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临淄大捷(二)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临淄大捷(二)



    “公孙小儿,无耻之徒,可敢与某一战否?”

    夏侯渊的努力注定是要白费的,这都还没等两支幽州铁骑杀到近前,跟随其左右的将士们便已轰然四散溃逃了去,甚至是其亲随也不例外,仅仅只数息时间而已,还跟在其身后的就只剩下四十余人而已,全都是夏侯家的部曲死忠,一见及此,夏侯渊心中的悲愤之感顿时爆棚,索性也不冲锋了,策马而立,用刀头一指公孙明,恨声便提出了单挑之议。

    “全军突击,杀,一个不留!”

    但凡是男儿,都有英雄情结,公孙明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他却是断然不会让这等情结影响到对大局的把握,值此战机稍纵即逝的当口,公孙明哪可能会蠢到跟夏侯渊玩甚单挑之把戏的,一声令下,率部便如潮水般向残存的那数十名曹军将士席卷了过去。

    “蟊贼,爷爷跟你拼了!”

    这一见幽州铁骑毫不容情地前后夹攻而来,夏侯渊顿知自己已是无望逃出生天了的,但却绝不肯束手待毙,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双脚猛地一夹马腹,舞刀便向公孙明杀了过去,呀牙切齿间,赫然已是满脸的狰狞之色。

    “铛!”

    拼?如此大的优势下,怕是只有傻瓜才会真跟夏侯渊拼命罢,公孙明如此精明的个人,又岂会去干这等蠢事,虽是纵马冲上了前去,可手下的招数却并不是玩命的杀招,仅仅只是巧妙地一点夏侯渊的刀头,便已借势从其身旁一掠而过了。

    “狗贼,无耻,杀,杀,杀……”

    夏侯渊本想着与公孙明对冲之际来上个同归于尽的,却万万没想到公孙明居然一沾便走,根本没给他留下拼命之机会,当即便被气得个七窍生烟,这一冲进了幽州骑阵中,一边臭骂个不休,一边拼命地挥刀狂砍乱劈个不休。

    “噗嗤、噗嗤……”

    俗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哪怕夏侯渊勇武过人,足可位列绝世勇将这一级别,奈何人力到底有穷时,一开始倒是能仗着过人的武勇大杀四方,可随着越来越多的幽州骑兵冲上前去,乱枪攒刺之下,本就有伤在身的夏侯渊哪可能全都挡得住,随着一声声闷响的暴起,夏侯渊身上已增添了不知多少的血窟窿,至于紧跟其后的那四十余步骑,更是连个泡都没能冒出来,便被汹涌而来的幽州铁骑彻底淹没了去。

    “狗贼,无耻、无……”

    大军一冲而过之后,夏侯渊人虽还骑乘在马背上,可整个人都已被鲜血所浸润,甲胄破碎得有若破布般挂在身上,魁梧的身子上到处都是窟窿眼,只听其呢喃地叫骂了几声之后,便即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主公,逆贼夏侯渊首级在此,请主公过目。”

    夏侯渊的尸体方才刚落了地,当即便有数名幽州骑兵策马冲上了前去,毫不容情地一刀将其枭了首,提溜着兀自滴血的脑袋,呈送到了公孙明的面前。

    “带上,全军都有了,跟我来,追歼残敌!”

    死人头有啥可看的,哪怕那头是出自夏侯渊,公孙明也懒得去看上一眼,只见其一摆手中的亮银枪,率部便急若星火般向南门方向疾驰而去了……

    “加速,快撤!”

    因着夏侯渊拼死断后之故,夏侯惇所部并未再遭到拦截,一路无险地便冲到了南门附近,这都已能瞧清城头上的旌旗了,夏侯惇紧绷着的神经自不免便稍稍松了些,可依旧不敢掉以轻心了去,嘶吼连连地便驱兵往南门赶。

    “全军都有了,跟我来,突击,突击!”

    夏侯惇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在其率部已然赶到离城门只有一里半之距时,赵云突然率部从东门与南门的转角处狂冲而出。

    “全军听令:跟我来,冲过去,有进无退,杀啊!”

    这一见本该在北门外的赵云所部突然杀到,夏侯惇不由地便是一愣,根本搞不懂幽州军为何能如此协调一致,只是这当口上,也实是容不得他去细究根底了,所能做的就只有一条,那便是拼死杀出条生路来。

    “杀!”

    见得夏侯惇纵马狂奔而来,赵云又岂肯示弱,脚尖一点马腹,跃马横枪便冲上了前去,一声大吼之下,手中的亮银枪便有若闪电般刺击而出,矫健如龙般直取夏侯惇的胸膛。

    “啊哈!”

    虽说早就知晓赵云神勇难敌,可真到了彼此面对之际,夏侯惇方知赵云之勇远胜传言,旁的不说,光是那等出枪之速度,天下便少有人能及,若是可能的话,夏侯惇自是不愿跟这等样人死战,奈何眼下他已是别无选择,也就只能是狂吼了一声,拼尽全力地也攻出了一枪,斜斜地挑向了赵云的枪势,试图来上个借力打力。

    “铛!呼……”

    夏侯惇的算计倒是不错,只可惜赵云的反应却明显更快,就在夏侯惇出枪的那一刹那,只见赵云突然翻了下手腕,原本彼此刺出的枪势陡然便是一个下沉,重重地与夏侯惇硬碰了一记,而后借着反弹之力,双臂猛然向前一送,枪尖便已呼啸着突破了空间的距离,再度向夏侯惇的胸膛奔袭而去。

    “呀……”

    赵云这么一变招不打紧,夏侯惇借力的算计当即便落到了空处,不仅如此,反倒被赵云借力了一把,面对着高速袭来的枪尖,夏侯惇当即便被吓得个亡魂大冒,赶忙怪叫了一声,拼尽全力地便耍了记铁板桥,与此同时,双臂猛地一收再一横,急速地便将歪斜到一旁的长枪收回到了胸前处。

    “铛!”

    夏侯惇这一应变不可谓不神速,就在他刚将长枪收回到胸口之际,一枪走空的赵云突然一振臂,笔直刺出的枪势陡然便是一颤,如鞭子般便抽击了下来,可惜夏侯惇已然做好了防患,险而又险地架住了赵云这一神来之抽击,没等赵云再度收枪出招,双臂微麻的夏侯惇已是重重一点马腹,几乎是平躺在马背上地便往斜刺里逃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