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打草搂兔子(一)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打草搂兔子(一)



    “报,禀主公,北海太守秦琪大聚郡兵两万五千之众,正在向剧县进兵,按其脚程,三日后必至。”

    八月十五,本应是中秋佳节,然则大战将至,军中自是无人有心思过节,大军一路迤逦地向临淄城逼去,于途,一骑报马突然从东面疾驰而来,直抵公孙明所在的中军,一个滚鞍下马背之后,那名报马顾不得气息未匀,便已是气喘吁吁地将军情变动禀报了出来。

    “再探。”

    听闻秦琪大举而来,公孙明的眼神不由地便是一亮,但并未有甚表示,仅仅只是面色淡然地挥手下了道命令,便已将那名报马打发了开去。

    “主公,曹丞相这可是给您送大礼来了,若不接,怕是对不住曹丞相的一派好心啊。”

    尽管公孙明一无表示,可徐庶却显然是猜到了公孙明的心思之所在,笑着便出言打趣了一句道。

    “呵,天赐不取,不祥也,传令下去:全军即刻提速,日落前务必赶到西安县(今之恒台县)!”

    见得徐庶猜破了自己的心思,公孙明也自乐了,但并未多言,也就只是笑着点了一句,便即面色一肃,紧着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声连天震响中,原本迤逦而行的六万余大军就此开始了加速,烟尘滚滚地直扑五十余里开外的西安县而去了……

    “报,禀将军,贼军已进抵西安城外,张泰将军来不及撤走,现已被贼军围困在城中,特派小人前来求援。”

    天将黑,临淄城守府中,夏侯惇兄弟俩与程昱正自就防御事宜做着最后的商榷,却听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报马已跌跌撞撞地闯上了大堂,冲着夏侯惇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满脸惶急之色地禀报了一句道。

    “来得好快啊,仲德,此当如何是好?”

    原本拟定的战略便是坚壁清野,并死守到底,可眼下公孙明所部突然加速狂赶,西安县军民根本来不及撤离,四乡八里收缴来的大批粮秣以及集中起来的全县大部分百姓还都在城中,若是被公孙明打破了城池,早先的坚壁清野岂不就成了替幽州军募粮了么,这显然不是夏侯惇所乐见之局面。

    “让张将军死守城池,一旦事有不谐,宁可纵火烧城,也断不可以粮秣资敌!”

    程昱显然也对幽州军的突然提速大为不解,无他,前几日幽州军的进军速度一直不快,每日里最多就只行三十里左右,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可今日一口气便狂奔了六十余里,个中显然别有蹊跷,只是程昱一时间也猜不到公孙明此举背后的用意何在,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先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仲德此言差矣,若是见死不救,岂能指望各部将士用命,某愿率本部兵马前去解围!”

    这一听程昱打算放弃西安军民,夏侯渊的眼珠子立马便瞪得个浑圆,大为不满地便出言抗辩道。

    “不可莽撞,公孙小儿用兵素来奇诡,擅用伏兵之计,若是故意以西安为诱饵,实则半道伏兵,我军前去救援,必落其彀中,一旦有失,临淄难保啊。”

    自打公孙明崛起于幽州时起,程昱便没少收集公孙明历次作战之详情,对公孙明的战略思路明显有着深入的了解,自不免会怀疑公孙明这就是在玩围点打援的把戏,又如何敢让夏侯渊率部前去救援的。

    “唔……仲德所言也自不无道理,且先等几日,看情形再定好了。”

    夏侯惇本来也是想着出兵去救援西安县的,可听程昱这么一说,却是不免犯起了踌躇,犹豫再三之后,最终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为上……

    “混蛋,命令各部即刻整队过河,天黑前务必赶到剧县,有敢不听指挥者,皆杀无赦!”

    中秋虽是已过,可天却依旧热得慌,尤其是正午时分,阳光火辣无比,在这等天候下赶路,无疑是件艰苦之事,骤然一遇到了尧河这等清澈的溪流,本就是临时征集起来的北海郡兵将士们哪能经得起凉爽之诱惑,呼啦啦地便全都散到了河边,争先恐后地捧水狂饮个不休,原本尚算严整的行军队伍顿时便乱作了一团,这等情形一出,北海太守秦琪登时便怒了,只见其恨恨地挥动着马鞭,恼火至极地便下了道死命令。

    军令就是军令,断然不可违,纵使众将士们对秦琪的命令满腹的怨气,可在各级将领的弹压下,却也无人敢有甚异议,只能是飞快地各归本部,依次踏进了不算深的尧河之中,涉水向对岸行了去,当然了,于行进间,却还是有不少将士就在河中用水囊破碗等物盛水狂饮个不休,如此一来,过河的速度自然也就快不到哪去,折腾了大半个时辰下来,也就只过了一半多一些的兵马而已。

    “吹号,命令各部加快渡河速度,再敢有拖延者,皆斩!”

    眼瞅着渡河速度如此之慢,根本不可能在天黑前赶到剧县,秦琪心下里登时便是好一阵的不耐,板着脸便又下了道将令,奈何手下这帮将士大半是临时征召来的散兵游勇,任凭号角声响得凄厉无比,一帮懒散的家伙也自不曾有太大的反应,过河的速度愣是没快上多少,气得秦琪直想骂娘。

    “呜,呜呜,呜呜……”

    就在秦琪所在的中军处号角声刚停下来没多久,四里开外的一处林子间却是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大批的幽州骑军从林子中疯狂冲出,有若旋风般直扑向麋集在河边的曹军。

    “敌袭、敌袭……”

    幽州军这等出击之声势是如此之浩大,纵使隔着四里多的距离,曹军将士们也自不可能瞧不见,刹那间,整个河岸边顿时便乱成了一团。

    “稳住,不要乱,列阵,快列阵!”

    见得情形不对,秦琪的脸色顿时便是煞白一片,但却不甘就此认栽,拼命地嘶吼着,试图稳住手下将士,只可惜不过是在做无用功罢了,就北海军这等乌合之众,哪怕没遇到袭击,都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列好防御阵型,更遑论是在这等半渡遇袭之情形下,饶是秦琪呼喝声响亮无比,却根本无法止住其所部的崩溃之势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