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请君入瓮(三)
    

第一百零六章 请君入瓮(三)



    “发信号!”

    屠戮过后的营地里伏尸满地,血流足可漂杵,腥气扑鼻,然则高览却根本不曾在意,提着兀自滴血的大刀,昂然屹立在血泊之中,挥手间,豪气十足地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有数名士兵手脚麻利地引燃了几座帐篷里事先堆满的柴禾,很快,冲天的大火便已狂猛地烧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

    黑山军左营的大火一起,凄厉的号角声便即从四面八方暴响了起来,旋即便听喊杀声四起间,大批幽州军将士从埋伏地冲出,有若潮水般向黑山军营地狂冲而去。

    事发突然,大多数的黑山军将士此际都已在帐篷里歇息了,乍然遇袭之下,本就已是慌得不行,加之各军将领基本上都已被高览率部屠杀了个精光,值此大乱之际,又哪能组织得起来,除了左营外,十余万人就这么乱成了一团,有若无头苍蝇般在大营里逃来撞去。

    “张燕已死,降者不杀,张燕已死,降者不杀!”

    从四面八方高速冲到了黑山军大营前的幽州军并未大举杀入营中,而是就在营外狂吼着呼喝了起来,当即便令惊慌失措的黑山军将士们就此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

    “弟兄们,不要乱,某乃左营统领孙轻,所有人等即刻就地蹲下,敢有乱动者,杀无赦!”

    没等黑山军将士们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左营与中营之间的辕门处突然冲出了大批手扎白巾的黑山军士兵,紧接着,孙轻便已在其亲卫军的簇拥下来到了中营,运足了中气地便高呼了一嗓子,旋即,其多达三千人的亲卫军将士也都跟着狂吼了起来。

    “是孙将军,有救了。”

    “快,蹲下,都蹲下!”

    “不要乱,快都蹲下!”

    ……

    孙轻乃是黑山军中第三号人物,他这么一露面,正自纷乱中的中军将士们登时便觉得有了主心骨,加之幽州军只是在营外嘶吼,并不曾真儿个地杀进大营之中,黑山军将士们也就很快安静了下来,乱纷纷地蹲满了一地。

    “所有人都听着,张燕私下勾连曹操,欲图谋害前将军公孙明,以下犯上,罪无可恕,某已奉命将其诛杀,尔等不必惊慌,公孙将军有令,只究首恶,不计其余,尔等愿为国尽忠的,可以留下来,不愿的,公孙将军会发给盘缠,自行回乡,务农经商悉听尊便!”

    待得中营将士们尽皆蹲下之后,孙轻也自没敢浪费时间,紧着呼喝了一通,当即便令蹲伏在地上的数万将士全都兴奋地喝彩了起来,愿降之声响彻云霄,不久后,在孙轻的依法炮制下,右营、后营将士也都纷纷放下了武器,乖乖地当了俘虏,号称二十万,实有十七万的黑山军以及公孙续所部联军就这么成了个历史名词……

    “混蛋,儁乂那厮是作甚吃的,居然坐视公孙小儿如此肆意抢占地盘,可恶!”

    官渡之战打得不顺手,袁绍本就心急火燎不已,更令其暴怒的是此时后方又传来了消息,说是公孙明智取张燕,彻底吞并了全部黑山军,并大举进兵黑山军的地盘,连下三十余城,上谷郡以及大半个中山全都落入了幽州军的掌控之中,而坐拥五万大军的张郃居然坐视不理,放任幽州军肆意行动,袁绍满腔的怒火自是再也按捺不住了,暴跳如雷般地便骂开了。

    “主公,据成均将军所报,在事发前,公孙明曾派了信使到儁乂营中,约其一道进兵,言称可让儁乂所部进占中山,是时,诸将们皆以为天赐不取,不祥也,独独儁乂却是固执不肯,这其中……”

    张郃会打仗,却不太会做人,在冀州军中,除了与高览相善之外,与其余同僚都少有来往,值此袁绍暴怒之际,只是无人肯站出来为其缓颊,倒是许攸却是跳出来落井下石了一把。

    “狗贼,误我大事,来人,即刻给成均去信,着其取张郃而代之,相机而动!”

    仗打得越是不顺手,袁绍的疑心病便越重,前几日方才刚因琐事将屡屡犯颜直谏的沮授囚在后营中,而今旧病复发之下,竟是连调查都不去调查一下,便悍然下令免了张郃的帅位,对此,审配等人虽觉得有所不妥,可鉴于袁绍正在火头上,唯恐遭迁怒之下,却也无人敢在此际出头进谏,事遂定焉……

    “张将军,请走好,不送了!”

    自古以来,正副将之间往往都难以做到精诚团结,面和心不合的情形居多,张郃与成均之间也是如此,别看成均往昔对张郃很是尊重,可这一接到了袁绍的密令,当场便翻脸了,即刻持令收缴了张郃的将印不说,还紧着便将张郃赶出了大营,甚至连亲卫部曲都没让张郃带走,只给了其两名亲兵随行。

    “唉……走罢。”

    张郃到了此时,都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啥事,怎么好端端地就被免了职,本还有心要提醒一下成均小心公孙明,可这一见此獠居然如此快便翻了脸,心灰意冷之下,也自懒得跟这等小人多言罗唣,重重地叹了口气之余,策马便往邺城方向而去了。

    “儁乂,许久不见了,可还好么?”

    张郃归心似箭之下,马速自是不慢,很快便跑出了三里之地,正自疾驰间,冷不丁道旁一处林子间突然冲出了一支千余人的骑军,飞速地左右一分,便已将张郃主仆遥遥围在了中央,就在张郃心惊肉跳之际,却见一骑排众而出,冲着张郃便是一礼,赫然是高览到了。

    “子奂?你怎么来了?”

    张郃定睛一看,见来者是高览,顿时便大吃了一惊。

    “不止是某来了,我家主公也来了,就在林中,还请儁乂移驾一行可好?”

    高览并未多言解释,而是恭谨地冲着张郃又是一拱手,很是客气地提议了一句道。

    “……”

    饶是高览话说得很是客气,然则张郃却并未作答,脸色时红时白地变幻个不停,足可见其内心的波澜有多汹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