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八面风雨会幽州(四)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八面风雨会幽州(四)



    辽东军可不同于蹋顿手下那些乌合之众,底子乃是大汉边军的老部队,其军之训练水准相当之高,战斗力强悍不说,攻城战术也自相当之娴熟,攻城器械更是齐备无比,既有大批的弩车助战,更有多达两百余架的人力投石机上阵,尽管威力远不及幽州军所用的配重式重型投石机,可也自不容小觑,全力发动之下,声势远不是乌恒军所能比拟得了的,这才一开战,城头守军便已是深感压力了的。

    “守城弩反击,投石机按兵不动!”

    辽东军的远程部队这么一发动,大量的巨型弩箭以及石块便即如雨般砸向了城头,尽管因着准头之故,命中率并不甚高,可对城头守军的士气打击却是相当之大,吕翔自是不敢坐视不理,紧着便下了道针锋相对的命令,很快,部署在东、南两面城头上多达十架的守城弩也自开始了轰鸣,与辽东军展开了对轰,只是限于数量,哪怕有着居高临下之地利优势,却还是难免处于下风,彼此对战了大半个时辰下来,城头上的守城弩便已被辽东军摧毁了大半。

    “咚、咚咚……”

    辽东军的攻城战术显然极有章法,这一压制住了城头的远程火力,立马便转入了冲城之环节,随着一阵紧似一阵的鼓声隆隆暴响而起间,大批的辽东军步兵开始了缓步前压,而期间,其远程部队的攻势始终没见个消停,依旧是不断地将弩箭以及石块砸向城头。

    “传令下去,投石机发动,瞄准敌步兵方队,给老子狠狠地打!”

    吕翔之所以一直压着部署在城墙后方的投石机部队不动,等的便是这么一刻,这一见辽东军的步兵开始了前压,立马毫不犹豫地便下了道将令。

    “嘭、嘭、嘭……”

    幽州军这段时日的准备可不是白费的——公孙冷来俊靡城可不是孤身前来的,不止带来了军法队,同时也带来了一批能工巧匠以及事先便打造好的投石机之重要部件,十余日的准备下来,早已造出了大批的投石机,从配重式重型投石机到简易的人力投石机都有,全都部署在了城墙的后方,这一突然发动,声势自是惊人已极,可怜正在推进中的辽东军步兵方阵措不及防之下,当即便被砸得个鬼哭狼嚎不已。

    “混蛋,传令下去,投石机前置,压制城后之敌,步军接着冲,不许停,敢有后退一步者,皆斩!”

    公孙度万万没想到吕翔还藏着这么一手,更没想到城中的投石机之射程是如此之远,威力又是如此之大,望着被砸得大乱一片的己方步军,眼珠子当即便红了起来,怒极之下,也自顾不得原本佯攻之意图了,咆哮如雷般地便嘶吼了起来。

    辽东军不愧是边军改编而成的军伍,常年与周边游牧民族以及高句丽作战,战斗力强悍不说,战斗意志也自极其的坚韧,随着公孙度的命令下达,很快便从慌乱中醒过了神来,远程部队飞速地调整着射程,拼命地压制着城中的投石机阵地,而步军则在骑军的骑射掩护下,高速冲过了投石机的攻击范围,直抵城下,一面面云梯快速扬起,又重重地砸向城头,血腥而又残酷的蚁附攻城战就此打响了……

    平谷城东北三十里开外的黄崖关内,一座庞大的军寨就屹立在关城之后,军寨中刁斗森严,岗哨林立,一派大战将至的紧张气氛,可中军大帐中却是一派的祥和,一炷清香时明时灭地燃着,青烟袅袅中,一声儒装的庞统端坐在几子的后头,双目微闭地抚着琴,一曲高山流水悠然而响,分坐两旁的孙轻、黑耶明等军中大将虽不善乐艺,可在这等空悠之意境的感染下,也自都不免沉浸其中。

    “报,禀军师,乌恒与辽东军已于今晨向我俊靡城发起猛攻,兵势浩大,吕将军正自率部与敌激战,城防告急,特派小人前来向军师求援。”

    一曲尚未告终,就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突然响起中,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已是匆匆地闯进了帐中,几个大步便抢到了文案前,冲着庞统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气喘吁吁地禀报了一句道。

    “嗯,知道了,尔且回去转告吕将军,我军后日一早便会赶到,让吕将军务必再坚守一天。”

    军情虽是如火,可庞统却并不着急,依旧抚琴不止,直到一曲终了,方才睁开了眼,声线平和地便给出了个答复,对此,前来禀事的报马自是不敢有甚异议,恭谨地应诺之余,便即就此退出了中军大帐,自行策马往俊靡城方向疾驰而去了。

    “军师明鉴,黄崖关离俊靡城不过五十里不到之路程,我军若是即刻出发,明日一早便可进抵城下,您为何……”

    报马人微言轻,自是不敢对庞统的命令有所质疑,可黑耶明性子直,心中有所不解之下,根本不曾有甚掩饰,待得报马一去,第一时间便提出了质疑。

    “黑将军不必担心,公孙度只消未见我军主力出现,必不会真拿下俊靡城的,且让其在攻城战中多折损些有生力量好了。”

    庞统并未因黑耶明的质疑而动气,只见其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番,而后面色陡然便是一肃,声线凛然地点了将:“许彦、赵猛听令!”

    “末将在!”

    许彦与赵猛都是原黑山军骁将,早在去岁便已暗中归附了公孙明,此前在剿灭张燕一事上,皆立下了奇功,如今都已是幽州军中的裨将军,论及军中地位,也就仅仅只在赵云等寥寥数人之下。

    “尔二人各率三千兵马把守黄崖关,某此处有锦囊两枚,尔等且自收好,待得某派人前来通报,尔二人再拆开锦囊观看,内里自有命令,尔二人只管照着执行了去便好。”

    庞统并未将命令公然宣示出来,而是一抖手,从宽大的衣袖里取出了两枚小巧的锦囊,分别丢给了二将。

    “诺!”

    尽管搞不懂庞统此举到底何意,可许、赵二人也自不敢胡乱发问,只能是满脸迷惑状地伸手接过了锦囊,齐齐应诺之余,便即各自退到一旁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