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峰口阻击战(三)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峰口阻击战(三)



    “卞兰,尔率两千兵马为第一队,李涛率本部兵马为第二队,薛宁,尔率三千盾刀手为第三队,全力攻山,此一战有进无退,后队为前队之督阵,进者生,退者死,不惜代价,务必于天黑前拿下崖顶,本将亲为尔等擂鼓助威!”

    稳住了手下将士之后,夏侯惇飞快地环视了一下周边地形,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没旁的,幽州军所选择的这么个伏击地点实在是太恶毒了些——淄水在小峰口处受山崖之逼迫,转了个九十度之弯角,河对面全都峭壁,飞鸟难渡,曹军便是想过河而走都难,而小峰口本身崖岸虽不算太高,却极陡峭,崖边就一条小路,宽不到两丈,地形狭长,要想在幽州军的箭雨覆盖下强行通过,根本没丝毫的可能性,要想过得此关,唯有拼死拿下小峰口,事到如今,夏侯惇也自顾不得去想幽州军为何能未卜先知地出现在此处了,咬着牙关便连下了数道将令。

    “咚、咚咚……”

    生死关头前,曹军的行动极为的迅速,前后不过仅仅只一炷半香的时间而已,曹军三支攻击部队便已完全做好的强攻之准备,随着夏侯惇亲自抄起鼓槌好一阵子的狂敲,暴烈的鼓点声便在河谷里轰然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曹军先锋大将卞兰手持大刀,率两千敢死之士狂呼着战号,扛着云梯拉开了阵型,向小峰口发起了全面攻击。

    小峰口处的地形极其之险恶,百余丈长的山崖凸出河面,挤压得淄水河在此被迫转向九十度,崖边小路狭窄不说,崖侧的空地也不算开阔,也就只有二十丈左右罢了,只有一处坡度不小的坡道可以通往崖顶,宽不过三丈左右,其余各处皆是陡峭的山崖,尽管平均高度不过只十数丈而已,却也不是曹军的云梯能够得着的,换而言之,曹军要想冲上崖顶,也就只有那三支来宽的坡道可以一争罢了。

    “弓箭手压制坡顶,其余各部跟我来,冲上去!”

    卞兰能被夏侯惇挑选出来打头阵,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其人早年乃是青州黄巾军中的一员悍将,后归降了曹操,累功晋升为裨将军,乃是夏侯惇帐下最擅打硬仗之人,哪怕是面对着这等决死之险地,卞兰也自无丝毫的畏惧,一率部冲到了崖前,紧着便连下了两道将令,悍不惧死地率先向坡道冲了过去。

    “大汉雄风,挡者披靡,大汉雄风,挡者披靡……”

    这一见自家主将如此勇悍,众曹军将士们顿时士气为之狂飙不已,齐齐呼喝着战号,狂野地便向坡道处杀去,与此同时,多达五百的弓箭手则拼命地张弓搭箭,将一拨接着一拨的箭雨泼洒向崖顶,试图以此来压制住崖顶处的幽州军将士。

    “檑木滚石,给我砸!弓箭手,压制敌弓箭手方阵,给老子狠狠地打!”

    这一见曹军一上来便是这等狂猛之攻势,路涛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紧着便连下了两道针锋相对的将令,刹那间,崖顶处檑木滚石轰然而下,箭雨密集如蝗一般罩向了曹军弓箭手方阵。

    勇气这玩意儿不过只是打胜仗的必要条件之一,并非充要条件,饶是曹军勇悍无比,前赴后继地狂冲不止,可那又能如何呢,崖顶上的幽州军将士可不是新兵蛋子,不是原渤海军士兵便是从被俘冀州军中转化过来的老兵,个顶个都是见过血的主儿,在作战意志上并不比曹军差上多少,加之又有着绝对的地利优势在手,又岂会怕了曹军的悍不惧死,至于想靠着人多去消耗幽州军的檑木滚石么,那更是笑话一个,要知道幽州军可是提前四日便已潜伏在此,早就做好了打消耗战的准备,在这等情形下,曹军的强突不过只是平白送死而已,根本不会有甚进展可言。

    “元让,不能再这么打了,士气一崩,我军危矣!”

    战至天将申时,曹军已接连发动了五个波次的强攻,先锋大将卞兰战死,次攻的大将李涛也已战死,折损的将士已多达三千之众,坡道上下的尸体都已垒得层层叠叠的了,可却连坡顶都不曾冲上去过一次,眼瞅着军心士气要崩,程昱可就不敢再坐视不理了,只见其面色凝重地凑到了夏侯惇的身旁,忧心忡忡地提醒了一句道。

    “哼,不冲等死么,嗯?”

    夏侯惇心里头对程昱已是失望到了极点,在他看来,若不是程昱胡乱进言撤军,己方近三万兵马也不会落到眼下这等狼狈之地步,而今一听其又来说事,夏侯惇又怎会给程昱甚好脸色看的。

    “元让莫急,听某一言,如今这等情形下,强攻崖顶显然不可取,再攻也不过是平白折损兵力罢了,实无效用可言,且,天时已不早了,再战不利,不若先暂且收兵,于后方多扎木筏,待得日落之后,将军可率敢死之士乘木筏向上游进发,看能否从后崖处攻击敌后,若能,则我军前后夹击,当得令崖顶之敌首尾难顾,若不能,将军只管先行一步,到莱芜去搬救兵,某自率军在此与敌周旋便是了。”

    程昱此番自告奋勇来青州,本是想建一奇功的,可连番败绩之下,他已是羞刀难入鞘了的,自感无颜去面对曹操,心中死志早萌,此际之所以为夏侯惇谋一体面逃出险境的法子,便是打算最后报答一下曹操的知遇之恩罢了,至于他自己么,则是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了的。

    “嗯……来人,传本将之令,全军后撤一里,安营扎寨。”

    夏侯惇脾气虽暴躁,却并不是傻子,又怎可能听不懂程昱此策其实就是在给他一个逃走之机会,心思不由地便活泛了起来,没旁的,他之所以跟着曹操打天下,求的可不是成仁,而是要享富贵的,更遑论如今夏侯渊已阵亡,为了夏侯家的利益,他更是不能死在此处,正是出自此等考虑,夏侯惇虽不曾明着接受程昱的好意,可下令收兵本身就已是默许了程昱的提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