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云从龙风从虎(三)
    “郑诚拜见将军。”

    公孙明有召,郑诚自是不敢不来,然则行礼虽恭,可眼底深处却不免透着股极度的不满,没旁的,半个月之前,公孙明自言要送一桩大富贵给郑家,对此,郑诚虽不信,奈何因着痛脚被抓,最终也只能是无奈地答应了公孙明的要求,先行给了七万贯“定金”,可随后就没再见公孙明处有甚动静,在郑诚看来,公孙明所谓的盐业大计不过是变了法子在盘剥他郑家罢了,这会儿突然被召之下,自不免以为是公孙明又要故技重施了,郑诚的心情能好受才是怪事了的。

    “郑族长来得正好,某半个月前曾与尔有约,今,盐已备,郑家之相关计划可都已完善否?”

    公孙明正自兴奋无已间,倒是不曾注意到郑诚的眼神有异,一开口便直奔了主题。

    “啊,这……”

    郑诚原本就认定公孙明的盐业大计是个幌子,哪可能会花时间去准备啥商业计划的,此际一听公孙明这般说法,当即便傻了眼。

    “嗯?”

    见得郑诚这等懵懂状,公孙明的脸色立马便耷拉了下来,双目如刀般地便扫了过去,一声冷哼里已然满满皆是肃杀之气息。

    “将军息怒,非是郑某不用心,实是此事太过匪夷所思,郑某、郑某……”

    面对着公孙明那锐利的目光之凝视,饶是郑诚也算是城府极深之人,却愣是被震慑得低下了头,心下里原本编排好的借口竟是没敢说将出来。

    “匪夷所思么?呵呵,倒也是,罢了,不让郑族长见个真章,怕也难让尔心服口服,这样好了,尔回去后准备一下,明日一早便随某赶赴渔阳盐场好了。”

    郑诚这么一实话实说,公孙明也自不免摇头失笑,没旁的,不相信盐场能有如此大的产量的可不止郑诚一人,便是王贺等一众嫡系心腹私下里对此事也都一致表示极度怀疑。

    “诺!”

    公孙明这等言语一出,郑诚眼中的疑惑之色当即便更浓了几分,只是鉴于被狠狠敲打的前科,也自不敢有甚迟疑,只能是紧着应诺了事……

    “来了,哈哈,来了,快,奏乐!”

    酉时四刻,夕阳西沉,彩霞满天,愣是将大海都映红了大半边,美景如画一般,然则公孙范却是无心去欣赏,双目圆睁地远眺着大道的远端,直到见远处烟尘滚滚而来,这才兴奋地嚷嚷了一嗓子,旋即便见早已待命多时的鼓乐班子可着劲地便奏响了欢快的曲子。

    “叔父,辛苦您了。”

    大老远见得公孙范摆出了这等隆重的欢迎仪式,公孙明的眉头自不免便是一皱,此无他,概因晒盐法的技术含量其实并不甚高,保密工作也就成了重中之重,公孙明自己为了保密,可是连王贺等心腹都不曾告知的,可公孙范倒好,居然连鼓乐班子这么些闲杂人等都带到了盐场来,未免太不知轻重了些,只是顾念到旧情,公孙明倒是不曾急着指出公孙范的不是,反倒是一下了马,便即很是恭谨地抢先给公孙范行了个礼。

    “无妨,无妨,哈哈哈……为叔按着你的法子行了去,嘿,还真就成了,走,内里看看去!”

    公孙范说起来是没啥大志,可对公孙一族的忠心却是不掺半点的虚假,这数月时间累确是累得不行,然则他却是无一句的怨言,反倒是因能帮上公孙明的忙而兴奋得不行。

    “叔父,您先请。”

    公孙明本来是想着提一下处置掉那帮鼓乐班子的,可这一见公孙范如此兴奋,也就不好拂了其之意,笑着一摆手,便与公孙范一道行进了盐场的大门之中。

    “明儿请看,那堆盐便是三日之所产,虽不曾过称,可估摸着少说也有三百石以上了。”

    这才刚走进盐场的大门,入眼便见一座不算小的盐山就堆放在盐田旁,尽管在公孙明看来并不算多,可公孙范却是自豪到了极点。

    “三日?这不可能罢?”

    公孙明前世那会儿就曾陪上级去过多回盐场,早就习惯了盐场的产量规模,对那么点盐自是不怎么在意,可紧跟在公孙明身后的郑诚却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有甚不可能的,嘿,大惊小怪,这才是试产而已,往后的产量比这少说要翻上一倍。”

    一听有人质疑自己的成果,公孙范登时便不乐意了,毫不客气地便出言呵斥了一嗓子。

    “大人息怒,是某失言了。”

    哪怕都已是亲眼目睹了盐山的存在,可郑诚显然还是不太相信,只以为公孙明与公孙范是在联手欺骗他,口中尽自致歉着,可眼神却是在闪烁个不休。

    “叔父不妨让盐工们操作一番,也好让郑族长开开眼。”

    尽管郑诚的质疑之色藏得很深,可又哪能瞒得过公孙明的法眼,为了令其心服口服,公孙明倒是不介意让其好生体验一下新式制盐法的惊人之处。

    “哈,好说,来啊,派二十人进盐田,这就再收一波好了。”

    虽说搞不明白公孙明将郑诚带到盐场的目的之所在,然则公孙范也懒得去问,笑呵呵地便下了道命令,旋即便见二十名身穿连体皮衣皮裤的盐工手持着竹制锄头便行进了盐田中,成排地扒拉了一番,很快,又是一小堆盐在岸边堆积了起来,只片刻功夫而已,那一小堆盐赫然已有着近半石的量,而后续的盐还在不断地往上堆着,那等神奇之速度,当即便令郑诚看得个头晕目眩不已。

    “郑族长可都看清楚了?”

    见得郑诚被震慑得不清,公孙明不由地便笑了起来。

    “主公英明,我郑氏一族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亲眼目睹了盐场产盐的轻易,郑诚自是不再有所怀疑,再联想到公孙明的用兵如神,郑诚已可确信公孙明的崛起必是无可阻挡之事了的,一念及此,郑诚当即便起了就此归附之心思,也自不曾有丝毫的迟疑,紧着便一头跪伏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