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临淄大捷(三)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临淄大捷(三)



    “挡我者死,杀,杀,杀!”

    在握有极大优势的情况下,都没能阵斩夏侯惇,饶是赵云心性沉稳过人,脸色也自不免浮起了层懊丧之色,没旁的,只因先前的交手中,他都已是全力以赴了的,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下回要想再打夏侯惇一个措手不及可就没那么容易了的,当然了,懊丧归懊丧,赵云也并不是太过在意,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态,纵马如飞般地便冲进了汹涌而来的曹军之中,手一柄亮银枪舞动如轮,生生在密集的曹军中杀出了条血路。

    “轰……”

    随着赵云与夏侯惇分别突入彼此的军阵之中,两支对冲的大军终于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打头的虎豹骑尽管只剩下七百不到,可战斗力却是极其之凶悍,丝毫不比幽州铁骑差,战斗意志也自极为的顽强,在情急拼命下,更是有不少将士狠下心来以命搏命,竟以微弱之兵力强行挡住了幽州铁骑一开始的无俦攻势,尽管很快便被后续冲来的幽州骑兵大队冲乱了去,却有效地遏制住了幽州铁骑的冲击锐气,为后头冲上来的曹军步兵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很快,一场乱战便在南城外就此开始了。

    骑军的优势就在于冲击力与高度的机动性,若是这两样皆无,那与步兵交战之结果恐怕就不是那么美妙了的,很显然,因着虎豹骑的拼死阻截,赵云所部就此陷入了苦战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等窘境愈发明显了起来,一见及此,赵云可就不免有些急了,一边在乱军中往来冲杀,一边目光逡巡地寻找着夏侯惇的所在,奈何战场实在太乱了些,他一时半会也难找到有心避让的夏侯惇究竟在何处。

    “老贼,受死!”

    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赵云往来冲杀之际,突然发现战场东南角处有着百余骑曹军骑兵正与两百余幽州骑兵厮杀作一团,个中一名盔甲鲜亮之大将赫然正是夏侯惇,登时为之一喜,紧着便一夹马腹,纵马如飞地便往东南角处狂冲而去,所过处,但凡敢上来拦阻的曹军将士无不被挑成了空中飞人。

    “蟊贼,找死!”

    夏侯惇本来只是想冲破赵云所部的阻截的,却没想到开战后,己方居然能占到上风,自不免便起了吃掉赵云所部之心思,而今,此想法正在逐步变成现实,夏侯惇又怎肯就此罢手,这一见赵云纵马杀来,也自不打算避让了,但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已是一拧马首,高速地向赵云杀将过去。

    “铛、铛铛……”

    在吃过了一次亏之后,夏侯惇明显是长了一智,不再试图以巧取胜,招招跟赵云拼命,逼迫着赵云与其硬碰个不休,双方招式皆是大开大阖之下,密集的撞击声便有若雨打芭蕉般暴响个不停。

    赵云力量大,夏侯惇同样也不差,这一狠斗起来,转瞬间便已是三十回合过去了,可场面上却依旧难分个高下,所不同的是夏侯惇越打越是心慌,没旁的,他都已是四十五岁的人了,尽管尚处在壮年,力量上或许没太多的消退,可耐力上却早已大不如往昔,如此这般硬碰下来,明显有些个后力不续了的,只是见总体战局上于己有利,这才咬牙苦苦支撑着而已,指望的便是己方将士能快速打垮赵云所部。

    “全军突击,杀进去!”

    夏侯惇的希望注定只能是奢望,就在赵云所部渐已露出败势之际,西面烟尘滚滚大起中,公孙明已率八千五百余骑赶到了战场,只一个冲锋,便令曹军陷入了一派大乱之中。

    “跟我来,出击,出击!”

    就在夏侯惇所部将将崩溃之际,却见临淄城南门轰然洞开间,一身文官服饰的程昱竟是手持长枪,亲自率部冲杀了出来,很快便与夏侯惇合兵一道,与幽州铁骑拼死缠杀个不休,硬是靠着一股子狠劲,挡住了幽州铁骑之锋锐,战场态势至此也就又转成了均衡之势。

    “元让,快撤,贼军主力将至,不可再战了!”

    趁着城中援军突击而出之威势,夏侯惇很快便甩脱了赵云的纠缠,率部与程昱汇合在了一起,刚想着回头再杀之际,程昱赶忙纵马上前,伸手握住了夏侯惇的胳膊,惶急不已地便嚷嚷了一嗓子。

    “唉!撤,回城,快撤!”

    夏侯惇虽是极为的不甘,加之又牵挂着夏侯渊的生死,可一听程昱这般说法,也自不敢逞强了,只能是高呼一声,率部便往城门处狂冲了去,一见及此,公孙明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率部便衔尾直追不放,只可惜到得城下之际,城头上突然冒出了近两千的弓箭手,一通子乱箭射将下来,逼得幽州铁骑不得不赶紧勒马暂退。

    “传令下去,大搜城外各处,务必剿灭敌军散兵,有敢顽抗者,一律格杀勿论!”

    待得张郃率三万步军主力赶到南城之际,曹军残部早已败退回城中去了,这一战下来,幽州军固然是大胜了一回,基本将曹军的主力部队都打残了,更取得了阵斩夏侯渊之战果,可惜最终没能趁机拿下临淄城,对此,公孙明自是无法感到满意,匆匆整顿好了兵马之后,紧着便下了道将令。

    公孙明这么道将令乍然看起来似乎有着泄愤之嫌,可其实不然,道理很简单,战阵上所能绞杀的敌军其实并不会太多,就如此次的连番大战,所斩杀的曹军将士真算起来也不过就五千左右而已,生擒的战俘也不过就一万出头,可四下里溃散了去的曹军将士却是多达两万八千余之数,若是不尽快分头剿除,这些溃兵便有着极大的可能又聚集在一起,无论是在城外打游击还是回城归建,对幽州军来说,都是个极大的威胁,一个不小心之下,闹不好便会给幽州军造成重大之损失,自是须得趁胜将这些不稳定因素全都扼杀在萌芽之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