起了一阵烟尘,旋即便见一面铁血大旗从小山后头转了出来,旗下一员大将赫然正是张郃,只见其用手中的长枪一指正自狂攻外城墙处的辽东军本阵,一声大吼之下,已是纵马如飞地便杀奔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