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送温暖(二)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送温暖(二)



    “听闻贼军进犯青州,小弟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一步,累二哥受惊了,罪过,罪过。”

    尽管已是决定要去与公孙明一会,可袁熙还是不免有些心悸,并未第一时间出城,而是待得幽州军安下了营垒之后,这才率百余亲卫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幽州军的大营前,却不曾想公孙明居然第一时间便率军中众将们迎出了大门,卜一见面,都还没等袁熙有所表示呢,便已是满脸诚挚地致歉了一句道。

    “公孙将军客气了,您能来,实是救某等于水火之中啊。”

    袁熙实在是搞不懂公孙明此来的真实用意究竟何在,然则这当口上,他也自不好出言探问,只能是含含糊糊地致谢了一声了事。

    “二哥这就见外了不是?错非张燕那狗贼拖住了小弟的脚步,官渡之战也不致于是这等局面啊,唉,我八万河北子弟惨死曹贼手中,可叹可惜了啊,罢了,不说这个了,二哥且请内里叙话可好?”

    场面话这玩意儿对于公孙明而论,当真是张口就来,睁着眼睛说瞎话根本无须脸红上一下的。

    “公孙将军,请。”

    官渡之战既败,袁家已是伤了元气,而反观幽州军,在吞并了黑山军之后,显然正在飞速崛起,双方的实力对比已然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在这等情形下,哪怕明知公孙明说的就是屁话,袁熙也只能是老老实实地听着,根本不敢有丝毫的不满之表现。

    “好叫二哥知晓,昨日贼军大举偷袭平原城,刘备那厮不战而逃,险些败坏我河北大局,幸亏苍天不弃我河北,小弟手下儿郎们总算是及时赶到,五千破一万,斩首四千余,生擒近两千,阵斩敌将曹纯,来人,将首级递上来!”

    公孙明根本没在意袁熙的不自在,卜一在中军大帐里分宾主落了座,便即扯了一大通自我表功之言,末了更是下令将曹纯的人头送了来。

    “果是曹纯那狗贼,此獠屡伤我冀州将士性命,如今总算是遭了报应了,哈哈……痛快,痛快!”

    曹纯所部虎豹骑战斗力强悍,袁谭兄弟二人在其手下可是没少吃亏,这一见其首级已被呈上,袁熙心底里当即便涌起了一阵畅快之感,竟自放声大笑了起来。

    “此贼之首级就送与二哥了,且带了回去,祭祀我河北子弟之英灵。”

    见得袁熙兴奋若此,公孙明的脸上也自满是欣慰之色,笑着便提议了一句道。

    “这……”

    这一听公孙明如此说法,袁熙不由地便是一愣,怎么也搞不懂公孙明到底要作甚来着。

    “二哥不必担心分量不足,而今不过只是开始罢了,我河北近十万子弟之血仇,又岂是区区一个曹纯的首级能化解得了的,小弟此番率军而来,便是要助大哥、二哥一臂之力,不收复青州誓不收兵。”

    所谓的祭祀英灵不过只是公孙明引出青州之战的话头罢了,无论袁熙开不开口,公孙明都不介意借机将出兵青州的目的宣布出来。

    “哦,此话当真?”

    袁家如今已是势弱,尽管还有着翼、并二州在手,可精兵良将却已是基本折损殆尽了的,若是连青州也丢了,那袁家就再无复起之可能,为此,袁熙都不知愁白了多少的头发,而今一听公孙明愿意帮袁家收复青州,袁熙的眼神陡然便是一亮,下意识地便追问了一句道。

    “这个自然,小弟不日将迎娶梅妹,正愁着彩礼拿不出手呢,而今曹贼既是犯上了门来,小弟便拿青州之地盘为彩礼好了。”

    公孙明要帮着袁家收复青州不假,可理由却断然不似他自己所说的啥彩礼,而是为了在自家与曹军之间设上一道缓冲,避免过早与曹军决战,以争取发展之时间,这等理由自然是不足为外人道哉的。

    “唔……不知公孙将军打算如何行了去?”

    为了保住袁家的元气,袁熙虽是急欲收复青州,可对公孙明的诚意却是不太放心,此无他,面前这主儿可不是啥善茬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事儿可是没少干,袁熙自是不得不多留上几个心眼。

    “很简单,某料夏侯惇此番撤兵必是直奔临淄,打算据城而守,某当自提大军渡河追击,二哥与大哥不妨直奔历城(今之济南),断其归路,只管先守为上,某便可放心围歼贼军于临淄,待得一战克敌之后,某便自率军撤回河北,至于青州诸城之克复么,便由大哥与二哥自为好了。”

    对于袁家兄弟的可能之疑心,公孙明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此际听得袁熙见问,也自没啥隐瞒,自信满满地便将事先便拟定好的战略意图道了出来。

    “如此倒是可行,就不知公孙将军可有甚旁的要求否?”

    这一听仗由公孙明去打,而地盘却由他袁家兄弟去占,无疑是天下掉下来的美味馅饼,袁熙欢喜之余,也自不免对公孙明的动机起了些疑心,却又不敢直说,只能是绕着弯子探问了一句道。

    “某只有两个要求,那便是请二哥将漯沃(今之利津县西南二十里处)城暂时交予小弟为后勤辎重转运之所在,另,过河之舟船也须得二哥紧着去张罗,最好在两日内完成此事,不给贼军留下调整之余裕,待得战后,小弟自率军回渤海,青州之绥靖还须得靠大哥、二哥自为了。”

    公孙明本就没指望袁谭那三万余的残军能派得上甚用场,也知晓己方的突然出击很难令袁家兄弟彻底放心,索性也懒得跟袁家兄弟联手作战,各打各的也就是了。

    “兹事体大,实非小弟可以定夺的,还请公孙将军海涵,容小弟这就回去与大哥商榷一二可好?”

    按公孙明的说法便是两家分进而不合击,彼此可以有联系却又不联合行动,袁家军所要做的便是等公孙明打垮了夏侯惇所部之后再去抢占各处城池,从表面上看来,不管幽州军是胜是败,袁家军都不会遭到甚损失,而这,对于已然伤了元气的袁家军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事来着,问题便在于这等馅饼实在是太大太好了些,袁熙哪敢轻易答应,只能是谨慎地将决定权推到了袁谭的身上。

    “善,然军情紧急,切不可延误了去,就以一日为限好了,明日一早若是二哥的舟船还未到,那小弟只好率部撤回渤海了。”

    雷锋不是不可以当,可终归须得有个底限,该限定的,公孙明也自不会有丝毫的含糊可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