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先声夺人(四)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先声夺人(四)



    “狗贼,受死!”

    夏侯渊本以为幽州军两支弓骑只有骚扰之能而无冲阵之力,可事实证明,他错了,待得惊觉两翼动静不对之际,他已然没了旁的选择,所能做的只有一条,便是尽快击杀幽州军的统帅赵云,以挽回己方之败势,正是出自此等想法,夏侯渊并未去理睬两翼将士的死活,一路咆哮着便向赵云杀了过去。

    “杀!”

    赵云乃百战之将,又岂会怕了夏侯渊的凶煞之气焰,不避不让地便纵马冲上了前去,一声断喝之下,手中的亮银枪已若奔雷般刺击了出去,快逾闪电般直取夏侯渊的胸膛。

    “啊呀呀……”

    见得赵云刺来的枪尖上兀自飞溅着血滴,夏侯渊可谓是怒到了狂,放声狂吼间,手起一刀便狠命劈了过去。

    “铛!”

    猛将相争重在气势,值此针尖对麦芒之际,自是谁都不肯退让半步,刀枪毫无意外地便撞击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巨大的反震力道不单令二将的身体猛然向后狂仰,座下的战马更是吃力不住地长嘶着人立而起了。

    “呼……”

    尽管在力量上难分轩轾,可赵云的反应速度明显比夏侯渊要快了一分,只见赵云腰腹用力的同时,双脚猛地一跺,便已将人立而起的战马强行摁了下来,与此同时,借势便是一枪如鞭般向夏侯渊劈头盖脸地砸了过去。

    “铛!”

    夏侯渊的反应速度虽是不及赵云,可也不慢,这一见赵云的枪势砸来,紧着便是一横刀,一招“举火烧天”便强行架了上去,但听一声巨响暴起中,夏侯渊固然是被砸了个双臂酸软,却成功地利用硬碰之反震力强行控制住了座下的惊马。

    “好贼子,再来!”

    一记鞭击未能奏效之下,赵云也自不免有些讶异夏侯渊的神勇,可也没怎么在意,趁着夏侯渊尚未从连番硬碰的晕眩中回过神来,紧着便是一个收枪,双臂猛然一振,瞬间间便连攻出了数十枪,一朵朵硕大的枪花明灭不定,如梦如雾一般将夏侯渊连人带马都卷入了其中。

    “铛,铛铛……”

    好个夏侯渊,虽是在先前的硬碰中吃了个暗亏,可手中的刀招却是一点都不慢,奋力连劈之下,竟是就此与赵云战作了一团,密集的撞击声有若雨打芭蕉般暴响个不停,转瞬间三十回合已过,武力值稍逊一筹之下,夏侯渊已是渐渐力不能支,再一看己方大军被幽州三路骑军绞杀得个惨不忍睹,心不由地便慌了。

    “撤,快撤!”

    本就已处在了下风,心再一慌,这仗就更没法打了,左支右拙地又接了赵云十数枪下来,夏侯渊已是被打得个汗流浃背,眼瞅着事已不可为,他可不打算留下来等死了,只见其虚晃了一刀,骗开了赵云,紧着便用力一夹马腹,慌乱地向东面狂逃了去。

    “蟊贼休走,留下头来!”

    见得夏侯渊要逃,赵云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咆哮如雷般地便直追了过去,手中的亮银枪四下横扫,将所有挡道的乱兵全都砸成了空中飞人,只可惜起步较晚,尽管一路狂杀向前,然则追不出多远,便已再难从乱军中找到夏侯渊的身影了。

    逃,疯狂地逃,夏侯渊这么一败不打紧,本就已被幽州骑军杀得个落花流水的曹军将士哪还有丝毫的战心可言,乱纷纷地全都调头就逃,一见及此,幽州军将士自是不肯错过这等痛打落水狗之良机,毫不客气地便展开了一场大追杀,以营为单位,分进合击,不断地从溃逃的曹军大部中咬下一口,吃干抹净之后,再利用骑军的速度优势赶上前去,照老套路不断地蚕食着曹军的兵马,这一追就追出了四十里之遥,直杀得曹军伏尸满地,可谓是一路逃一路死,其状之惨开曹军历年征战未有之先例。

    “鸣金收兵!”

    追出了六十里之遥后,天色已渐渐地暗了下来,唯恐遭遇伏兵的情况下,赵云也自不敢再这么无休止地追将下去了,再又吃掉曹军掉队的一股溃兵之后,赵云终于下达了收兵之令,至此,幽州军与曹军的第一次碰撞便算是告了个终了,是役,幽州军战损三百五十余骑,而曹军阵亡三千八百余众,被俘近两千,余部大半溃散,真正能跟着夏侯渊逃回蒲山城外大营的不足一千五百人马……

    “报,禀将军,夏侯渊将军战败归来,所部只余一千三百余众。”

    辰时正牌,蒲山城外五里处,曹军大营中,夏侯惇方才刚起床没多久,正在用着简单的早膳,冷不丁却见一名轮值军侯急匆匆地闯了进来,冲着夏侯惇便是一礼,面色惶急不已地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唤他进来,快去,快去!”

    这一听夏侯渊惨败而归,夏侯惇的双眼立马便瞪得个浑圆无比,显然无法想象己方一万大军会败在刘备那三千老弱的手下。

    “大哥……”

    夏侯渊自跟随曹操于陈留起兵以来,还从未似此番这般败得如此之凄惨,这一进了中军大帐,只唤了一声,泪水便已是止不住地流淌了下来。

    “二弟,究竟怎么回事?那卖草鞋的焉能令二弟惨败若此?”

    这一见夏侯渊狼狈若此,夏侯惇顿时为之大惊失色,慌乱地便站了起来,紧着便出言追问道。

    “大哥,是幽州的兵马,小弟率部本已赶跑了刘大耳,却不料幽州贼将赵云突率五千骑杀至,我军措不及防,与战不利,以致于……唉!”

    夏侯渊没好意思直接说自己正面交战时惨败在赵云手下,而是将战败的原因推到了幽州军的突袭上。

    “子和呢?”

    兄弟俩相处多年,夏侯惇又怎会不清楚自家弟弟好强的个性,只一听便知夏侯渊没说实话,可也没去揭破,眼神左右一扫,突然发现跟随夏侯渊进帐的几名将领中居然没有曹纯,心不由地便是一沉,紧着便喝问了一嗓子。

    “唉……没于阵中了。”

    听得夏侯惇问起了曹纯,夏侯渊的脸色登时便是一白,默然了片刻之后,这才长叹着给出了答复。

    “啊……”

    这一听曹纯战死,夏侯惇的心头登时便是拔凉一片,一时间都不知说啥才好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