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衣带诏(三)
    

第七十四章 衣带诏(三)



    别看汉庭如今就只剩下个空架子,可到底还占着大义名分,对于那些升斗小民来说,大汉天子依旧是面精神旗帜,号召力虽不算太大,可终归还是有的,从此意义来说,衣带诏的用处其实并不算小,尤其是将来与曹操对战之际,只消亮将出来,便足以抵消曹操手中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优势,这么个好东西,公孙明自是怎么都不会放过的,至于刘备与公孙瓒之间所谓的旧交么,公孙明从来就不曾放在心上过,一道命令下去,连门都不打算让简雍登了。

    “禀主公,赵云将军在府门外求见。”

    接连三天下来,简雍多次登门拜访,可惜门禁处早得了公孙明的将令,根本不为其通禀,公孙明自然也就得了个清净,却不曾想第三天午后,公孙明正在埋头批阅公文之际,被公孙明派去城外军营中练兵的赵云却是突然赶来求见了。

    “嗯?该死,忘了还有这茬了,罢了,传罢。”

    只一听赵云前来求见,公孙明第一时间便猜到了赵云的来意,心下里懊恼之意不由地便大起了,奈何赵云既至,却也不能不见,头疼归头疼,公孙明到底还是准了赵云之所请。

    “云见过主公。”

    应诺而去的亲卫退下不多久,就见赵云已疾步从堂口处行了进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礼。

    “子龙兄不必多礼了,来人,看座。”

    望着赵云那张满是为难之色的脸庞,公孙明不禁暗自叹了口气,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赵云的前来未必不是件好事,但消能彻底斩断其与刘备之间的瓜葛,别说区区一衣带诏了,便是付出百万金之巨,那也是值得的。

    “主公,云冒昧前来是有一事相求,唔,昨日简先生到了末将营中,说是与主公有了些误会,一件东西被扣在了主公处,请末将代为通融,末将惭愧,却不过往昔之情面,只好觍颜前来烦劳主公了。”

    这一见公孙明起身相迎,赵云脸上的愧疚之色顿时便更浓了几分,很明显地挣扎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将简雍相求之事道了出来。

    “子龙兄真实诚人也,不错,某确是扣下了简雍一物,子龙兄可知那是甚么?”

    尽管已然决定要给赵云一个面子,然则在此之前,终归是须得让赵云明白此事的重要性何在的,若不然,这面子也未免给得太过轻易了些,自也就谈不上甚恩情不恩情了的,正因为此,公孙明并未直接答应归还衣带诏,而是面色肃然地发问了一句道。

    “云不明,还请主公明示。”

    衣带诏上署名之人如今大多都在许都,就连刘备也尚未找到机会脱身,在这等情形下,简雍自是不敢轻易说破,在去求赵云之际,也只是含糊其辞了一番,故而赵云其实并不清楚简雍要求归还的到底是啥来着。

    “子龙且请自看好了。”

    公孙明早就料到简雍必然不敢将衣带诏一事说出,无他,与赵云有旧归有旧,可毕竟不是共侍一主,干系到刘大耳性命之事,简雍又岂敢对赵云推心置腹的,个中明显是对赵云不甚放心,而这,对于公孙明来说,无疑是好事一桩,然则公孙明却并不打算说破,道理很简单,任由赵云自悟了去,效果无疑更佳。

    “啊,这……”

    这一见公孙明如此谨慎地从贴身小衣处取出了卷黄绢,赵云的好奇心不由地便大起了,伸出双手,恭谨地将黄绢接过,摊开一看,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

    “此为衣带诏,据简雍所言,是董贵妃之兄董承以衣带藏着从宫中带了出来的,简雍持此来见某,言称要某奉召行事,其实不过是要替玄德公谋我幽州之地罢了,嘿,按其所言,玄德公乃是幽州人氏,又曾在幽州任事多年,身为皇叔,若来幽州,登高一呼,应者自当云集,再以此诏书公告天下,必可召集天下群雄共讨曹贼云云,呵,真按此獠所言,刘玄德倒是得了幽州,可天子却是要遭曹贼之黑手了,至于某么,怕是也该成那刘玄德刀下之冤魂了罢,这等以正义之名行欺诈之实的谎言只好拿去哄三岁小儿罢,然,某之所以扣下了衣带诏,倒也不全为此獠之恶毒心机,更多的是因此诏于某确有大用之故,这么说罢,有了此物,将来与曹贼相争之际,某便可凭此抵消曹贼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优势。”

    公孙明冷冷一笑之后,也自没让赵云多等,便即将此诏书的来历以及简雍奉刘备之命打算图谋幽州之事实详细地解说了一番,又将此诏书的重要性明确点了出来。

    “原来如此,云……”

    听得公孙明这般解释,赵云这才明白自己是被简雍给利用了,心中的悔意自不免便大起了,只是一想到自己已然答应了简雍的请求以及往昔与刘备之间的情谊,赵云不禁便陷入了两难境地之中。

    “子龙兄不必为难,于某而论,子龙兄方才是臂膀与依靠,此物就算再有用,也及不得子龙兄之万一,子龙兄只管取了去,交还给简雍便好,着其即刻离开我幽州地面,若是再敢来行骗,那就休怪某不讲情面了。”

    既是要示恩于赵云,公孙明自然要将恩摆在了明面上,当然了,言语间也自没忘了自行切割与刘备之间的关系。

    “谢主公成全,云知道该如何做了。”

    这一见公孙明为了自己,宁肯放弃如此重要之物,赵云的鼻头不由地便是一酸,眼圈瞬间便红了起来,可也没甚多的言语,恭谨地行了个礼之后,便即就此退下了堂去。

    “嗯……”

    望着赵云离去的背影,公孙明心中当真是百味杂陈,没旁的,到了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自然是不甘得很,可若是能以此换来赵云的绝对忠心,却无疑又是值得的,至于说到将来如何去跟曹操抗衡么,那也只能到时再说了,活人终归不能被尿憋死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