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送温暖(一)
    

第一百一十六章 送温暖(一)



    “大哥,子和之没皆小弟指挥失当之过也,小弟自当具本向丞相请罪,今,幽州贼军先锋已至,其主力恐已不远了,还请大哥早作决断才是。”

    夏侯渊虽是好面子,可到底还算是有担当之人,倒也没避讳曹纯的战死与他的指挥失当有关,只不过相较于请罪而言,夏侯渊此际更关心的是该如何应对幽州军的大举到来。

    “嗯……依二弟看来,幽州军之战力如何?”

    尽管夏侯渊没明说,可言语间明显是透着股暂避幽州军锋芒之意,对此,夏侯惇自是不能不重视,此无他,夏侯渊往昔领兵作战向来是有进无退,打黄巾军时如此,对垒吕布这等骁勇之辈时也是如此,纵使身负重伤,也依旧敢盘肠大战,可眼下只败了一仗而已,竟然萌生了退意,足可见幽州军的战斗力恐怕不那么简单。

    “就其骑军而论,恐只稍逊于虎豹骑。”

    事关军机,夏侯渊自是不敢稍有隐瞒,略一沉吟之后,便即给出了个客观的评价。

    “哦?”

    这一听幽州骑军如此强悍,夏侯惇的眉头登时便皱紧了起来,没旁的,他手下虽还有两千骑兵,可却都不是虎豹骑,大多是青州各县归降的骑兵临时凑合起来的散兵游勇而已,再算上败阵而归的六百余虎豹骑,骑军的总兵力也不过就两千六百余罢了,要想凭这么点骑兵跟幽州军抗衡,显然有些不太够看。

    “大哥,我军背水而战固可鼓全军之勇,然,若是稍有闪失,却恐不美,不若先撤过河去,待敌来攻时再做绸缪也不为迟。”

    见得其兄兀自犹豫不决,夏侯渊显然是沉不住气了,紧着便从旁进谏了一句道。

    “嗯……传令下去,全军即刻拔营起行,撤过黄河!”

    夏侯惇可以不将蒲山城中那三万余的袁家军放在眼中,却不能不重视幽州军的大举杀来,皱着眉头想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决定稳妥为上……

    “报,禀使君大人,城外贼军正自大举拆营,疑是要撤了。”

    曹军的动作很快,随着夏侯惇的命令下达,五万余众立马便全都动了起来,拆除帐篷,装载辎重,明显就是一派要撤军之模样,这等情形自是瞒不过城头值守的袁家军哨探之耳目,很快便有一名轮值校尉将敌情变动报到了袁谭处。

    “哦?走,二弟一道看看去!”

    袁谭本正与袁熙以及手下诸将们商榷着守城之战该如何打,这冷不丁一听曹军居然要撤了,自不免为之诧异不已,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子,也愣是没能搞懂夏侯惇的葫芦里卖的是啥药来着。

    “大哥,贼军还真是要撤啊,小弟请命率部去追杀上一场,得一大胜非难事。”

    袁谭等人从城守府赶到了南城门处,往远处一看,还真就见曹军大营里一派的忙乱状,怎么看都像是准备急撤之模样,袁熙可就不免动心了,紧着便从旁进言了一句道。

    “不妥,个中恐是有诈,传令各部严守城墙,没有本将之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开门出城!”

    袁谭连战连败下来,早已没了跟曹军争胜之勇气,加之尚未得知幽州军已至之消息,自是没胆子冒险一搏……

    “报,禀使君大人,北城外突然出现大批兵马,看旗号是前将军公孙明所部。”

    曹军的撤兵行动很是果决,两个时辰不到,便已在舟师的配合下,全军退过了黄河,袁谭在南城墙上左等右等也没见曹军有甚伏兵冒出,正自惊疑不定间,却见一名士兵惊慌失措地沿城墙冲了过来,一见到袁谭的面,紧着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气喘吁吁地将突发之军情禀报了出来。

    “什么?来了多少兵马?”

    不说袁家与公孙明之间有着旧怨在,即便是目下已联了姻,可关系也没见好到哪去,更别说袁谭前番可是几次欲陷公孙明于死地,这会儿听闻公孙明大举率军而来,袁谭登时便慌了神。

    “人马浩荡,当不在六万之下,个中骑军怕是不少于两万之数。”

    见得袁谭如此惶急,前来禀事的报马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紧着便给出了个大致的答案。

    “嘶……”

    这一听幽州军来了如此多的兵马,袁谭忍不住便倒吸了口凉气,一时间都不知该说啥才是了的。

    “报,禀使君大人,城北的幽州军射上了封信,请使君大人过目。”

    就在袁谭惊慌不定之际,又一名报马匆匆赶了来,手中还拽着封插在没头箭矢上的信函。

    “大哥,那公孙小儿都说了些甚了?”

    袁谭心急着要知道公孙明的信上都写了些甚,自是不耐用刀去剃开信函上的火漆,直接用手撕开了封口,从内里倒出了张写满了字的纸来,一目十行地过了一遍之后,竟是傻愣在了当场,一见及此,袁熙可就有些忍不住了,紧着从旁追问了一句道。

    “二弟自己看好了。”

    袁谭显然还没从震慑中醒过神来,只呢喃了一声,便即随手将信函递到了袁熙的面前。

    “这……”

    飞快地将信过了一遍之后,袁熙也同样傻了眼,没旁的,只因信中所言实在令袁熙难以置信——公孙明居然言称是来帮袁家军夺回青州的,并详细说明了平原一战的经过,至此,袁熙方才想明白夏侯惇为何会急着撤军了,敢情是昨日被幽州军给狠揍过了一回。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岂能有甚好心!”

    袁谭自忖与公孙明之间只有仇而无丝毫的交情,自是不相信公孙明在信中所作出的承诺,这一见袁熙似乎有所意动,立马便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唔……大哥明鉴,小弟以为不管怎么说,平原能失而复得,总归是靠着那公孙明之力,若不然,我军后路恐断矣,今,其既是邀请我兄弟出城一叙,那小弟便自去走上一趟好了,且观其言看其行,回头再做计较也不为迟。”

    袁熙一向不参与夺嫡之争,与公孙明之间也无甚旧怨,于邺城时,倒是还有过些交往,自忖应不会遭公孙明之暗算,这便出言自荐了一句道。

    “也好,那厮狡诈,二弟尽自小心些才是。”

    袁谭本人是断不愿去跟公孙明会面的,可又怕公孙明会因怒而攻城,思来想去之下,最终还是决定让袁熙去探个虚实再行定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