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恩威并施(四)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恩威并施(四)

    夏侯惇所谓的敢死夜袭都已过去了一日,却浑然没见小峰口后头有甚动静传来,到了这等田地,被遗弃在大营中的士兵们又怎可能会猜不到根底之所在,流言四起之下,整个军营里一派的人心惶惶,逃兵自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白日间还只有些零星的士兵借着巡哨的机会逃出军营,到了夜晚,逃跑之现象便已是完全无法遏制,成批成批的逃兵溜出了大营,相携着往谷口处走,到了第二日晨时,原本尚存的两万余将士就只剩下不到八千还留在营中,余者皆已不知去向了。

    “报,禀将军,不好了,贼军从北面大举杀来了!”

    自夏侯惇突围之后,程昱便是军中唯一的将军,只不过他根本就不打算理事,一回到营中,便即一头栽进了自己的帐篷中,再也不曾露过面,纵使是亲卫前来禀报说营中逃兵大量出现,他也自不曾加以理会,两夜一日下来,始终端坐在文案前,就宛若泥塑木雕一般,直到一名惶急的亲卫前来报警之际,程昱方才有些个茫然地抬起了头来,却并无甚表示,仅仅只是怅然地叹了口气。

    “公孙明在此,还请程将军出来叙话可好?”

    在张武归降后,这一路上其实已无险阻,幽州大军本该昨日便能赶到的,只不过一路上前来投降的逃兵实在是太大了,以致于幽州大军不得不且行且收拢降卒,短短五十余里路而已,居然走了两日一夜,好在总算是赶到了地头,有条不紊地在离着曹军营地一百五十余步之距上列好了阵型之后,公孙明也自不曾耽搁,策马便行到了军阵的最前方,扬声冲着曹军大寨便招呼了一嗓子。

    “程某见过公孙将军。”

    足足一炷半香的时间过后,程昱终于颤巍巍地从营门里行了出来,丝毫没在意幽州军将士们的刀枪林立,不徐不速地便来到了公孙明的马前,一躬身,很是恭谨地便行了个礼。

    “程老夫子客气了,晚生可是久仰您的大名,今日方始得一见,何迟哉。”

    公孙明并未拿捏胜利者的架子,紧着便翻身下了马背,双手一扶程昱的胳膊,很是和煦地便寒暄了一句道。

    “区区贱名,实不足道,程某不过一败军之将尔,当不得将军之推许。”

    程昱原本以为公孙明少年得志,必是一骄横之人,可眼下一见,居然是彬彬君子之模样,心下里自不免深以为奇,然则他并不打算归顺于公孙明,行礼间虽是恭谨,可言语间明显是透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意味。

    “此一败非是老夫子之过,实是大势所趋尔,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曹阿瞒托名汉相,实则汉贼,行事乖张,悍然坑杀我八万河北子弟,与白起何异哉,此等恶行已是天怒人怨,天心民意既已不在,莫说是老夫子您了,便是曹阿瞒亲来,也是必败无疑。”

    对程昱其人之才华,公孙明还是很欣赏的,也有心要引为所用,正是出自此等想法,他自是不吝多费唇舌地好生忽悠其一番。

    “成王败寇,古来莫不如是,将军愿如何说便如何说好了,程某只求速死,然,恳请将军宽恕了我营中数千将士之性命,程某便是死了,也感您之大恩了。”

    程昱自认有识人之明,早早便认定了曹操方才是平乱天下的唯一人选,故而一向对曹操忠心不二,此际听得公孙明如此贬低曹操,程昱的脸色不由地便阴沉了下来,有心要为曹操辩解上一番,奈何公孙明所言皆是事实,程昱纵使想辩也自无从辩起,只能是无奈地耍了把王顾左右而言其它。

    “某非好杀之人,向无杀俘之习惯,即便老夫子不提此议,某也自不会学曹阿瞒坑杀战俘,但消众军肯放下武器,某自会妥善安置了去的,此一条,还请老夫子放心便是了。”

    曹操杀俘说起来其实也是迫不得已,没旁的,他自己的军队都缺粮,又缺饷,哪有能力去养着官渡之战中所擒的八万战俘,在放又放不得的情况下,自然只能一杀了事,可公孙明不同,因着大量走私食盐之故,幽州早囤积了大量的粮秣,如今缺的是人口,他当然舍不得杀俘。

    “那便好,程某也就可以瞑目了。”

    程昱今年都已是五十有四了,自是不愿临到老了还换主君,心中所思便只有一条,那便是搏一个忠义之名载于史册。

    “糊涂!老夫子乃饱读诗书之人,当知义有大义小义之分,忠于一人不过只是小义而已,忠于社稷方是大义,何为社稷,非是某一人、某一家之天下,而是千万万之百姓,老夫子身负经天纬地之才,不思为社稷殚精竭力,却只谋曹阿瞒一人之私,此为愚忠,何其可笑哉,某虽是晚生后辈,也自深为老夫子不值!”

    程昱倒是闭目等死了,可公孙明却并未遂了其之意,双眼一瞪,竟是毫不客气地呵斥了其一通。

    “程某,程某……”

    被公孙明这么一通子当头棒喝下来,程昱当即便被打昏了头,有心想要自辩,偏偏一时间竟是不知该从何辩解起,直急得额头上都已是大汗狂淌不止了。

    “老夫子莫非以为晚生所为与那曹阿瞒略同么?那老夫子就未免太小觑在下了,不错,某也有私,然,某所作所为皆以民为本,无论是约法三章,还是诸般新政,皆以保民为宗旨,老夫子如若不信,且到幽、渤二地去走上一走,看看某治下之民情,若是到时候老夫子还要为那曹独夫效力,晚生也不敢强留老夫子,自当礼送老夫子回颍川,您看如此可成?”

    打完了棍子自然是须得给上颗甜枣,这等手腕,公孙明耍起来当真是熟稔到了极点,一番话下来,很快便令程昱心中的执念发生了些微妙的偏转。

    “公孙将军既是如此自信,那老朽便去瞧瞧好了,还望将军莫要食言方好。”

    程昱一向自负口才谋算无双,可遇到了公孙明这等能言善辩之士,方才知天外有天之说不假,无言以对的情况下,他除了借坡下驴之外,也真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了的。

    “哈哈……好,那便一言为定了。”

    公孙明一向认为只要温度足够高,那就断然没有融化不了的铁,而今一见程昱已然入了彀中,他当即便爽朗地大笑了起来……

    网上直接搜索: &ot;&ot;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