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假戏真唱(四)
    

第一百零二章 假戏真唱(四)



    方城大营里刁斗森严、岗哨林立,浑然就是一派大战将至的紧张气氛,然则中军大帐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庞统与公孙明对坐手谈,赵云与高览两位军中重将则是各居两侧旁观,至于徐庶么,却是含笑握樽在一旁独饮,满大帐里好一派的轻松之气氛。

    庞统的棋艺很高,足可堪称时下之国手,可惜遇到了公孙明这个怪才,明显有些个捉襟见肘,没旁的,前世那一时空中,围棋曾盛行一时,官场中好此道者不在少数,为了能在仕途上有所作为,公孙明可是很认真地啃过一段时间的棋谱,以其妖孽般的智商,自然是学啥精啥,这会儿拿来对战庞统,携五千年之底蕴,明显就是在欺负人。

    “报,禀主公,冀州从事许攸着人送来了封急信,请主公过目。”

    棋到中盘,庞统已是力不能支,就此陷入了长考之中,冷不丁一阵脚步声突然响了起来,却见亲卫统领凌锋大步从帐外行了进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哈哈……张郃果然来了,不错,许攸那老小子虽是贪财,办事倒是爽利得很么,凌锋,去,给那信使打赏五百钱,着其即刻回转便好,某就不见其了。”

    公孙明随手接过了信函,蛮不在乎地便撕开了封口,从内里取出了张信纸,只扫了一眼,忍不住便放声大笑了起来。

    “诺!”

    听得公孙明有令,凌锋自是不敢稍有迁延,紧着应了一声,匆匆便退出了中军大帐。

    “主公,某与儁乂乃是旧识,素知此人勇猛善战,实非等闲之辈可比,今其率军前来,与我幽州大局实有不利,缘何主公竟自兴奋如此?”

    高览目下已属幽州军之高层,自是能接触到幽州军的核心机密,对此番方城之战的内幕自不会不清楚,正因为此,他对公孙明兴奋于张郃的到来自也就不解得很。

    “呵,子奂问得好,此事啊,就请二位军师代为解释好了。”

    设谋将张郃调来北方之事乃是公孙明一手操持出来的,事先并未跟帐中诸人透露过,个中自然别有深意,只不过公孙明却并不打算直说,而是将问题丢给了庞、徐二人,用意么,出了考校一下二人之外,更多的其实是想让二人借此机会树立威信。

    “子奂以为袁绍与曹操之战何人能胜哉?”

    庞统与徐庶对视了一眼之后,这才由着庞统率先开了口。

    “主公尝言曹贼必胜,想来应是不差罢。”

    按高览的本心,他更看好的无疑是兵强马壮的袁绍,只不过公孙明屡次言及胜的必是曹操无疑,高览虽不甚以为然,可到底不好跟自家主公意见相悖,这会儿作答起来,自不免便显得有些勉强。

    “呵,不错,袁本初其人外宽内苛,多谋而寡断,有谋士而不能用,纵使手握重兵,又岂是能成大业者,反观曹操虽是兵少,却都是百战强兵,手下猛将如云,谋士如雨,知人而善任,虽有多疑之本性,却不失枭雄本色,且又有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优势,大义在握,两相较量之下,战事虽会僵持上一段时日,然,最终之结果却注定是袁败而曹胜之格局,此一条,子奂应是心中有数的罢?”

    庞统洒然一笑,细细地为高览分析了一番双雄大战的成败之关键何在,当然了,看似在为高览解惑,其实更多的则是在向公孙明交答卷。

    “唔……那倒也是,只是此又关儁乂甚事哉?”

    高览是猛将不假,却并不善谋略,对庞统之所述虽是信了几分,可依旧找不出袁曹大战之胜负与调动张郃北上有甚瓜葛可言,无奈之下,也只能是紧着出言追问了一句道。

    “袁本初其人虽成不得大事,然,其四世三公之家世惊人,于冀州民间名声素佳,说是民心所向也自不为过,曹操兵少且贫,其军资都需靠盗墓来筹,利速战而不利持久,故而下手必重,凡落入其手中之冀州军将士,怕是都难有命可活,防的便是降人反复,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似颜良、文丑之流,此一战下来,恐皆死无地也,儁乂若去,不降的话,恐也是这般下场,子奂若是不信,庞某可与子奂对赌一场。”

    既是知晓公孙明有意让自己立威,庞统在开解高览之际,自然是言不厌其细,虽不曾明说公孙明设谋调动张郃北上的真实用心,可言语间其实已是暗示得很是明显了的。

    “可,可……”

    庞统的暗示已然如此之明显,默然站在一旁的赵云都已听出了关窍之所在,偏偏高览还在迷糊之中,有心要往细里问了去,奈何口拙,一时间还真就不知该从何问起方好。

    “主公怜张郃之才,不忍其明珠蒙尘,欲引为己用,子奂既与张郃有旧,此事将来怕是还须得着落在你子奂的肩上。”

    这一见高览傻得实在可爱,徐庶登时便忍不住了,摇头失笑之余,从旁便提点了一句道。

    “主公,当真如此么?”

    高览与张郃武艺相当,虽非同乡,可却曾共事多年,彼此间关系极佳,往昔一同在袁绍帐下效力时,来往颇密,去岁高览投了公孙明之后,袁绍本打算杀光了高览的家小,是张郃拼力死谏,方才保住高览的老母妻儿,如今高览的家眷就住在张郃的府上,从此一条而论,高览自忖亏欠张郃不少,自是不希望张郃没个下场,而今一听徐庶说公孙明有意延揽张郃,高览的眼神瞬间便亮了起来。

    “确然如是,儁乂者,当今不可多得之智勇将才也,某素来仰慕已久,若能得之,何愁大业不兴哉,此事且密而勿泄,待得袁曹之战分出个胜负之际,某自有安排。”

    曹操手下猛将如云,要想胜之,何其难哉,公孙明虽自负,也不敢言必胜,在与其对放前,自然是要设法多聚拢些人才为用。

    “主公放心,但凡有用得着末将处,末将便是拼死也断不敢叫主公失望了去。”

    听得公孙明自承要延揽张郃,高览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一松,这会儿表起态来,自也就显得无比之挚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