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连环埋伏(四)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连环埋伏(四)



    “瞧瞧你出的好主意,哼!”

    夏侯惇怒极之下,浑然没给程昱留甚面子,竟是毫不客气地便当众埋汰上了。

    “元让万不可急躁啊,贼军既是于沿途多布疑兵,必有后招,目下公孙小儿的主力尚不见踪影,我军连败之余,力已竭,实不可再轻动无名了,当以稳守为上。”

    程昱自打出山以来,还从未被人戏耍成这般模样,心中羞恼难免,然则怒归怒,他却并未失去理智,也不曾试图解释,而是诚恳万分地提醒了夏侯惇一番。

    “哼!”

    听得程昱这么一说,夏侯惇尽管还是气急不已,可到底还是强忍住了发兵出城之冲动,只是一想到夏侯渊这个弟弟以及夏侯尚这个侄儿全都生死不明,夏侯惇的心便疼得厉害,烦躁无比地便在城头上狂乱地兜起了圈子来。

    “大哥!”

    就在夏侯惇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却听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中,夏侯渊已从城门楼旁的梯道处蹿了上来。

    “二弟,你没事?”

    这一见夏侯渊突然冒了出来,夏侯惇几疑自己在梦中,情不自禁地便伸手抹了抹独眼,待得确定面前之人确实是夏侯渊,这才松了口大气。

    “小弟没事,可尚儿却是战死了,牛山正遭围攻,恐已难支,大哥,赶紧发兵啊,再晚就来不及了!”

    夏侯渊正值心急火燎中,自是不耐扯那些无甚营养的废话,紧着便提出了救援牛山之要求。

    “且慢,妙才可否先说说城外的战况究竟如何了?”

    没等夏侯惇有所表示,程昱便已从旁打岔了一句道。

    “你……哼,某一路赶往牛山之际,中敌埋伏,不得已,只能退避小王庄,却不料贼军竟派人假冒某之亲随潜入牛山大寨,诱骗尚儿率主力下山营救,于途,贼军五千骑兵、一万步兵暴起发难,尚儿不敌,力战而亡,其溃兵被贼军骑兵一路驱往小王庄,遭敌前后夹击,非死即降,某方才得以寻机逃回,于途遇到溃百余,方知始末如何,事情便是如此,仲德莫非以为某是降贼之人么,嗯?”

    尽管程昱并未明说,可实际上就是在质疑夏侯渊能顺利逃回城中必是别有蹊跷,对此,夏侯渊又怎会听不出来,心中本就旺着的火气顿时便更暴烈了几分,只是鉴于程昱手握曹操之密令,夏侯渊也只能是忍气吞声地将战事之进展简单地描述了一番。

    “牛山情形如何了?”

    夏侯惇素知夏侯渊之忠心,自是不会怀疑其之所言有假,他关心的只是牛山是否还有救,没旁的,牛山大营可是临淄城防的城外支柱,只要牛山大营不失,哪怕兵力已然不足,却依旧能牵制住幽州军的大量有生力量,迫使幽州军不敢放心全力攻城,可若是牛山也丢了的话,已然损兵折将近半的曹军恐怕未见得能挡得住幽州军的连续强攻,一旦临淄城有所闪失,整个青州也就断无一丝保住之希望了的。

    “据溃兵所言,尚儿下山前留了张喜所部五千兵马守寨,如今贼将徐庶正率万余兵马狂攻山寨,按理来说,短时间里应能确保无虞,然,若是迁延过久,却恐张喜无力支撑。”

    夏侯渊显然不是太看好李锋这个手下将领之能力,言语间虽是不曾明说,可意思无疑便是那么个意思。

    “妙才这一路回城可曾遇到敌军否?”

    听得夏侯渊这般说法,夏侯惇明显是深以为然的,一抬手,正要下个决断,却不料程昱又从旁打岔了一句道。

    “不曾,某一路回城皆顺遂无比,沿途所过皆不见敌踪。”

    这一见程昱接二连三地出言打岔,夏侯渊的脸色登时便有些个不好相看了起来,眉头虽已是紧锁成了个大号的“川”字,可到底还是耐着性子地给出了个肯定无比的答案。

    “哦?”

    夏侯渊此言一出,程昱明显是有些迷茫了,无他,小李村、赵庄等靠近临淄城的可供藏兵之所在都无幽州军的存在,沿途也没见有兵马出现,换而言之,至少在五里范围内,应是没有供幽州军主力隐藏之地的,如此一来,幽州军的主力又当在何处呢?对此,饶是程昱都已是绞尽了脑汁,却依旧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事不宜迟,仲德且自率一万军兵在城中坐镇,某与妙才统军两万即刻杀向牛山,走!”

    夏侯惇心急如焚之下,自是没功夫等程昱想出个所以然来,只丢下句交待,便与夏侯渊一道急匆匆地下了城头,对此,程昱虽有心要劝止,可嘴张了张之后,到底还是没说出口来,也就只能是忧心忡忡地望向了城外的赵云所部……

    夏侯兄弟俩心急着要去救援牛山,调兵遣将的速度自是很快,不多会便已领着两万大军从西城处急冲而出,势若奔雷般向牛山方向急进,却是没注意到临淄城中以及本应是空庄子一座的赵庄先后都有两只红色的风筝晃悠悠地升上了天空。

    “主公快看,风筝升起来了!”

    夏侯兄弟俩不曾注意到的细节其实就是个信号,这不,离着临淄城足有七里半处的一处小土坡上,一名趴在坡顶处的哨兵一瞧见风筝升起,立马便一跃而起,飞速地冲下了坡底,直冲到了整齐排列的数万大军之中军处,冲着公孙明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哈哈……好,传令下去,各部即刻按计划展开!”

    公孙明在此地早已埋伏了多时了,等的便是这么个信号,而今,夏侯惇兄弟俩既是已入了彀中,他自是不会有甚犹豫,哈哈大笑之余,紧着便下达了行动开始之将令,旋即便听口令声响中,大批的幽州军步骑就此从坡后转了出来,分成两路,一路皆骑兵,由公孙明亲自统领,高速冲向西南方向,另一路则是张郃为将,骑兵一千、步军三万,直奔临淄城下而去……

    “将军快看,风筝升起来了!”

    临淄城北门外,赵云所部皆已下了马,就在离城四百余步的距离上好整以暇地休息着,当然了,看似凌乱的休整不过只是表象罢了,自有数十名士兵始终警觉地观望着天空,待得风筝一升起,立马便有一名眼尖的士兵激动地高呼了一嗓子。

    “计时,一炷香后,全军上马!”

    一听此言,赵云立马抬头看了眼天空,也自无甚多的言语,面色肃然地便下了道将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