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云从龙风从虎(一)
    “……话说公孙明三战袁本初,一举定幽州,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自黄巾造乱以来,天下处处皆乱,唯有益州、荆州却是大体安宁,民间也堪称富庶,有闲情逸致者自是不少,这不,小酒馆里聚集着听说书者当真不在少数,竟是将偌大的厅堂全都挤得个水泄不通,个个听得如痴似醉,却不料在要紧关头,只听云板一响,说书人照例来了个下回分解,当真调足了众人的胃口,一时间竟是哄堂大乱,奈何说书人执意不肯再说,众人也自无奈,只得纷纷散了去。

    “元直总说要择明主而从之,且看那公孙明如何哉?”

    说书人一走,酒馆里听稀奇的众人立马便散去了大半,可二层雅间里的客人却是大多还在,个中丙字号厢房里,就有四名文士正自笑谈无忌着,只见个中一名三绺长须飘飘的中年文士手端着酒樽,冲着斜对面一名青年文士亮了亮,语带调侃地打趣了一句,这人姓崔,名均,字州平

    “不好说,坊间传言终归夸大居多,然,闻其事迹,倒是有些英气,若是有缘,或许能与其际会一场,到那时,就不知是辅其还是攻其了,呵,笑谈而已,做不得数,来,诸君,满饮!”

    坐在崔州平对面的青年文士身材健硕,面相堂堂,此人正是徐庶,本名徐福,颍川人,字元直,出身寒门,豪侠仗义,曾因为友报仇而杀人获罪,后得救,遂避居荆州,改名徐庶。

    “哈哈……好你个徐元直,投身何处尚不可知,这就要与那公孙明较一高下了,依某看啊……”

    徐庶这等豪言一出,崔州平忍不住便放声大笑了起来,正欲好生拿捏徐庶一把,冷不丁却听厢房的门竟是突然响了起来,话说到了半截便即就此打住了。

    崔州平离门最近,见得门外之人明显无疑自行推门进来,也就起了身,伸手将两扇拉门推将开来,立马便见门外站着名陌生文士,后头还跟着数名捧着木盒的随从,明显非富即贵,不由地便是一愣。

    “这位兄台请了,敢问徐庶、徐元直可在么?”

    门口之人明显就是个温文尔雅之辈,未开口便即先行了个大礼,言语间更是明显透着恭谨与客气。

    “兄台客气了,稍候,元直,找你的。”

    这一听来人要找的是徐元直,崔州平也自没多想,客气地回了个礼之后,便即冲内里唤了一声。

    “某便是徐庶,不知先生是……”

    徐庶友朋众多,听闻有人寻自己,也自不以为意,起身便走到了门口处,可一看来人陌生得很,自不免便是一愣。

    “好叫徐先生得知,某,薛逸,现为渤海郡从事,奉我家主公之命出使荆州,特来寻徐先生,有信一封,还请徐先生过目。”

    来人正是奉公孙明之命前来荆州拉人的薛逸,为找到徐庶,薛逸这几日可是没少大把撒钱,而今总算是见到了正主,薛逸的脸上当即便浮起了层兴奋之色。

    这一听来人是公孙明所派,不止是徐庶,包厢中其余三人的脸色也都不免有些古怪了起来,没旁的,先前可是刚说到公孙明呢,这会儿公孙明的使者居然就冒了出来,实在是太巧了些。

    “有劳先生了。”

    徐庶自问不曾与公孙明有交际,自是搞不懂公孙明怎么会派人给自己送信,只是人来都来了,他也自不好失了礼数,这便客气地谢了一声,伸手接过了信函,用小刀刮开了信封上的火漆,从内里取出了张纸来,一看之下,先是一愣,而后竟是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元直,你这是……”

    这一见徐庶笑得如此之畅快,崔州平的好奇心不由地便大起了,紧着便从旁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徐某没事,薛从事,不知你家主公还有甚交待么?”

    徐庶并未急着解释,仅仅只是冲着崔州平摆了下手,而后正容冲着薛逸便是一拱手,客气地问讯了一句道。

    “我家主公说了,徐先生看了信之后自会有所决断,着薛某勿问,此处有三盒子,乃我家主公交待要留给徐先生的,还请徐先生查收。”

    薛逸其实也很是好奇那信里到底都写了些甚,然则徐庶既是不说,他也不会去刨根问底,只是在恭谨地解释了几句之后,便即着几名随从将三只大盒子留下,而后又是一躬身,竟是就此告辞而去了。

    “今日邪啊,说不得人,这才说到公孙明呢,使者就冒了出来,当真邪乎得紧了些,可也是好事,如今啊,元直可就可以确定将来是辅其还是攻其了。”

    崔州平与徐庶素来交好,彼此间自是没啥顾忌,这不,薛逸方才刚走,崔州平便已是笑呵呵地出言打趣了徐庶一把。

    徐庶并未理睬崔州平的调侃,俯身便将三只盒子逐一打开,却见第一只盒子里是件与薛逸之随从所穿之服饰浑然如一的袍服,第二只盒子却是空空如也,第三只盒子最小,可内里却是满满当当地装着十数锭金元宝,少说也值百贯之数。

    “好个心细如发之人,吾意已决,辅其!”

    看完了三只盒子之后,徐庶的脸上当即便露出了了然的神色,一握拳,竟是就此便下定了决心。

    “元直,你……”

    徐庶此言一出,崔州平不由地便是一愣,自不免以为徐庶的决定太过草率了些,张口便要劝谏上一番。

    “州平兄且先看了这封信再说。”

    徐庶并未多言解释,而是将手中的信纸递给了崔州平。

    “某有百万兵,君可敢练否?呵,好个公孙明,其志大矣!”

    信纸上就只有一行字,崔州平呢喃地便念了出来,眉头一皱之下,很快便是一扬,显然已明了了公孙明后头那三只盒子的潜台词之所在——欲往,则请换上随从之服饰,以掩人耳目,不去,则请以百贯之财安居乐业,以免刀兵之祸,虽无相强之意,却明显透出了一股强烈的必得天下之雄心壮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