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假戏真唱(三)
    

第一百零一章 假戏真唱(三)



    “嗯……”

    这一听郭图与逢纪意见相左,袁绍原本就疼着的头自不免便更疼上了几分,此无他,概因他内心里也正自犹豫不决着,既不愿改变既定的攻曹之战略方向,又担心公孙明所部无法扛住黑山贼与公孙续的联手攻击,有心派兵去救援么,却又不知该派多少兵才好,多了,他不愿,少了,又怕不济事,心烦意乱之下,竟是无法遂决,一声闷哼里也不知有着几许的烦躁与忧愁。

    “主公明鉴,窃以为目下攻曹时机不妥,前番曹贼攻徐州之际,若是主公不因子病而击之,早全胜矣,今,曹贼已有防备,再去强攻,难有胜算,不若全师北上,趁黑山贼与公孙小儿相持不下之良机,行卞庄刺虎之策,一举平灭此二獠,河北可定焉,到那时再兴兵南下,携大胜之威与曹贼战于野,当可多三分胜机。”

    田丰性子刚直,一直对袁绍前番错过了攻曹良机而耿耿于怀,此际见得袁绍迟迟不语,嘴角边当即便绽露出了丝冷笑,语多埋汰地便进谏了一番。

    “放肆,尔这厮安敢妄言动摇我军心,当真好胆,来啊,将此獠打入大牢,待老夫灭了曹贼,再作计较!”

    袁绍心情正烦,这一听田丰开口便在教训自己,登时便怒了,只见其猛拍了下文案,便已是勃然作色地咆哮了起来。

    “袁公息怒,元皓所言虽妄,却也是出自忠心,还请袁公念其老迈,多多体谅才是。”

    田丰脾气不好,往昔又自恃是河北第一名士,崖岸自高之下,于冀州文武官员中少有人缘,值此袁绍暴怒之际,堂中诸般人等自是都不肯站出来为他说话,倒是新近来投的刘备却是紧着从旁闪了出来,说了些不咸不淡的缓颊之言。

    “玄德勿劝,老夫兴兵伐罪,又岂是半途而废者,这老冬烘瞧老夫不起,老夫倒要好生叫其看看风景,来啊,推出去,打入牢中!”

    刘备不劝还好,这一劝之下,明显就是在火上浇油,素来爱面子的袁绍又岂肯在刘备这个外人面前跌了份,本来还有着的那么点犹豫,这下子可就全没了,但听其一声令下,自有数名堂前随侍亲卫轰然应诺而上,不容分说地便将田丰架出了议事大堂,对此,刘备也没再多言罗唣,只是摇头叹了口气,便即退到一旁去了。

    “主公,某有一策既可巩固北方,又可不误攻曹之大业。”

    见得田丰献策反被拿下,堂上文武虽多,却愣是没谁敢再在此时站出来的,人人自危之下,气氛自不免便压抑得令人窒息,却不曾想许攸居然在这等时分冒了出来,还居然是一派的胸有成竹之模样,当即便令堂中所有人等的目光全都齐刷刷地聚焦在了其之身上。

    “哦?计将安出哉?”

    袁绍早年用许攸仅仅只是因其与自己是旧故而已,其后么,因着许攸常出些馊主意,而与其渐渐疏远,直到许攸成功地说服公孙明来降,袁绍方才又对其重视了起来,这会儿见得许攸满脸的自得之色,袁绍的好奇心还真就大起了。

    “主公明鉴,窃以为攻曹乃大业也,自是不能有误,然,幽燕之地处我后背,也自不能有失,今,公孙将军既已聚兵八万与黑山贼对峙,料想以其用兵之能,就算不胜,也断不致大败,主公只消着其尽量坚守,不战为上,如此应是可坚持到我大军破曹之时,另,为坚公孙将军固守之心,主公可派一旅偏师北上,与公孙将军呈犄角之势,遥作呼应,如此,足可确保北面无患矣。”

    许攸有心卖弄之下,言语自不免破显罗嗦,可其所言所述却是不无道理,至少在堂中绝大多数人看来是如此,众文武中闻言颔首者当真不在少数。

    “嗯,那依子远看来,当以何人为将?”

    袁绍细细地想了想,也觉得许攸所言甚善,心下里其实已是赞同了的,只是对于这率偏师北上的人选却是不免有些个拿捏不定了起来,无他,颜良、文丑这等军中重将自是须得投入对曹决战中去,断不能轻动,可对于其余诸将之能力么,袁绍又不是太放心。

    “儁乂善战多谋,用兵谨慎,无疑便是此行之不二人选。”

    许攸等的就是袁绍这么一问,没旁的,此番他可是收受了公孙明的重礼请托要将张郃调往北方,尽管不明白公孙明为何如此行事,可看在价值千贯的重礼份上,许攸也不打算去刨根问底,只管设谋让袁绍入彀也就是了。

    “儁乂何在?”

    这一听许攸举荐的人选是宁国中郎将张郃,袁绍倒也没啥不放心的,无他,张郃的官阶虽不高,可一向有着善战之名,尽管勇武不及颜良、文丑,可也算是难得的勇将,忠心方面也自不成问题,袁绍也自没啥犹豫,紧着便点了张郃之名。

    “末将在。”

    听得许攸大力举荐自己,张郃实在是有些个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不为别的,只因他与许攸不过只是同僚关系罢了,往昔根本就没啥来往,更谈不上有甚交情可言,再说了,就许攸那自高自大的性子,张郃实在不相信此獠的举荐会是出自公义,心中疑惑自是难免,只是没等他想透关窍之所在,袁绍已然点了名,张郃又岂敢怠慢了去,只能是满腹狐疑地从旁闪了出来,朗声应了诺。

    “老夫予尔五千兵马,尔自去安民县境(今之辛集市)驻屯,准尔沿途再调一万各县守备营为用,与公孙明联手御敌,务必确保幽州不失,尔可敢为否?”

    袁绍想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不急着将偏师投进可能的方城之战中去,只准张郃在自家境内防御,却又要求其务必确保幽州不失,这显然有着强人所难之嫌疑。

    “主公明鉴,战事变幻莫测,若无随机行事之权,末将实不敢领此将令。”

    一听袁绍这等限制如此多的命令,张郃当即便不干了,梗着脖子便抗辩了一句道。

    “唔……也罢,老夫准尔相机行动,然,务必以稳守为上。”

    被张郃这么一顶,袁绍的老脸不由地便是一红,可也没辙,毕竟将在外,若无自主之权的话,这仗根本没法打,一念及此,袁绍也就改了主意,只是话尾还是不甚放心地又叮嘱了张郃一句。

    “末将遵命!”

    尽管还是不甚满意袁绍的让步,可到了这等田地,张郃也知难有再争取之可能,也就只能是无奈地应了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