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初战乌恒(一)
    随着俊靡的快速沦落以及郑啸的认罪供述,天下为之震动,幽、渤二地原本渐起的暗潮瞬间便烟消云散了开去,其余串联抗命的八县很快便都上了本章,旗帜鲜明地表态支持减租减赋,至于各地世家也都先后降低了各自土地庄园的租金,两地百姓为之欢欣鼓舞,一时间公孙明的爱民之美誉为之鹊起,当然了,说公孙明沽名钓誉者也不在少数,更有不少人正等着看公孙明的笑话,此无他,郑啸一向与乌恒单于之一的蹋顿关系暧昧,双方间更是有着不少的商贸往来,如今郑啸被拿下,本就与公孙家有着血海深仇的蹋顿又怎可能善罢甘休。

    蹋顿肯定会来报复,这一点,早在出兵俊靡城之际,公孙明便已然料到了的,可也不放在心上,没旁的,只因于公孙明而论,这一仗迟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唯有将乌恒给打疼了,接下来才好施展布局之手段,当然了,战略上可以藐视对手,战术上却是须得重视对手,在拿下了俊靡城之后,公孙明立马开始着手对原右北平的两万余大军加以整编,大部调往后方,与数万被洗脑后的战俘打散混编成一支多达五万人的战略预备队,驻扎在蓟县城外,由心腹重将沈飞统带,并调赵云率一万精锐赶到俊靡城,聚兵三万五千之数,以御蹋顿之来犯。

    俊靡城本身坐落于山间谷地,三面环山,向东的一面则相对平坦,呈西北向东南倾斜的塔形地势,位于河北与辽东、辽西的交界处,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要地,自郑啸到任后,因视右北平为自留地,在俊靡城的城防建设上倒是下了不少功夫,城上守城弩、投石机等防御设施完备,倒是省了公孙明不少的麻烦,基本无须大改,便足以支撑起完善的防御工事。

    “报,禀主公,蹋顿单于已率十二万骑进抵刘家集,按脚程,明日午前便会赶到城下。”

    在抓紧改善城防工事之同时,公孙明也自没忘了撒出大批游骑去侦查乌恒军的动向,这不,就在赵云率部赶到俊靡的第二天,前出的游骑便已带回了乌恒军大举杀来之消息。

    “来得好快么,传令下去,紧闭四城,没有本将之手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城,子龙、子奂,尔二人即刻各归本部,抓紧时间备好干粮,入夜后出城,赶往埋伏地,一待城头升起红色风筝,尔二人便即按计划率部杀出。”

    尽管有些意外蹋顿来得如此之快,然则公孙明却也并不甚在意,紧着便连下了数道命令,很快,号角声连天震响中,原本敞开着的四面城门尽皆紧闭了起来,内外隔绝之下,满城皆是山雨欲来之紧张气氛……

    “呜,呜呜,呜呜……”

    急欲找公孙明报仇的蹋顿来得比预计的还要快,六月初二,辰时末牌,东面一道低矮的山梁后头突然荡起了漫天的尘埃,很快,隆隆的马蹄声渐响中,大批的骑兵有若潮水般向俊靡城直冲而来,一见及此,城头轮值的岗哨们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赶忙便吹响了告急的号角声。

    乌恒大军的冲势虽是狂野,可待得见城头的守军已然严阵以待,倒也没敢就这么靠骑军去冲城,很快便在离城墙两百余步的距离上停了下来,除北门放空外,余下三面皆被大批的乌恒骑军给围死了,个中又数蹋顿所在的东面兵力最是雄厚,赫然有着七万之众。

    “来人,派几个大嗓门的去城前喊话。”

    列阵既毕,蹋顿也自不曾多等,挥手间便已下了道将令。

    “大单于,还是某率人去喊话好了。”

    蹋顿的话音方才刚落,就见策马立在其身后的郑铭已从后而上,朗声请命了一句道。

    “嗯,也罢,本单于派三千骑掩护尔上前好了。”

    这一听郑铭自告奋勇,蹋顿倒是乐意得很,没旁的,他手下懂汉语的虽有不少,可大多都只会些简单的日常用语而已,这等阵前喊话的能耐,自然是远不及郑铭这等饱学之人的。

    “多谢大单于成全。”

    郑铭之所以自告奋勇,倒不是他不怕死,也不是为了贪功,仅仅只是想借此机会探听一下其父之生死罢了,而今听得蹋顿准了自己之所请,自是一刻都不愿耽搁,恭谨称谢之余,匆匆便策马往城前奔了去。

    “城上的人听着,某乃郑太守之子郑铭是也,还请代为通禀公孙将军一声,某有话要与其分说。”

    郑铭素有胆略,竟是无惧城头上的剑拔弩张,就这么单人独骑地冲到了离城墙不足五十步的距离上,方才勒住了座下的战马,抬头望向了城门楼处,朗声便呼喝了起来。

    “某便是公孙明,尔这汉奸,有屁就快放!”

    公孙明就站在城门楼前,此际见得郑铭在那儿故作豪勇,心中的厌恶之情顿时便大起了,没旁的,他虽不是愤青,可对那些里通外国之汉奸走狗,却同样深恶痛绝得很,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对郑铭自然也不会有甚客气可言,一开口便给其定了罪。

    “你……”

    郑铭本来还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勇气,却不曾想公孙明一上来便是如此粗鲁之言,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不已。

    “你个甚,尔身为我大汉世家之后,又是朝廷命官之子,不思报效朝廷,反倒暗中勾连乌恒蛮子,卖国求荣,人人得而诛之,再不滚开,就休怪本将军取尔之狗命了!”

    在此战未曾分出胜负之前,公孙明根本没打算跟乌恒人谈判解决问题,自然也就懒得去听郑铭的屁话,也不等其再有甚言语,只一挥手,便即有数十名弓箭手从城碟后头探出了身子,一张张已然拉得浑圆的弓毫不客气地便瞄向了郑铭。

    “城上的人听着,蹋顿大单于所部十二万大军已至,非是尔等所能抗衡的,若不早降,城破之时,必玉石俱焚,言尽于此,尔等看着办好了。”

    郑铭往昔所谓的豪勇在生死威胁之下,显然经不起考验,匆匆地丢下句狠话,便即灰溜溜地蹿回本阵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