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先声夺人(一)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先声夺人(一)



    幽州军去岁大败乌恒单于蹋顿时,便已缴获了大批的战马,其后,又以盐从草原上换购了不少的良马,故而其骑军所装备的战马能做到优中选优,质量无疑高得惊人,哪怕是长途奔袭而来,可马力依旧比曹军所谓的虎豹骑要强上了一大截,饶是因与刘备交谈而耽搁了些时间,可赵云所部冲到平原城东面之际,先逃一步的曹纯所部也不过刚刚蹿回步军大阵的后头而已,足可见双方骑兵所乘的战马之差距有多大。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尽管是一路尾追逐着曹纯所部,可待得见前方的曹军已然有备,赵云也自不敢就这么强冲过去,在离着曹军大阵还有三百步左右之距上便即扬手止住了手下将士,也在大道上摆出了个攻击阵型来。

    “赵将军,末将请命打头阵!”

    骑阵方才刚列好,立功心切的张郃便已是紧着抢了出来,朗声请命了一句道。

    “也好,张将军且自小心为上。”

    赵云本来是想自己出马打头阵的,可这一见张郃要争先,赵云也自不好跟其抢,只略一犹豫,便即准了张郃之所请。

    “张郃在此,何人敢来送死?”

    赵云既已是允了,张郃也自没再多言罗唣,策马便奔出了本阵,用手中的长枪一指曹军大阵,声如雷震般地便咆哮了一嗓子。

    “狗贼休狂,看万某杀你!”

    张郃此际并无赫赫之名,以夏侯渊之自负,自是不屑出马与其对战,正自寻思着该派何人上阵之际,却见虎豹骑中一名偏将已打马狂冲而出,此人正是虎豹骑骁将万勇,于将星云集的曹军中虽无甚名气,却也属难得的骁勇之辈。

    “蟊贼受死!”

    见得曹军中有一将策马冲来,张郃有心一举立威之下,自是不愿与其纠缠过久,冲刺间便已憋足了气,待得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只听张郃突然咆哮了一嗓子,巨大的声浪当即便冲得万勇不由自主地便是一个哆嗦,这都还没等其调整过来呢,张郃已是双脚猛然用力一夹马腹,座下战马吃疼之下,当即便长嘶着蹿了出去,本来就快的马速陡然间便更快了三分。

    “噗嗤!”

    待得惊觉不对,万勇赶忙横枪想要格挡开张郃的突刺,只可惜反应到底慢了半拍,双臂都还没屈伸到位呢,锋利的枪尖便已从其抢柄的上端一掠而过,准确无误地从其前心刺进,又从后背突了出来,看似厚实的护心镜在张郃的神力面前,就跟纸糊的一般,根本没能起到丝毫的防御效果,剧痛袭来之下,万勇忍不住便惨嚎了起来。

    “扑通!”

    饶是万勇哀嚎得凄厉无比,然则张郃却根本不为所动,双臂只一用力,便已将万勇挑离了马背,再一甩,倒霉的万勇便已是一路洒血地横飞出了丈许之遥,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一大口污血从口鼻处狂喷而出,头一歪,竟是就此没了声息。

    “将军神威,将军神威……”

    见得张郃只一个照面便斩杀了一名敌将,幽州军将士们当即便全都兴奋了起来,喝彩之声震天狂响不已。

    “还有敢战的么?”

    一枪见功之下,张郃的心气也自高昂了起来,自得意满地便在两军阵前策马驰骋了个来回,枪指着对面曹军大阵,再度发出了邀战的咆哮声。

    “蟊贼休狂,看某取尔狗命!”

    曹军地处中原,本就极度缺马,哪怕曹操四下收罗,也没能搞到多少的战马,整支虎豹骑拢共也就三千之数而已,个中即便是普通一兵也都是从百人将中选拔出来的好手,至于偏将,更是优中选优之结果,纵使损失一名小兵,都是个重大的损失,更别说一上来就被张郃斩杀了一将,这可把曹纯给气坏了,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竟是纵马狂奔而出,手持大刀,有若地狱里来的杀神般向张郃冲杀了过去。

    “来得好,看枪!”

    张郃并不知晓曹纯是何许人,只是见其一身的黄金锁子甲,便知此人定是曹军中的重将无疑,不惊反喜,一个打马加速便狂冲了上去,双臂一震间,已是一枪如虹般直取曹纯的胸膛。

    “啊哈!”

    先前既已见得张郃一枪便挑杀了万勇,曹纯纵使正在气头上,也自不敢小觑了张郃的勇力,这一见枪到,哪敢有丝毫的大意,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猛然一摆,一刀便斜劈而出。

    “铛!”

    双方都有心要试探一下对方的实力,自是都不打算变招避让,刀枪自也就毫无意外地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一声轰然巨响,巨大的反震力道顿时便令二将的重心尽皆失衡,所不同的是张郃魁梧的身形仅仅只晃动了几下,便即稳坐在了马背上,而反观曹纯,却是被震得身形向后猛仰,其背心都险些撞在马背上,双方的力量无疑有着明显的差距,只不过因着马速的缘故,张郃虽是占据了上风,却也来不及再攻出第二枪了,只能是眼巴巴地看着曹纯从身旁一掠而过。

    “杀!”

    一个对冲下来,自忖力量不及对手,曹纯可就不打算再硬碰了,待得双方再度冲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只听曹纯厉声断喝了一嗓子,双臂一轮,竟是于电光火石间连劈出了十数刀,密集如网般向张郃罩了过去。

    “吼!”

    这一见曹纯此招精妙无比,张郃也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声断喝之下,双臂连振间,赫然也抖出了大片的枪花,一招“暴雨梨花枪”已是就此喷薄而出了。

    “铛、铛铛……”

    双方的招式都是虚实相间,各不相让之下,两大强招很快便重重地撞在了一起,枪花与刀影彼此泯灭,密集的撞击声响得有若雨打芭蕉一般,力量上明显不支的曹纯再次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一番对攻下来,双臂竟是被震得个发麻不已,自忖难敌张郃之神勇,哪敢再战,忙不迭地一点马腹,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蟊贼休走,留下头来!”

    这一见曹纯要逃,张郃哪肯善罢甘休,策马便衔尾直追了过去,竟是打算将曹纯阵斩当场。

    “嗖!”

    曹纯虽败,却并不乱,只见其一边头也不回地策马狂奔,一边悄悄地将大刀往得胜钩上一挂,急速地抽出了腰间箭壶里的功与箭,一个回头望月之下,瞄着张郃便是一箭射了过去,但听一声弦响中,一支雕羽箭急速划空而过,径直奔张郃的咽喉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