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初战乌恒(四)
    骑军的优势体现在强大的冲击力以及高度灵活的机动性上,若是没了这两条,骑军的集团优势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从此意义来说,已然被压缩了空间的乌恒骑军此时不过只是堆肉靶子而已,哪堪三路幽州军的分进合击,只一瞬间,便被冲成了互不相连的数段,败势一显便已是无可挽救。

    “分散突围,杀出去,撤!”

    眼瞅着事已不可为,黑耶明本就心慌不已,此际又哪敢再战,高呼一声,领着手下亲卫拼命便往人少的地方狂冲,试图赶紧逃出生天。

    乌恒,又称乌丸,自汉武帝驱逐匈奴后便即归附了大汉,有大小部落数百,分布于上谷、渔阳、右北平、辽东、辽西五郡边塞,亦耕亦牧,人口最多时曾达近三百万之众,却从未形成统一的民族联盟,直到去岁袁绍为攻伐公孙瓒,矫诏赐蹋顿为乌恒大单于之后,乌恒国方才算是正是成立,可也就只是控制了辽西以及辽东部分族人罢了,国虽立,军伍也自暴增不少,却依旧不脱游牧民族之习性,那便是每逢大战,胜则一拥而上,败则各自逃命,所谓的组织纪律性,对于乌恒军来说,根本不存在,正因为此,身为统军大将的黑耶明根本就不曾试图去收拢部属,见势不妙,自己就先逃为上了。

    “蟊贼,哪里逃,留下头来!”

    黑耶明倒是逃得飞快,只可惜高览早就盯上了他,没旁的,自打归附了公孙明以来,高览还不曾立下过啥大功,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个纵横沙场之良机,他又岂能不豁出去狠杀一把的,早在率部冲进乌恒乱军中之际,高览的注意力便始终放在了黑耶明的身上,此际见其要逃,又岂肯善罢甘休,跃马横枪地杀穿了乱军,势若奔雷般地便从斜刺里向黑耶明急冲了过去。

    “杀!”

    黑耶明先前一直在中军处,尽管见及得快,及时起了速,奈何周边都是己方乱兵,他尽自心急,也没法快将起来,自然是比不得高览可以放开手脚大杀之爽利,纵使先起步,也愣是未能逃出多远,便已被高览从斜刺里截住了,眼见难以逃脱,黑耶明不得不拼命了,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奋力抢先攻出了一枪,试图打高览一个措手不及。

    “啊哈!”

    黑耶明这一枪攻得极其凶猛,速度力量也都属上佳,用来对付寻常武将倒是足够了,可惜他遇到的是高览这等绝世勇将,那看似霸烈的一枪,于高览眼中却是寻常至极,根本不堪一击,只听高览一声大吼之下,双臂一挥,一枪便已命中黑耶明枪招里的破绽之所在,但听“铛”地一声脆响过后,黑耶明只觉得双手虎口一疼,手中的长枪便已被震得飞上半空。

    “哎呀!”

    枪一脱手,黑耶明便知大事不妙,顾不得那么许多,脚下猛地一踢马腹,这就打算仗着过人的马术赶紧从高览身旁逃将开去。

    “给老子过来罢!”

    黑耶明的反应倒是很敏捷,马术也自很是不凡,可惜的是高览早就防着他这么一手了,一格飞了黑耶明的长枪,高览便即枪交左手,身形一长,空着的右手只一抄,便已一把拽住了黑耶明的束腰,再一甩,倒霉的黑耶明已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只一下,便令黑耶明疼得忍不住惨嚎了起来,然则没等他起身,紧跟在高览身后的十数名幽州军骑兵已然高速冲上了前去,一把把长枪毫不客气地便逼住了黑耶明的身体。

    被围的乌恒军残部本来就没啥斗志可言,加之对刚成立不久的所谓乌恒国也真谈不上有多少的忠心,见得黑耶明被俘,当即便全都慌了手脚,很快,见无法突围而出的大批乌恒军将士纷纷下了马,跪地求饶不已,而幽州军在公孙明的勒令下,也自不曾大开杀戒,一战下来,阵斩乌恒将士只三千不到,可生擒的战俘却是多达近七千,缴获战马八千余,而自身的伤亡尚不到六百之数,胜得可谓是轻松至极……

    “带上来!”

    好不容易立下了回大功,个性向来较为张扬的高览自是忍不住要炫耀上一回,紧着便将黑耶明押解到了公孙明的面前。

    “子奂果虎贲之将也,干得漂亮,记一大功,赏帛百匹。”

    尽管不知黑耶明的身份,可先前冲阵之际,公孙明却是远远瞧见了此人屹立在帅旗下,明显便是乌恒军中之重将,这会儿见得高览将此人抓了来,心中顿时为之一喜,于论功之际,自然也就不吝重赏上一把。

    “谢主公!”

    对于大功以及赏赐啥的,高览其实并不甚看重,他要的便是扬威,而今一听公孙明如此嘉许自己,高览心花怒放之余,笑得嘴都险些裂到了眉眼处。

    “尔之姓名?官阶?”

    在看到了黑耶明被押上来的第一眼,公孙明心中便已有了个大破乌恒军的初步想法,但却并未急着说破,而是策马上前一步,冷眼望着惶恐不安的黑耶明,寒着声地便喝问了一嗓子。

    “某,黑、黑耶明,乌恒万夫长。”

    乌恒诸部从东汉时起便已内附大汉,与汉民交往颇多,大多数部落民都略通汉语,黑耶明也自不例外,语调虽是怪异了些,却也尚算是能听得分明。

    “黑耶明,本将问尔,想死还是想活,嗯?”

    听得黑耶明如此配合地报出了名讳官阶,公孙明心下里自是更有底了,然则脸色不单不曾稍缓,反倒是更肃杀了几分。

    “啊……”

    黑耶明本都已是自忖必死无疑了的,这一听公孙明似乎有给其一条生路的选择,不由地便傻愣在了当场,此无他,在公孙瓒主持幽州军务以来,对乌恒、屠各等各游牧民族向来铁血无比,但凡抓到的战俘从来都是一砍了之,向来没有轻纵之可能的。

    “这么说来尔是要一意求死了?那好,本将军成全你,来啊,将此獠拖下去,砍了!”

    公孙明等了片刻,见黑耶明兀自在那儿发着愣,心中虽是暗笑不已,可脸上却是陡然浮起了层怒意,声线冷厉地便断喝了一嗓子,自有数名随侍之亲卫轰然应诺而上,架起黑耶明便要往外拖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