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礼一份(一)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礼一份(一)



    “呀……”

    枪长而刀短,面对着高览的狂猛之攻势,张泰心慌之余,也只能是咬牙拼了,只听其放声狂吼间,手中的大刀拼命地狂舞成轮。

    “铛、铛铛……噗嗤,噗嗤!”

    张泰的刀法确实不差,舞动间也确有水泼不进之威势,只可惜他的力量比之高览差得太多了些,连着接了十数枪下来,手腕已然酸麻不堪,舞刀的速度也自不免便是一慢,再也无力阻挡高览的连绵攻势,但听两声闷响过后,张泰的胸口以及小腹皆被高览的大铁枪捅了个对穿,身子更是被高览的神力给震得倒飞了出去,一路洒血地砸进了后头的亲卫群中。

    “挡我者,死!”

    高览已然杀到了狂,在将张泰震飞之后,脚下根本不曾稍停,几个大步便冲进了汹涌而来的守军将士之中,枪招大开大阖,招招凶悍异常,所过处,人仰马翻,竟是无一合之敌,可怜守军将士不过都是寻常人而已,哪经得起高览这等绝世勇将之狂杀,也不知是谁先带的头,呼啦啦地便全都逃了个精光。

    随着张泰的败亡以及其亲卫队的崩溃,城头上的守军彻底乱了阵脚,根本无甚战心可言,纵使有个别勇悍之士拼死作战,也架不住幽州军的大肆杀戮,很快,随着路涛率后续部队赶到,西安城的沦陷已成了定局,到了辰时四刻,不大的西安城便已彻底落入了幽州军的掌控之中,城中万余军民无一逃脱,不是战死当场便是老老实实地当了战俘……

    “报,禀使君大人,前将军公孙明着人送来了封急信,请使君大人过目。”

    平原城的城守府中,刚从成均处调来了两万兵马,实力已然恢复旧观的袁谭正与袁熙以及几名心腹爱将商榷着下一步棋该如何下,热议连连间,却见一名轮值校尉匆匆从外而入,手捧着封信函,冲着袁谭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呼……”

    这一听公孙明有信来,袁谭自是不敢大意了去,伸手便接过了信函,三两下便撕开了封口,从内里取出了张写满了字的信纸,只扫了一眼,脸色不由地便诡异了起来。

    “大哥,您这是……”

    这一见袁谭脸色时红时白地变幻个不休,袁熙的好奇心不由地便大起了,紧着便从旁探问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二弟自己看好了。”

    袁谭并未出言解释,而是随手便将信纸递了过去。

    “好家伙,一战灭敌两万五,阵斩秦琪以下五千余,生擒一万三,此獠统军之能当真令人艳慕啊。”

    袁熙飞快地将信过了一遍之后,忍不住便感慨了起来。

    “嗯……”

    袁谭虽一向自负,可在公孙明这一年余的战绩面前,却也不得不甘拜下风,只是他却是断不愿说出自承不如的话语,也就只闷闷地吭了一声了事。

    “大哥,秦琪既灭,北海唾手可得,那厮既是愿依约将此地盘相让,我等何不取之?”

    袁熙尽管素来不参与到夺嫡之争中去,可对袁谭与公孙明之间的心结还是心中有数的,这会儿见得袁谭如此作态,也自不好再说公孙明的好话,紧着便将话题转到了北海郡的归属一事上。

    “怕只怕此獠别有图谋,若是我等分兵去取,一旦有变,却恐难以从容应对啊。”

    北海郡本就是袁谭的地盘,他自然是舍不得放弃的,可又不免担心公孙明送来的大礼中别有埋伏,踌躇难定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大哥所虑甚是,只是眼下北海无主,若不早取,却恐有野心之辈图谋自立啊,不若小弟率五千兵马前去,若是公孙明真肯将拿获之一万三千余被俘之北海兵丁交出,那小弟便趁势去取了北海,若其不肯,那小弟便先退兵而回,如此,或可保得无虞焉。”

    袁熙其实也不太相信公孙明是真打算拿青州作为聘礼的,可又舍不得放弃明显可以轻松拿下的北海郡,略一犹豫之下,谨慎地便提出了个折中之方案。

    “如此也好,二弟此去须得小心,事若不谐,当以保全自身为要。”

    袁谭左右权衡了好一阵子之后,最终还是舍不得丢弃北海郡这么块地盘,没旁的,地盘与人口还是小事,关键在于北海有着冀州一系的两大盐场,若是就这么丢了的话,冀州的岁入怕就要猛跌了一大块,而这,显然不是袁谭所乐见之结果。

    “大哥放心,小弟知晓轻重的。”

    听得袁谭如此吩咐,袁熙的心中不由地便是一暖,可也没甚多的言语,恭谨地应了一声之后,便自去调兵遣将不提……

    “主公,北海已空,末将率本部兵马便可取之,缘何要还予袁家?”

    凯旋而归的吕旷一听说公孙明打算让出北海郡之地盘,登时便炸了,虽不敢直言公孙明昏庸,可言语间明显便透着那么个意思,实际上,不止是他,赵云等人也都对公孙明这么个决定不解得很,只不过是碍于情面,不好出言刨根问底罢了。

    “呵,寅明(吕旷的字)问得好,以我军目下之实力,莫说北海郡,便是整个青州也能拿下,然,能守否?”

    面对着众将们满是疑惑的目光之凝视,公孙明登时便乐了,并未直接给出答案,而是笑着反问了一句道。

    “这……”

    吕旷倒是想说能,可细细一想,又觉得似乎很难,此无他,别看青州与渤海郡相连,可离着幽州实在过远了些,加之周边又有着曹操所属的兖州与袁绍的冀州,两面受敌之下,势必要以重兵来驻防,方才能确保无虞,可如此一来,又势必会造成幽州与渤海两地的兵力空虚,处处设防的结果便是处处无防,一旦稍有闪失,后果断不堪设想,当然了,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要吕旷就这么放弃了到了嘴边的肥肉,却又怎能甘心情愿。

    “占了又守不住,那又何苦硬要,姑且让与袁谭代管上几年又何妨,回头时机成熟了,要取便取,又有何难哉?”

    公孙明素来重视实际,眼界开阔得很,又岂会在意一城一地或是一时之得失,他要的只是最终之结果罢了,至于暂时的退让么,即便再大,他也自不会放在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