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初战乌恒(五)
    “大将军饶命,大将军饶命啊,某愿活,愿活啊……”

    能活着,谁又想死了,更别说黑耶明对刚成立的乌恒国根本没啥忠心可言,哪肯就这么英勇就义了去,这一被众亲卫们架将起来,当即便慌了神,哪还顾得上甚面子不面子的,一边狂乱地挣扎着,一边扯着嗓子便狂吼了起来。

    “想活也简单,本将给尔两条路选,一是为军中奴仆,操最贱之业,至于其二么,那便是在某帐下听用,待得有功,封万户侯也算不得难事,何去何从,尔且自择好了。”

    公孙明本来就只是吓一吓黑耶明罢了,此际一见其已然慌了神,倒也没再为难其,一摆手,止住了手下亲卫们的行动,双目炯然地盯着黑耶明看了好一阵,而后方才声线淡漠地给出了两条路。

    “黑耶明愿为大将军效力。”

    这根本没啥好选的,既是想活,又有谁不想活得滋润,黑耶明本来就没打算为乌恒国尽忠,这会儿能混上个官身,他又岂会不乐意。

    “那就好,本将准尔收拢旧部,待得战后,准所有愿入我幽州军中者将家眷接到蓟县,按丁口给足粮田及安家费,为某征战者,凡伤、亡,皆有抚恤,一体按我幽州军将士之例办理,不愿者么,也简单,拖出去砍了便是,某不养闲人,给尔一夜之时间,尔可能办得到否?”

    乌恒军虽远谈不上精锐,却人人都是弓骑兵的好材料,对此,公孙明早就垂涎三尺了的,自是一个都不想放过。

    “末将遵命!”

    能得活命,还有官可当,黑耶明又哪会有甚异议,紧着便轰然应诺不迭。

    “主公,您是想……”

    见得公孙明如此厚待乌恒军战俘,高览、吕旷等愿冀州军将领显然都有些不以为然,只不过碍着公孙明的脸面,却是都不敢有甚异议罢了,倒是赵云想得深了些,紧着便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子龙兄心知便好,此处非议事场所,回城后再说也罢。”

    此际人多嘴杂,公孙明自是不打算细说军务之事,一摆手,笑着便打住了话头……

    “报,禀大单于,黑耶明万夫长率七千五百余骑来归,已出了山口,距我大营不到三里了。”

    李家集大营中,大败而归的蹋顿显然不甘心就此退回柳城,在收拢了溃兵之后,便即屯兵于此,打算派出了联络使者,邀请同样被袁绍矫诏封为单于的峭王、汗鲁王两部乌恒军一道前来聚义,正自在对使者们作最后的交待之际,却见一名游哨匆匆闯进了大营,满脸喜色地禀报了一句道。

    “哦?好,快,大开营门,本单于要亲自去迎。”

    昨日一败下来,兵员折损虽不算特别多,到今早统计,也就只折损了万余众而已,可大将兀骨突与黑耶明的战损却令蹋顿心疼得不行,没旁的,草原上部族多,兵源其实并不算太缺,可能统军打仗的大将却着实不多,蹋顿手下能用的将才也就寥寥十数人而已,实在经不起折损的,而今一听黑耶明归来,还带回了七千五百余骑,蹋顿心中的欢喜自是不消说之事,竟是不顾单于之尊,这就准备亲自去迎接黑耶明了。

    “呜,呜呜,呜呜……”

    蹋顿的命令一下,中军处的号角声顿时便暴然而响了起来,很快,营门大开间,蹋顿已领着一干嫡系心腹大将徒步行出了大营,列队准备迎接黑耶明的回归。

    “大单于,情况好像有些不太对啊。”

    黑耶明所部皆骑乘,尽管不是全速冲刺,速度也自不慢,就在蹋顿率众出营之际,黑耶明所部已来到了距营门一里开外处,整体队形一如往昔般松散,从表面上,自是看不出有甚异常之处,蹋顿也自不疑有它,正想着再往前走上几步,以示对黑耶明回来之敬意,却不料郑铭突然从后头抢了上来,面色凝重地提点了一句道。

    “嗯?”

    听得郑铭这么一说,蹋顿这才惊觉情况确实有些不对——杀气,黑耶明所部那看似松散的队形里隐隐然透着股杀气,这根本不像是大败而归的残军,倒像是前来厮杀的袭营部队,只是那一骑当先者明显正是黑耶明本人,其身后的那些将士也大半是蹋顿脸熟之人,按理来说,不应该会是倒戈之辈,一念及此,蹋顿自不免便犯起了踌躇,虽不曾再往前走,可也没下令退回营中。

    “大单于快退,是公孙小儿杀来了!”

    就在蹋顿犹豫不决之际,郑铭眼尖,突然间发现一名跟在黑耶明身后的年轻亲卫很是面熟,再定睛一看,这才猛然想起那张脸之来历,居然便是他郑铭的死仇公孙明,心一慌,也自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一把拽住蹋顿的胳膊,一边嘶吼着,一边掉头便要往营内逃。

    “全军都有了,戴上白绢,突击,杀啊!”

    郑铭的反应倒是很快,只可惜到底还是迟了,就在其刚抓住蹋顿胳膊之际,公孙明已然下达了攻击之令,旋即便见正自策马而行的七千五百余骑兵几乎同时取出了个白绢制成的袖章,往胳膊上一套,而后齐齐打马便狂冲了起来。

    乱,大乱,蹋顿因着有郑铭的拖拽,倒是及时蹿回了大营之中,可那些跟随其出营的将士们却是来不及作出反应了,面对着狂飙而来的大批骑军,全都乱了分寸,有的想转身向营内逃,有的则是绕营而走,整个现场彻底陷入了一片大乱之中,哪能经得起公孙明所部的强突,至于营中的数万将士么,此时基本上都在休整之中,集结都来不及,就更别提组织抵抗了,瞬间便崩了盘,哪怕兵力再多,也只不过是群待宰的羔羊而已,更令乌恒军将士崩溃的是公孙明所部才刚杀进营中不多久,赵云便已率大批幽州军将士高速急冲而至,这一仗根本没丝毫悬念可言,这已然不是两军对垒,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单方面之血腥屠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