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内宅攻势(四)
    

第九十一章 内宅攻势(四)



    “老爷可是招了幽州公孙明前来么?”

    袁绍这等明知故问的模样一出,刘氏的眼神当即便是一凛,也自没心思跟袁绍绕弯子了,直截了当地便点了一句道。

    “确有此事,然,事涉军机,内宅断不可与闻。”

    袁绍既是铁了心要耍赖,自然不愿深谈,一开口便将此事推到了军机要务上。

    “呜呜……”

    一听袁绍这般说法,原本只是低声咽泣的袁梅顿时便恸哭失声了起来。

    “甚的军机,老爷今日若是不说清楚了,我母女俩便死在一块好了,梅儿,咱们不哭,一会娘陪你一道死便好!”

    刘氏本来就在火头上,这一见女儿嚎啕若此,登时便气得个浑身哆嗦不已,放下了句狠话之后,一把抱住袁梅,母女俩顿时便哭作了一团。

    “我、我……”

    袁绍虽没惧内的毛病,可这一见问题大条了,也自傻了眼,有心要解释么,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概因这事儿无论说到哪去,都是他袁绍不地道。

    “梅儿啊,我苦命的孩儿,娘对不起你啊,你爹只想着占地盘,啥道义都不要了啊,竟然拿我家梅儿来作幌子,这叫天下人如何看我袁家啊,上苍啊……”

    袁绍这么一结巴,刘氏的哭声顿时便更响了几分,嚎啕间也自没忘了斥责袁绍的不是,说着,说着,竟是将袁绍早年的一些阴暗勾当全都骂了出来,登时便急得袁绍团团乱转不已。

    “唉!误会,误会了啊,别哭了,事情并非你们所想的那般,且听我解释成不?”

    没辙了,袁绍这回是真没辙了,甭管心中有多不甘,他也不能因此事闹得阖家老少不得安宁不是,无奈之下,也只能赶紧出言安抚了自家婆娘一番。

    “误会?那老爷倒是说说如何误会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母女俩也不打算活了!”

    刘氏显然不是那么好哄的,饶是袁绍都已是低三下四了,可刘氏的眼泪愣是没断过,威胁的话语也同样没见少,弄得袁绍实在是没了脾气。

    “这事情是这样的,那公孙家与我袁家有着血海深仇,某几番提兵去攻幽州,皆无功而返,实是某心头之痛啊,今,曹操那厮挟天子以令诸侯,某岂能容之,自当与其决一雌雄,只是在此之前,终归须得先解决了后患方好,问题是那公孙小儿桀骜不驯,不得已,下头官员们就提议假作与之联姻,将其骗了来,以绝后患,对此,老夫也以为可,是故,方才有了此獠来我邺城一事,今,鸟已入笼,岂可轻纵,为社稷故,也只能稍稍委屈一下梅儿了,然,此事过后,老夫自会设法弥补的,夫人且放宽心便是了。”

    尽管百般的不愿,奈何事情都已闹到了这么个份上,袁绍也只能腆着脸将事情的由来解释了一番。

    “为了社稷?甚的屁话,还不是谭儿那厮在中间捣鬼,老爷这是欺我母女无知么?”

    饶是袁绍都已是低眉顺目了,可刘氏却又哪肯善罢甘休,毫不客气地便怒骂了一嗓子。

    “这……不关谭儿的事罢?”

    袁绍根本没意识到此事与袁谭有甚瓜葛,此际一听刘氏所言蹊跷,当即便是一愣。

    “到了如今这么个份上,老爷还要为那不肖子隐瞒么?哼,说甚公孙明桀骜不驯,还不是因人家不愿跟他袁谭同流合污,要说不驯,老爷刚得的五百石粮、一千石盐又是从哪来的?莫非是讹来的么?怕不是罢,为了帮老爷您攻曹贼,那公孙明又是出钱粮,又是要亲提大军助战,哪一点是桀骜不驯了?不就是跟尚儿交好么?好啊,老爷既是看不上尚儿,也不要梅儿,那妾身娘儿三个便走好了。”

    刘氏显然是先入为主了的,一看袁绍在那儿迷糊着,下意识便以为袁绍是在装糊涂,登时便怒极,一边哭着,一边便将袁尚说过的那些消息全都抖了出来,登时便听得袁绍面红耳赤不已,口角嚅动了几下,也愣是没能找出个合理的解释来。

    “爹,您就真不要梅儿了么?”

    刘氏方才刚说完,一直趴在哭的袁梅又已抬起了头来,泪眼朦胧地望着袁绍,哀哀切切地发问了一句道。

    “这、这话是从何说起,爹怎会不要梅儿呢,不会的,不会的。”

    袁绍有五子三女,然则嫡女就袁梅一个,往昔可是捧在手中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疼爱得不行,而今见其伤心若此,袁绍登时便乱了分寸。

    “爹要梅儿便好,女儿就认准了公孙明,他生,女儿生,他死,女儿也不独活,爹看着办就是了。”

    可怜袁绍都已是臊得不行了,袁梅却并未就此作罢,而是丢下了句狠话,再度伏榻嚎啕个不休,直哭得袁绍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唉,痴儿,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袁绍并不知晓公孙明已跟袁梅见过了面,更不清楚自家女儿一颗芳心已然系在了公孙明的身上,这会儿被袁梅一逼,心顿时便碎了一地。

    “老爷好生看看罢,说甚桀骜不驯,能写出这等辞赋,又能写得这么手好字的,岂会是等闲之辈,嘿,老爷您亲自带兵都败在了人家手下,这等文武双全的女婿,怕是打着灯笼都没处找去,可老爷倒好,为了个不肖子,竟然要谋了人家性命,传扬出去,叫天下人如何看我袁家?”

    刘氏并不因袁绍神伤而作罢,一把从榻前的几子上抄起了早前公孙明题写的那首词,恨恨地丢给了袁绍。

    “这真是他写的?”

    袁绍拿起那张纸,只一看,眉头不由地便是一皱,显然不太相信连弱冠之龄都不到的公孙明能有这等才情。

    “老爷说的甚昏话,我娘俩亲眼目睹其所书,怎生来的假,难不成妾身眼瞎了,梅儿也跟着瞎了么?”

    袁绍话音方才刚落,刘氏便已是大为不满地顶撞了其一番,当即便令袁绍面红耳赤地下不来台了。

    “罢了,此事老夫心中有数了,断不会亏了梅儿的,定亲之事么,择日办了去也就是了。”

    被刘氏这么夹枪带棒地损了一通之后,袁绍也自没了奈何,再一看爱女哭得如此之伤心,也自不忍得很,到了此时,除了举手投降之外,他也真没旁的路好走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