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连环埋伏(一)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连环埋伏(一)



    “蟊贼,受死!”

    在变阵之际,赵云刻意将主力分在了东面,由李昂统领,而他自己则只率一千骑走西面,目的就一个,那便是诱使夏侯渊从西面突围,果不其然,夏侯渊真就率三百亲卫骑军为矛尖,径直向西面冲杀而来,一见及此,赵云自不会有甚客气可言,纵马迎着夏侯渊便冲了过去,双臂连振间,一招“七杀枪”便已是猛然攻杀了出去。

    “啊哈!”

    “七杀枪”顾名思义便是一枪七杀,枪势飘忽不定,枪影重重间虚实难测,当真有乱花迷人眼之奇效,饶是夏侯渊也算是久经沙场之辈了,可一时间还真就看不穿赵云此招的真正攻势之所在,心头不由地便是一慌,不得已之下,也只能是一咬牙,奋力舞动手中的斩马大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地耍出了招“如封似闭”,将自身人与马都遮挡得个严丝合缝。

    “铛、铛铛……”

    双方的马速都快,枪招与刀招很快便重重地撞在了一起,顿时便暴出了一阵有若雨打芭蕉般的轰鸣之声,彼此力量相当的情况下,却是谁都难以占到便宜,巨大的反震力当即便令二将的身形皆是一歪,与此同时,座下的战马也就不免就此长嘶着失了速。

    “呼……”

    对冲之际看似平手,其实不然,赵云是有心算计,而夏侯渊则是被动应对,哪怕双方的身形皆是同时失衡,可赵云原本反应速度便在夏侯渊之上,这会儿有心算无心之下,出枪速度自是比夏侯渊要快上了三分,这都还没等夏侯渊从硬碰的晕眩状态中醒过神来呢,就见赵云腰腹只一扭,长身而出的同时,双臂顺势一摆,竟是又一枪抢先攻向了夏侯渊的左大腿处,角度刁钻不说,枪势更是快若闪电一般。

    “吼!”

    夏侯渊的力量虽是不输赵云,可武艺其实比之赵云要差了一筹,先前之所以能压着赵云打,那不过是赵云为诱敌而放水之故罢了,而今再度交手之下,彼此间的差距很快便暴露了出来,这不,面对着赵云这等蓄意的攻杀,夏侯渊纵使已瞧清了枪招,奈何手上却是偏慢,愣是来不及招架,只能是大叫了一声,拼命地一夹马腹,试图催马避开大腿被洞穿之下场。

    “嘶啦……”

    夏侯渊的努力不能说没有作用,至少保住了大腿不被刺穿,只不过躲得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赵云这突如其来的一枪到底还是从其大腿后侧划拉而过,顷刻间便在其大腿后侧上拉出了一大道的血口,不仅如此,马具也被一枪捅破,战马受创之下,当即便发狂地蹿了出去,载着夏侯渊便冲进了汹涌而来的幽州骑兵阵中。

    “铛、铛铛……”

    众幽州骑兵们显然是早就做好了迎击夏侯渊之准备,见其如飞冲阵而来,一时间也不知有多少柄长枪冲着其便是一通子乱刺,逼得夏侯渊只能忍住大腿上传来的剧痛,拼命地舞刀招架不已,待得杀出了幽州军骑阵,夏侯渊身上已然又连挨了三枪,尽管都不在要害上,可伤势却已不算轻了,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哪敢回头再战,拼命地催马便往城下冲了去,而此时还能跟在他身后的骑兵也就只剩下一百八十余骑了,至于那些步兵么,早被幽州骑军冲得个七零八落,根本没法跟上夏侯渊的逃窜速度。

    “狗贼,可恶,来啊,开城出击!”

    幽州骑军并未去追杀狼狈鼠窜的夏侯渊,只管分进合击地绞杀着那些乱作了一团的曹军步兵,一见手下将士如此憋屈地在幽州骑军的屠刀下亡命溃逃,夏侯惇登时便怒了,睁着独眼,咬牙切齿地便要下令出城作战,以救回那些苦苦挣扎的手下将士。

    “不可,将军且看远处!”

    这一见夏侯惇也被激怒得要开城出击,程昱登时便急了,赶忙一把拽住夏侯惇的胳膊,手指着北面烟尘起处,惶急不已地劝谏了一句道。

    “唉!弓箭手都有了,掩护!”

    听得程昱出言提醒,夏侯惇赶忙抬眼向北面远处望了去,立马便发现那滚滚的烟尘中杀气冲霄而起,足可见必有大军正自高速而来,心头一沉之下,立马便打消了出城作战之想头,只能是无奈地咆哮了一声了事。

    须臾,跟随夏侯渊出城作战的两千七百余步军将士在幽州军肆意的往来冲杀下,最终就只有一千两百残兵败将陆续逃回到了城下,在城头弓箭手以一通子箭雨逼退了幽州铁骑的衔尾追杀之后,残军将士们的性命总算是得以保住了,而此时,战场上赫然已是伏尸满地,血流足可漂杵了。

    “不好,妙才危险了!”

    一场血战终于算是告了个段落,出城而战的三千曹军将士战死九百余众,被俘近八百之数,而此时,滚滚的烟尘终于来到了战场外侧,程昱这才惊觉冲来的幽州骑兵拢共也不过就五百余骑而已,之所以看起来声势浩大,那不过是因五百余幽州骑兵的战马尾巴上都捆扎了大量的树枝之故罢了,一见及此,程昱的脸色顿时便难看到了极点,惶急之下,忍不住便惊呼了起来。

    “什么?”

    夏侯惇正自疑惑着幽州军这等虚张声势的用意究竟何在,冷不丁听得程昱这么一说,瞳孔当即便是猛然一缩。

    “贼军虚兵于此,必是有重兵埋伏在西南处,这是要打妙才所部的埋伏啊!”

    程昱不愧有着智者之名,很快便猜到了幽州军的真实意图之所在。

    “狗贼,欺我太甚,仲德,你守城,某自率军出西城救援!”

    夏侯惇也是打老了仗之人,只听程昱这么一解说,也自猛醒了过来,忧心夏侯渊有失之下,哪还能稳得住神,丢下句交待,便要点兵赶往西城去。

    “元让且慢,公孙小儿狡诈过人,诸般安排必有后手,将军若是急着出城,却恐中了其之暗算,万不可莽撞行事啊。”

    程昱虽也担心夏侯渊的性命,可他更关心的是临淄城的存亡,这一见夏侯惇急着要去救人,赶忙又出言劝谏了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