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再得良将(一)
    

第一百零七章 再得良将(一)



    “儁乂放心,为兄岂会害你,我家主公绝无恶意,只是有几句话要与老弟说罢了。”

    望着张郃那张渐渐阴冷下来的脸庞,高览心中愧疚之意自不免便大起了,只是碍于将令,却又不敢就这么让张郃离去,无奈之下,也只能是低着头,满脸哀求之色地出言解释了一番。

    “唉……子奂兄这是欲陷某于不义啊。”

    张郃素来忠义自守,自是百般不愿跟公孙明有所接触,这会儿听得高览如此说法,心火“噌”地便狂涌了起来,可再一看高览那满脸的哀求之色,怒叱的话语也自不忍说出口来,一声叹息里,真不知有着几许的苦闷与无奈。

    “嗯……全军听令,让开大道!”

    高览乃是血性汉子,有恩向来必报,此际见得挚友苦闷若此,心中本就浓着的愧疚之意当即便爆发了出来,只听其闷闷地长出了口大气,一挥手,咬牙切齿地下了道将令,竟是打算违令放张郃就此离去了。

    “子奂,你……罢了,罢了,某这就随尔走上一趟也罢。”

    军令如山可不是说着好玩的,更别说这等军令还是出自君上之口,一旦有违,又岂是轻易能开脱得了的,对此,领兵多年的张郃自不会不清楚,心中一暖之下,也就没打算让高览为难,已拨马首,便往道旁里许开外的林子处行了过去。

    “儁乂自行入内便好,为兄职责在身,不敢奉陪。”

    待得到了林子边,作陪的高览却并未进林,满脸惭愧之色地冲着张郃便拱手致歉了一句道。

    “无妨。”

    时值盛夏,草木茂盛,偌大的林子里静悄悄地,难免显得阴森了些,然则张郃却是根本不以为意,浑然不担心内里有甚埋伏,摇手回应了一声之后,便即缓步行进了林中,一路沿着小径漫步前行,不多会便已来到了林中的一处空地上,正有一白衣青年含笑而立,赫然正是幽州之主公孙明!

    “儁乂兄来了,且请坐下叙话可好?”

    尽管已不是第一次见到公孙明了,在邺城时,也曾交谈过不多的几句,可此际再见,张郃还是不免被公孙明那等翩翩之风度闪了下眼,一时间竟是忘了该上前见礼,倒是公孙明却是先开了口。

    “如此,就请恕张某僭越了。”

    汉庭虽已名存实亡,可其所派发出来的官职在交际场合上,依旧适用,就张郃那宁国中郎将的身份,明显比公孙明的前将军低了老大的一截,按理来说,张郃根本没有跟公孙明对坐而谈的资格,换成旁人至此,面对着公孙明的邀请,不管是真不敢还是假不敢,那都须得紧着推辞上一番以示尊重,可张郃倒好,居然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坐在了事先便铺好的席子上,口中说着的是“僭越”,可摆出来的却是跟公孙明分庭抗礼之做派。

    “儁乂兄可知您为何会落到今日这般地步么?”

    公孙明根本没在意张郃这等桀骜不驯的做派,淡然一笑之后,一撩衣袍的下摆,就此在几子的对面入了座,伸手拿起搁在几子一角的一坛酒,拍开了封泥,将两只海碗都斟满了,但却并未取饮,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张郃,问出了句蹊跷话来。

    “将军此言何意?”

    一听公孙明此问大有深意,张郃的眉头当即便是一扬,警惕之心陡然便大起了。

    “呵,不瞒儁乂兄,您之所以会遭免,皆是某暗中绸缪之结果。”

    张郃这等戒备的神色一出,公孙明登时便笑了起来,轻描淡写地便给出了个答案。

    “你……”

    尽管心下里已是有了防备,可真听得公孙明道出了这等隐秘,张郃还是不免为之气结,怒目圆睁地死盯着公孙明,却愣是不知该说啥才好了的。

    “儁乂兄稍安勿躁,且听某从头说起好了,这么说罢,你我虽不曾有过深交,然某却知晓儁乂兄之本事,当属我河北第一将才,论及统军作战之能,远胜颜良、文丑那等一勇之夫,如此明珠,岂可平白被蠢货们折损了去,故而,谋方才会多方设谋,假借他人之手,将儁乂兄从袁、曹大战中摘出,免遭颜、文兵败身亡之祸,至于儁乂兄的遭免么,也确是出自某之安排,理由只有一个,那便是某绝不愿见儁乂兄随袁家而亡!”

    公孙明毫不掩饰自己对张郃的求贤之心,也不曾隐瞒自己算计张郃的诸般手段,所言所述当真坦诚得有若赤子一般无二。

    “哼,多谢将军抬爱了,然,官渡之战胜负未分,某却不以为曹贼能胜!”

    听得公孙明这般说法,张郃这才算是明了了自己为何会在大战之前被调出主力,也知晓了自己遭免定是公孙明令其在袁绍帐中的细作耍了手腕之故,心下里自不免便来了气。

    “儁乂兄乃当世有数将才之一,想来眼界断不会差,又何必在某面前说这等赌气之话语,袁绍多谋而寡断,外宽而内苛,有谋士而不能用其才,又岂会是曹贼之对手,莫看眼下两军相持难下之际袁绍尚占上风,实则危机已暗伏,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不出一个月,袁绍必大败而归,其所部十万精锐真能逃回河北的怕是连一成都不到,嘿,以曹贼之穷贫,都已是靠着盗墓来筹措军资了,哪有余力去养那些拿下的战俘,必会全坑杀了了事,可怜我河北诸多子弟一死,家家挂白,路路皆哭,悲乎,悲乎!”

    张郃这等亢声的抗辩之言一出,公孙明当即便是哑然一笑,毫不客气地便指出了袁绍必败之道理何在,末了更是悲天悯人状地感慨了起来。

    “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张郃有心要为袁绍辩解上一番,可话到了嘴边,却愣是不知该从何辩起了,概因公孙明的分析丝丝入扣,浑然无懈可击,张郃纵使有心,奈何绞尽了脑汁,也愣是找不出个反驳的理由来,除了呢喃叹息之外,也当真是不知说啥才是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