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杀鸡儆猴(二)
    “动手!”

    就在轮值屯长张口欲呼之际,原本满脸堆笑的那名中年客商却是突然变了脸,只听其一声大吼之下,一个箭步便蹿到了轮值屯长的身前,手一抖,一把匕首赫然已从宽大的衣袖里滑落在了手中,只一挥,一道冷光闪过,轮值屯长的脖颈间便已被划出了道血口。

    “呃、呃……”

    骤然遇袭之下,倒霉的轮值屯长急怒地瞪圆了双眼,满脸的不甘之色,奈何他再不甘又能如何呢,大动脉连同气管都已被划断,这会儿他除了发出一阵毫无意义的咕噜声之外,却是什么也做不了,其魁梧的身子晃荡了几下之后,终于是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敌袭、敌袭……”

    没等轮值屯长的尸身倒地,商队伙计们已是暴然发动了,纷纷从大车上抽出暗藏着的兵刃,刀枪剑戟齐出,有若下山猛虎般便向被惊呆了的把门士兵杀了过去,只一个冲锋,便将把门的士兵杀得个落花流水,侥幸得生的把门士兵至此方才算是反应了过来,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便即暴响成了一片。

    “跟我来,杀城去,夺回城门!”

    城门楼中,正自百无聊赖地打着盹的轮值校尉**听得响动不对,赶忙蹿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城碟处,探头往外一看,当即便被惊得倒吸了口凉气,然则惊慌归惊慌,身为蓟县郑家子弟,**倒是没忘了守城之责,只见其一把抽出了腰间的三尺青峰剑,大吼了一声,率亲卫队以及轮值的士兵便往梯道处狂冲了过去。

    “突击,突击!”

    **的反应虽快,奈何仓促间散落在城头各处的轮值将士根本无法及时收拢,饶是其率亲卫队拼死反扑,一时半会也自难以打退那些杀进了城的商队伙计们,正自心急火燎之际,雪上加霜的事儿却是又发生了——高览已率两千先锋骑兵冲到了城门前,只见高览一摆手中的长枪,便已率部冲进了城门洞中,只一枪,便挑杀了正欲逃走的**,飞速地便将西城门牢牢地掌控在了手中,不多会,烟尘滚滚中,公孙明已亲率主力急速赶到了……

    “报,禀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公孙小儿率军杀来了,郑校尉阵亡,西城门已丢了。”

    太守府中,酒宴还在热闹地进行着,就在郑啸举樽将饮之际,却见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士兵跌跌撞撞地闯进了后花园,一头跪倒在郑啸的面前,顾不得气息不匀,惶急不已地便狂嚎了一嗓子。

    “什么?”

    郑啸根本就没想到公孙明会杀来,也自想不到公孙明会来得如此之快,乍然一听西城门已失,心登时便慌了,手中握着的酒樽砰然落了地尤不自知,双眼圆睁地傻愣在了当场。

    “大人,不好了,不好了,乱兵进城了,正在向此高速杀来了……”

    没等郑啸醒过神来,又一名报马疯狂急冲而来,只一通子狂嚷,便令呆若木鸡般的众宾客们全都慌了神,到了这等时分,自家小命要紧,谁还顾得上去理会郑啸之死活,呼啦啦地全都往园子外狂逃了去,那等仓皇样要说多狼狈便有多狼狈,哪还有甚名流之气度,有的只是丧家狗般的惶然。

    “父亲,您快走,孩儿带人前去守住府门!”

    见得宾客们全都一哄而散了去,而自家父亲还在发愣,郑啸的长子郑铭登时便急了,赶忙抢上了前去,紧着进谏了一句道。

    “呼……为父走不了了,铭儿赶紧从东门出城,去找蹋顿单于,请其尽快派兵来援。”

    郑铭这么一开口,郑啸总算是从傻愣状态里醒了过来,但却并未接受其子之提议,只见其闷闷地长出了口大气之后,咬着牙关便下了个决断。

    “父亲,那您……”

    这一听郑啸不肯逃,郑铭不由地便急了,张口便欲再劝上一番。

    “快走,我郑家能否得存,就看尔能否尽快请来援军了,快去,快去!”

    见得郑铭还在那儿拖拉不已,郑啸登时便急了,一跺脚,已是气急不已地吼了一嗓子。

    “父亲保重,孩儿去了!”

    郑啸这么一发怒,郑铭可就不敢再迁延了,只见其恭谨地行了个大礼,而后便即一旋身,大步流星地便往园子外冲了去。

    “好个杀伐果决的公孙小儿,嘿,是老夫小觑了你了!”

    自知不免之下,郑啸倒是放开了,并未去目送其长子的离开,而是悠然地又坐回了原位,弯腰将掉落在草地上的酒樽拾了起来,用宽大的衣袖擦了擦,自己动手斟满了一樽酒,端在手中,呢喃了一句之后,便即不再开口,就这么慢条斯理地饮着。

    “上,活捉郑老儿!”

    公孙明所部到得极快,郑啸一樽酒都不曾饮尽,百余名甲士便已挟持着数名太守府仆役闯进了后花园,这一确认那端坐饮酒的老者便是郑啸,为首的军侯立马便来了精神,只见其一摆手中的大刀,便即率部一拥而上,将郑啸团团围在了中央。

    “尔等休得无礼,某乃右北平太守郑啸,有事要见公孙将军,带路罢!”

    面对着众将士们的刀兵,郑啸倒是很能沉得住气,只见其一仰头,将樽中的残酒一饮而尽,而后随手将酒樽往地上一丢,昂然便起了身,豪气十足地便呼喝了一嗓子。

    “带走!”

    还别说,郑啸这等从容的气度一出,领军的军侯登时为之动容不已,倒是没给其难堪,挥手喝令之余,就这么簇拥着郑啸往外行了去……

    “报,禀主公,我部已生擒郑啸老儿,正在向此处押来!”

    长街上,公孙明率主力正自沿街急进中,却见一骑飞奔而至,匆匆赶到了中军处,一个干脆利落的滚鞍下了马背,冲着公孙明便是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不必带来了,且就关押在太守府中便好,某自去会会此獠!”

    公孙明本以为要活捉郑啸恐还须得费上不少的功夫,却不曾想那老儿居然如此快地便落了网,闻讯之下,自不免为之一愣,可很快便回过了神来,只一声令下,率亲卫队便高速冲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