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连环埋伏(二)
    

第一百三十章 连环埋伏(二)



    “这也不行,那也不妥,仲德到底要某如何做,嗯?”

    这一听程昱左一个不行、右一个不妥,本就性急的夏侯惇登时便恼了,独眼一瞪,没好气地便埋汰上了。

    “元让莫急,从西城到牛山足有十二里之距,其间能用以埋伏之地不外乎三个废弃之村庄以及两处林子罢了,某料公孙小儿定会在此五处皆设下伏兵,以妙才为诱饵,诱骗我牛山屯军以及我城中守军出城救援,从此意义来说,妙才暂时并无性命之忧,至少在我城中守军出击前,公孙小儿定不会真灭了妙才所部的,时间尚够,元让不妨先静待敌情变动,待得情况明晰之后,再行进兵也不为迟。”

    程昱求的只是临淄城不破,却并不甚关心夏侯渊的死活,当然了,这么个道理,他却是不敢跟夏侯惇直说的,只能是从战术布置的角度来剖析上一番了事。

    “嗯……来人,从西城多派侦骑,监视贼军动向,并通令伯仁(夏侯尚的字)不可轻动牛山之军兵,稳守为上,等候本将之调令。”

    能被曹操派到青州来独掌一方,夏侯惇自然是不缺大局观的,尽管很是担心夏侯渊的安全,可经得程昱一番劝谏之后,倒也没敢冒着丢失临淄之危险强行率主力出城,只见其略一沉吟之后,便已是连下了数道命令,自有身旁的几名传令兵轰然应了诺,齐齐奔下了城头,自去各处传令不提……

    “夏侯老贼休走,高览在此,纳命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夏侯惇与程昱如何计议,却说夏侯渊冲出了重围之后,并未回城,绕城而过之后,便即率一百八十余亲卫骑兵一路向牛山冲了去,速度奇快无比,转瞬间便已赶到了离牛山不足四里之处,这都已遥遥能见己方山顶军寨上飘扬着的旌旗了,夏侯渊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一松,可就在此时,一彪骑军突然从前方的林子中急冲而出,为首一员黑脸大将赫然正是高览。

    “该死,快,跟我来,撤往小王庄!”

    一场血战下来,夏侯渊身上已受了四处伤,人马皆疲之下,哪敢再战,这一见高览所部足有一千五百骑之多,自不敢再往前硬冲,慌乱间一拧马首,率部惶惶然地便往斜后方逃了去。

    “追上去,活捉夏侯老儿!”

    见得夏侯渊要逃,高览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率部便衔尾直追不放,一路将夏侯渊往残败的小王庄赶了去……

    “报,禀将军,山前有动静,疑是贼军正在追袭我军主将。”

    三里开外的距离虽不算短,可对于高踞牛山顶上的曹军岗哨而论,却完全可以瞧见山前的那场追逐战,很快便有一名轮值军侯将情形报到了留守牛山的副将夏侯尚处。

    “什么?快,传令下去,全军集结!”

    夏侯尚乃是夏侯渊的亲侄儿,一向跟随夏侯渊习文练武,彼此间感情自是相当之深厚,此际一听夏侯渊有危险,夏侯尚登时便急红了眼,一边高声下着令,一边大步流星地便往前营的了望塔处奔了去。

    “快开门,快开门!”

    就在夏侯尚刚将三万大军集结完毕之际,却见东北方向一骑狂飙而来,直抵山腰处的寨门。

    “尔是何人?”

    尽管来人一身的曹军甲胄,又满身的血迹,看起来像是突围而出的己方士兵,然则职责所限,把门的曹军屯长却是不敢就这么随便让其进了寨,出言喝问自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混蛋,某乃夏侯将军亲随崔奇,有紧急军情要见夏侯副将,快开寨门!”

    来人在寨门处翻身下了马背,满脸惶急之色地便骂了一嗓子。

    “带他上来!”

    没等把门的屯长再度开口,站在前营了望塔上的夏侯尚已从栏杆处探出了头来,不耐至极地便断喝了一嗓子。

    “小人叩见将军,夏侯将军被困小王庄,某奉命突围而来,请将军速发援兵。”

    夏侯尚既是有令,把门的屯长自是不敢再多言罗唣,赶忙引领着那名士兵便上了塔楼,这一见着夏侯尚的面,来人当即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好,本将这就点兵前去,尔即刻在前头带路!”

    前番平原一战失利时,夏侯渊的亲卫队死伤基本殆尽,不得不从军中又挑选了一拨骑兵充任亲随,个人人员复杂,夏侯尚虽是一直跟随夏侯渊,却也无法一一识得,正因为此,哪怕见崔奇颇为面生,夏侯尚也自不曾起疑心,慨然便下了决断,只留五千步军守寨,自率主力两万兵马便下了牛山,径直往小王庄方向赶去。

    “呜,呜呜,呜呜……”

    就在夏侯尚领军匆匆路过早先高览冲出的那片林子之际,异变却是突然发生了,只听林子中一阵凄厉的号角声骤然暴响间,大批的幽州军将士从林子中疯狂杀出,打头的便是大将吕旷所部五千骑兵,其后更有徐庶所领的一万步军。

    “不好,有埋伏,撤,快撤!”

    受思维定式之所限,夏侯尚根本就不曾派人去哨探过那片林子,只以为幽州军不可能行重复埋伏之勾当,却万万想不到幽州军还真就这么做了,乍然遇袭之下,顿时便慌了神,哪还顾得上去救援夏侯渊,忙不迭地一拧马首,便要往牛山逃了去。

    “全军突击,冲垮敌阵!”

    夏侯尚的命令倒是下得很是及时,奈何那片林子离着急行军的曹军也不过就里许之距而已,率骑军出击的吕旷又怎会给夏侯尚留下调整之余裕,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已率部狂冲了起来,有若刀切牛油般便将慌乱中的曹军冲得个七零八落,而后么,也没急着掉头再冲,而是率部兜转着便来到了牛山前一里开外处,死死地挡住了曹军回山的归路。

    “突击,不降者皆杀无赦!”

    吕旷所部方才一冲垮曹军的阵型,徐庶也已高速率部赶到了地头,领着万余幽州步兵有若下山猛虎般便杀进了乱作了一团的曹军之中,枪刺刀砍之下,可怜措不及防的曹军士兵当即便被杀得个尸横遍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