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初战乌恒(三)
    “呀……”

    兀骨突能被蹋顿委为前军统领,自然不是等闲之辈,武力值虽不到九十这么个绝世武将的水准,可少说也是八十五朝上的水平,尽管不如公孙明,却也差得不算太远,若是平手而战的话,没个数十回合的较量,怕是分不出个高下来,只可惜兀骨突一开始太过小瞧了公孙明,大意之下,先手已失,面对着高速刺来的枪尖,再想变招格挡已是来不及了,值此危机关头,兀骨突不得不行险了,只听其一声怪叫之下,腰腹猛然一挺,耍了手铁板桥,于此同时,脚下拼尽全力地一踢马腹,试图变向躲过杀身之祸。

    “哈!”

    兀骨突的反应倒是敏捷,只可惜早在公孙明的预料之中,就在兀骨突身形向后猛倒之际,但听公孙明一个开声吐气,双臂猛然一振,笔直刺出的枪势一颤之下,枪头部分猛然便是一个下沉,急速地点向了兀骨突的因用力而微微隆起的小腹。

    “噗嗤!”

    公孙明这一记变招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些,兀骨突尽管已瞧清了来势,奈何身形已老,根本就无法作出进一步的应变,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锋利的枪尖点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只听一声闷响过后,兀骨突的腹部软甲便已被刺穿,不仅如此,枪尖更是扎进了腹部足有一寸半之多。

    “啊……”

    剧痛袭来之下,饶是兀骨突自命豪勇过人,也自忍不住惨嚎了起来,双脚一软之下,再也夹不住马腹了,整个人翻滚着便跌下了马背,没等他稳住身形,便已被汹涌而来的幽州骑兵们生生踏成了一滩烂肉。

    “主公神威,杀,杀,杀……”

    这一见公孙明只一个照面便斩杀了一名敌军大将,众幽州骑兵们顿时全都兴奋了起来,齐齐高呼着便冲进了士气委靡不振的兀骨突所部骑兵阵中,只一个对冲,便已将兀骨突的亲卫队杀得个七零八落,再也没了一战之力。

    “跟我来,一起喊:活捉蹋顿!”

    胜势虽已凸显,然则己方到底兵少,断然不能给乌恒军留下重整旗鼓之机会,对此,公孙明显然是心知肚明得很,这一冲散了乌恒前军之后,他并未去理会那些有若无头苍蝇般四下连蹿的溃兵们,一路高呼着便往溃逃中的乌恒中军处冲杀了过去。

    “活捉蹋顿,活捉蹋顿……”

    公孙明这么一声令下,紧随其后的万余幽州军将士立马齐齐呼喝了起来,声如雷震间,杀气直冲九霄云外,当即便令本就乱得不可开交的乌恒骑军更慌了几分,饶是蹋顿坐拥数万大军,竟是不敢回头一战,拼命地向东面逃。

    蹋顿所部中军其实完全没必要逃得如此之仓皇,此无他,幽州三路大军分进合击之下,看似汹汹,可其实骑军的总兵力也不过就只有四千骑而已,加之三路大军距离蹋顿的中军主力都远,根本无法追上都是骑兵的乌恒军,再说了,就算是追上了,凭幽州军这么点骑兵,根本奈何不了乌恒军主力,遗憾的是蹋顿本人都已被吓破了胆,手下将士们也自没丝毫的战斗意志,都只顾着疯狂逃窜不已,竟是没注意到幽州军其实已然放弃了追赶,转而对落在最后的原包围西城的那两万余乌恒军展开了围剿之战。

    “跟我来,突出去,杀啊!”

    乌恒军的西面部队收到撤退命令本来就迟,加之位置不好,要想逃,还须得绕城而走,自不免因此耽搁了一段时间,待得西面部队冲到了东城之际,乌恒军的主力部队以及南面部队早已逃了个精光,而此时,公孙明所部已然掉头回转,挡住了乌恒军西面部队的去路,与此同时,从南北山林中冲出的赵、高二部离着战场所在其实和还有一段距离,值此时分,要想顺利逃生,显然只有击穿公孙明所部这么条路可走了,到了这么个份上,乌恒军大将黑耶明也自不得不拼命了,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率两万余骑兵高速向公孙明所部冲杀了过去,试图依仗着骑军强大的冲击力杀出条血路来。

    “两节相逢勇者胜,跟我来,杀贼,杀贼,杀贼!”

    先前赶跑蹋顿军主力的胜利看似辉煌,可其实取得的战果并不甚大,个中的主要原因便在于幽州军的骑兵实在太少了些,虽奋勇冲杀,可在乌恒军一味狂逃的情况下,也实难有大的斩获,而今,能否打疼乌恒军,就看能否吃掉其后卫部队了,仗打到了这么个份上,公孙明也自发了狠,只见其一摆手中的长枪,咆哮如雷地率一千骑兵列出了三角突击阵,急速迎上了汹涌而来的大批敌骑,与此同时,赵、高二将也已开始了最后的加速,几乎同时丢下了步军不管,各率一千五百骑兵从两翼切向了黑耶明所部。

    “轰……”

    尽管赵、高二将都已是全速冲刺了,可因着距离稍远之故,率先与敌交上手的依旧还是公孙明所率的这一千骑兵,但听一声轰然巨响暴起中,相向对冲的两支骑军已然暴烈地撞在了一起,有意思的是吃亏的并不是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幽州骑军,而是看似兵强马壮的乌恒军,没旁的,公孙明所部虽是兵少,可在冲锋之际,阵型却是保持得极为的严整,整个三角突击阵有若枚钻头般很是轻易地便扎进了宽正面冲锋的乌恒军骑阵之中,再加上箭头处又有着已堪称绝世勇将的公孙明在,所过处,几如入无人之境般,一柄长枪舞动如轮之下,但凡敢冲上前来拦截的乌恒骑兵无不惨嚎着被挑落马下,竟是生生凭着一己之力,杀得乌恒军骑阵为之大乱不已。

    “突击,不降者杀无赦!”

    “跟上,给我杀!”

    ……

    乌恒骑阵先是被公孙明所部骑兵冲得大乱,再跟后续冲来的幽州军步兵一碰撞,突进的势头陡然便是一缓,而此时,赵、高二将终于率本部骑兵赶到了战场,随着赵、高二将一声令下,两支骑军便有若两把尖刀般扎进了乌恒军的两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