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请君入瓮(一)
    

第一百零四章 请君入瓮(一)



    历史固有其惯性,哪怕因着公孙明的搅局,历史已然开始偏离了注定的轨道,然则历史本身的纠错能力却依旧强大无比,最终,作为官渡之战序幕的白马会战还是发生了,颜良与文丑这两位河北名将到底还是没能躲过关羽之斩杀,先后横死沙场,袁绍闻讯之下,痛哭流涕,大怒不已地驱兵渡过了卫水,举全军之力要去为颜、文二将报仇雪恨。

    袁绍的行动倒是迅速,可惜早在曹操的预料之中——一击溃了颜、文二将所部,曹操便即率部强令东郡百姓沿黄河撤退,实施坚壁清野之策,就此一路退过了黄河,在官渡停了下来,袁绍率部进抵对岸后,不顾沮授的死谏,强行驱兵渡过了黄河,与曹操所部相隔三里展开对峙,仗着兵强马壮,接连几次在野战中击败曹军,可惜用尽了力气也没能打破曹军营垒,至六月中旬,双方都已是疲惫之师,却都坚持着不肯有丝毫的退让,战事至此已陷入了僵局。

    同样陷入僵局的还有方城的两支大军,所不同的是官渡那头袁、曹两军大战虽停小战却是不断,而方城处么,根本没有战事不说,时不时地,幽州军还会借着黑夜的掩护,往粮秣已然不支的黑山军大营中运送给养,双方与其说是来此会战的,倒不如说是来联欢的,在侦知实际情况之后,张郃根本不敢率部北上,一直停在了安民县境内,为自保,不断从各处调兵前来汇合,至六月中旬,已然聚兵近五万,只是个中精兵也就只有其本部的五千兵马而已,其余部队大多都是凑数的守备营老弱,战斗力实在堪忧。

    “报,禀将军,营外来了名信使,自言乃是前将军公孙明所派,说是有密信要呈。”

    官渡前线战况吃紧,后方形势又是如此之诡异,张郃实在是愁得个不行,鬓角都因此多出了不少的白头发,可也没辙,只能是每日里可着劲地操练兵马,以求能在乱局中稳住冀州之后方,今日自然也不例外,正自在营中空地上督导手下将士操练个不休,冷不丁却见一名值守军侯匆匆赶了来,直驱张郃的马前,紧着便是一躬身,小心翼翼地禀报了一句道。

    “哦?就带到此处来!”

    张郃虽不曾跟公孙明交过手,于邺城时也没甚来往,可冷眼旁观下,却是没少见识此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耐,唯恐惹来麻烦之下,自是不愿单独与那所谓的信使见面。

    “末将方城县尉郑素,见过张将军。”

    轮值军侯去后不多久,一名身着便装的中年汉子便已被带到了张郃的马前,只见那人丝毫不在意数万冀州军将士之凝视,冲着张郃便是一躬身,不亢不卑地自报了家门。

    “何事,说。”

    张郃本心里就不愿跟公孙明有甚瓜葛,哪怕郑素持礼甚恭,张郃的脸上也自无一丝的笑容,问话的语调更是生硬到了极点。

    “这……”

    郑素显然没料到张郃会是这等态度,有心要私下与张郃沟洽上一回,这便假装迟疑之状地环视了下四方。

    “张某军务繁忙,尔有事便说,无事请便。”

    张郃根本不理睬郑素的暗示,板着脸便要就此逐客了。

    “我家主公有信在此,还请将军过目。”

    张郃这等态度一出,郑素便知断无可能与其私下商榷了,也就没再多言罗唣,抖手间便从宽大的衣袖里取出了封信函,双手捧着,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尔等也都看看好了。”

    随着张郃一摆手,自有一名随侍之亲卫紧着抢上了前去,接过了郑素手中的信函,转呈到了张郃处,旋即便见张郃三两下便撕开了封口,从内里取出了写满了字的纸张,飞速过了一遍之后,便即面无表情地递给了身旁的副将成均。

    “将军,这……”

    成均显然没张郃那等城府,只看了那信一眼,脸色不由地便古怪了起来。

    “好了,信,某已看过了,尔只管回去告知公孙将军,某守土有责,不敢擅离,此番狩猎就不奉陪了。”

    没等成均将话说完,张郃便已是冲着郑素一挥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逐客之令,自有随侍在侧的亲卫抢上了前去,不容分说地便将郑素请出了大营。

    “将军,此送上门来的好事也,似无不可之说罢?”

    “是啊,将军,如今黑山贼皆麋集于方城,我军趁虚取石邑并非难事,一战即可定中山。”

    “将军明鉴,窃以为此一战我军胜算颇大,应是无碍罢。”

    ……

    待得郑素被打发走了之后,原本缄默不语的诸将们可就憋不住了,纷纷攘攘地闹着要去抢功劳。

    “嘿,抢功容易,可若是公孙小儿使诈,假借送功劳之名,行暗算我军之实,一旦出了岔子,谁能担之,嗯?”

    军功这玩意儿谁也不会嫌多,尤其是那等唾手可得的功劳,更是人人喜欢,张郃自然也不例外,然则只要一想到公孙明那诡异多变的用兵风格,张郃又岂能不多留一个心眼。

    “……”

    经张郃这么一点醒,众将们火热的心情顿时便像是遭了霜打一般,瞬间便都没了声息……

    “主公,末将无能,未能与张郃私下会面。”

    被张郃赶出了军营之后,郑素自觉未能完成使命,心中惭愧不已,与此同时,也自不免担心会误了公孙明的大事,这一路连休息都顾不上,连赶了一日一夜,终于回到了方城大营中,这才一见到公孙明的面,便已是满脸愧疚之色地跪在了地上。

    “哦?说说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公孙明似乎也对这等结果有些意外,并未叫起,而是面带一丝不悦之色地追问了一句道。

    “回主公的话,事情是这样的……”

    这一听公孙明语气明显有些不善,郑素自是不敢有丝毫的隐瞒,紧着便将与张郃交涉的经过详详细细地道了出来,当即便令公孙明原本就微皱着的眉头更皱紧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