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卧榻之旁(二)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卧榻之旁(二)



    “嗯,仲治可有甚良策么?”

    似袁家这等门第,女儿养大了基本上就一个用途,那便是联姻之筹码,嫁谁都是嫁,若是能换回一州之地,怎么看都是桩合算至极的买卖,可若是女儿嫁了出去,青州却没能换了回来,那可就真要闹笑话了的,也正因为此,袁绍方才会患得患失,这会儿听得辛评似乎已有定见,袁绍立马紧着顺水推舟地将问题丢了过去。

    “回主公的话,那公孙明既是决意要在蒲山城成大礼,主公何妨顺水推舟,允了也自无妨,只是提请其率部先撤到蒲山城,待得其全军都过了河,主公再让其迎亲也就是了。”

    辛评哪能有甚好主意,所言所述综合起来不过就一个“拖”字罢了,当然了,在势不如人的情况下,此策倒也不失稳妥,只是如此一来,袁家卖女儿的嫌疑未免便太着痕迹了些。

    “唔……仲治既是如此有信心,那就替老夫去临淄走上一回好了。”

    卖女儿的名声是不好听,可相较于青州之地来说,袁绍倒也能舍得下这么个面子,可又不免担心公孙明会别有想法,但见其眉头紧锁地思忖了好一阵子之后,最终还是决定一事不烦二主,索性将这等棘手的难题丢给辛评去解决了事。

    “诺。”

    辛评出头的本意只是想落一下袁尚的面子而已,却不曾想闹到最后,袁绍竟是顺势将烫手的山芋塞到了他的怀中,一想到公孙明的难缠,辛评的心底里当真苦涩已极,奈何袁绍都已当众下了决断,他也自没得奈何,只能是强装镇定地应了一声了事……

    “报,禀主公,袁绍派出辛评为使,正在向我临淄城赶来。”

    邺城乃是军情局的重点部署要地,消息自是灵通得很,这不,辛评方才刚离开邺城,消息便已报到了公孙明处。

    “呵,扯皮的人来了,某便不见此獠了,元直代为应付便好,待得襄平(今之辽阳)有了动静,再允了其之要求便是了。”

    用不着去想,公孙明也能猜知辛评的来意究竟为何,自不会放在心上,更没打算跟辛评去扯淡个不休,很是利落地便将此事全权委托给了徐庶。

    “善。”

    君有事,臣子服其劳,此本就是该当之事,徐庶自是无所谓去跟辛评谈天说地上一回的……

    “曹阿瞒那老儿拿了顶没啥屁用的破帽子便想让孤为其火中取粟,简直是可笑至极!”

    九月十七日,曹操所矫诏出来的两道圣旨终于送到了自称辽东侯的公孙度手中,对此,公孙度显然是不屑到了极点,不单不按臣子之礼跪接诏书,只派了其长子公孙康去应付了一下了事,在看完了诏令之后,更是满脸不耐地鄙夷了曹操一把。

    “主公所言甚是,我等在辽东自在逍遥,管他曹阿瞒如何算计,一概不理也就是了。”

    大将柳毅向来紧跟公孙度的脚步,此际一听公孙度如此奚落曹操,立马便跳了出来,满脸阿谀之色地便附和了一把。

    “主公,此乃曹阿瞒驱虎吞狼之策也,依末将看来,当须得谨慎应对方好,若是主公真无意与那公孙明交恶,当须得紧着请辞幽州牧,并以此公告天下,另,为尽释公孙明之疑心,恐还须得紧着派人去向其解释上一番,如此……”

    大将阳仪素有见识,显然已是看出了危机之所在,这便谨慎地出言进谏了一番。

    “哼,某算起来还是其堂叔呢,要某向其低头,岂不叫天下人嗤笑了去!”

    公孙度一向自大惯了的,连曹操他都不看在眼中,而今要其向公孙明低头,又怎生可能,再说了,个中还牵涉到一桩公孙度不愿回想起来的旧事——公孙度虽也姓公孙,可其实并不是辽西望族公孙氏的族人,原辽东太守公孙琙才是正儿八经的辽西公孙氏族人,论辈分乃是公孙瓒的堂叔,公孙度年轻时为了往上爬,曲意巴结公孙琙,认其为父,得公孙琙之助,方才渐渐在辽东登上了高位,只不过他一得了势,为确保统治地位不受影响,转头过来便将公孙琙的后人全都杀了个精光,算是与公孙一族结下了血仇,而今自忖实力雄厚,本就存了要往关内发展之心思,之所以鄙夷曹操的矫诏,不过只是要显示一下自身的智商罢了,自然听不得阳仪这等示小于公孙明的话语。

    “主公息怒,若是您不打算与公孙明通好,那就须得早作进兵之打算,而今公孙明远在青州,主公若能与蹋顿合力,一举踏平蓟县,断其根基,大业可成,若迟疑不进,又不愿甘居此人之下,却恐惹来祸端啊。”

    阳仪对公孙度骄横的性子显然是了解得很,先前所言不过只是试探一下公孙度在进兵关内的态度而已,而今一听其有心要乘虚而入,立马紧着便给出了个建议。

    “嗯……伯方以为如何啊?”

    公孙度野心大得很,早就有了吞并整个幽州之想法,之所以一直不曾实行,有着两方面的因素在,其一便是蹋顿的乌恒国挡住了他进兵关内的道路,其二便是公孙瓒还活着之际,兵威赫赫,公孙度实在没胆子跟有着边塞名将之美誉的公孙瓒为敌,其后公孙明突然崛起,兵威更胜其父,公孙度也就息了向关内进军之想头,如今战机已现,公孙度的野心自然也就膨胀了起来,只是心中顾虑还是不小,迟疑着没敢做个决断,而是将问题抛给了被其强征为幕僚的山阳名士凉茂。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凉茂,山阳昌邑人,少好学,以博才而闻名天下,因避黄巾之乱,侨居于辽东,曾被曹操矫诏任命为乐浪太守,只不过尚未成行便被公孙度扣留了下来,强辟为幕僚,其人一向视曹操为平天下之明主,也自早有心要去许都相投,正因为此,尽管他已看出了曹操故意挑起幽州之乱的险恶用心,却并不打算真心为公孙度剖析一下利弊,而是毫不犹豫地便表明了支持公孙度对蓟县用兵之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