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砸开金锁走蛟龙(四)
    

第九十五章 砸开金锁走蛟龙(四)



    “嗯……诸公以为长文(陈群的字)所言之策如何哉?”

    曹操城府深得很,尽管心中对陈群所献之策着实不以为然得很,却并不直说,仅仅只是不置可否地吭了一声,便即将问题丢给了默然不语的众谋士们。

    “明公,某以为长文之策中规中矩,用以对付寻常之辈倒是足矣,然,欲用之来诱奸诈过人的公孙小儿,却恐不是太敷用,实有养虎为患之嫌也,若欲除之,唯有行霹雳手段方可一举奏效。”

    程昱跟随曹操多年,自是很了解曹操的心思,这一见曹操对陈群所献之策不甚满意,紧着便站了出来,提出了速决之议。

    “唔,计将安出?”

    程昱所言明显切中了曹操心中之所想,奈何邺城乃是袁绍的地盘,中间还隔着条黄河,曹操虽有心派兵前去,却也知晓此举难以实现,一时间也自想不出霹雳手段当如何用了去方好。

    “此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那公孙小儿之所以能在邺城游刃有余,皆是巧妙利用了袁家兄弟争锋之故,此固然是其立身之本,也必将会是其葬身之由,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公孙小儿为避杀身之祸,必是已起了微服潜逃之心思,明公可尽快着摸金校尉数十秘密潜入河北,由潜在邺城之细作配合,密切监视公孙小儿之动向,一旦此獠潜离邺城,即刻发动,一击杀之,顺带嫁祸于袁谭,如此,河北必大乱,明公便可从容部署了去,以收渔人之利。”

    程昱敢在此际站出来,自然是早已谋算停当了的,这会儿听得曹操有问,自是不慌,但见其冲着曹操便是一鞠,不紧不慢地便将所谋之策详述了一番。

    “唔……如此甚好,且就这么安排下去也罢。”

    摸金校尉乃是曹操手下的一支影子部队,专门干着盗墓之勾当,内里有着不少江湖奇士,用之来打仗是不行,可用来干一些阴暗勾当却无疑是顺手得很,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曹操也只能相信那些武功高强的奇人奇士能派得上用场了的……

    建安四年十一月初三,今冬的第一场大雪终于落了下来,北风呼啸,天寒得慌,然则邺城上下却是喜气洋洋,概因今日前将军公孙明将与袁绍之女袁梅定亲,不止是袁府内外焕然一新,张灯结彩,城中处处挂红,跨马游街之类的仪式繁复而又隆重,满城百姓无不雀跃围观,而够品阶的文武官员们则齐聚大将军府,一场浩大的宴饮从午间一直持续到了戌时将尽方才算是告了个终了,席间,心情大好的袁绍决意三日后于漳水河边行冬狩之礼,麾下文武官员无不为之欢欣鼓舞。

    冬狩顾名思义便是冬天打猎,看似没啥大不了的,凡夫俗子皆可为之,然,若是加上了个礼字,那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自古以来,唯有帝王或是王侯,方才有资格行冬狩之礼,以袁绍如今这么个大将军的身份,自然是不够格的,明显有着僭越之嫌,然则冀州文武竟是无一人提出反对,全都欣然而景从,就这么着,五万精锐连同众文武官员的部曲加起来多达七万之数于十一月初六浩浩荡荡地往邺城二十里开外的漳水河边开进,不仅如此,更有各郡、县精心选拔出来的大批精锐将士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很显然,袁绍行冬狩之礼是虚,调集精锐准备渡河攻曹方是实。

    冬狩之礼重点在礼不在狩,所要准备的工作自然不少,哪怕大军都已开到了漳水河边,可三数日内,冬狩之礼也自无法展开,大批的民壮忙着搭建高台准备祭品之类的杂事,而袁绍则借此机会与手下文武们商议渡河之战的具体事宜,至于公孙明么,尽管贵为准驸马,却并未受邀与会,甚至所部五百将士的驻地都被安排在了较为偏僻之处,很显然,袁绍对公孙明这个女婿还是不太放心,并不想让公孙明参与到冀州军的要务中去,对此,公孙明也自不以为意,一到了漳水河边,便一头扎进了自家帐篷之中,自言宿酒未醒,倒头便睡,甚至连午膳都不曾起来用。

    冬日的夜来得早,这才申时末牌而已,太阳便已下了山,天色也已是渐暗了下来,营地里篝火四起间,炊烟缭绕,偌大的营地里好一派的喧嚣与闹腾,唯有公孙明所在的大帐却是冷冷清清地,帐内更是一派的漆黑,似乎公孙明依旧还在沉睡之中,当然了,这不过只是表象而已,实际上,公孙明早就已醒了,更是已换好了衣裳,只不过不是他来时所穿的华服,而是一副普通行商之打扮,正自盘腿端坐在蒲团上,双眼微微地闭着。

    “主公,天将黑,时辰已至,您看……”

    一派死寂中,却听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响起中,一身锦袍的王贺与同样换上了行商服饰的赵云已联袂从帐外行了进来,但见王贺冲着公孙明便是一礼,面带紧张之色地请示了一句道。

    “好,一切照计划行事,玉山自己小心,若袁贼有所责备,只管往某身上推便好。”

    为了此番的金蝉脱壳,公孙明已是详细绸缪了许久了的,就连所谓的冬狩之礼其实也是出自他的谋划,只不过是通过袁尚的嘴提出来的罢了,而今一起都已准备就绪,他自是不会有甚迟疑,紧着交待了王贺几句之后,便与赵云一道行出了大帐,借助着夜幕的掩护悄悄地潜出了营地,于四名同样行商装扮的亲卫在一处林子中汇合一道,策马便冲进了夜幕之中,就此一路向东南疾驰而去了。

    公孙明的离开很是小心,营地里数万人马竟是一无所察,然则再小心也躲不过有心人之窥探,这不,就在公孙明一行人策马冲出小树林之际,就有着一道不知何时已藏身在树林间一块大石头后方的黑影悄然站了起来,冲着营地以及公孙明离去的方向张望了片刻之后,只见那道黑影身形一闪,竟是有若鬼魅般消失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