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杀鸡儆猴(一)
    “禀主公,半个时辰前,王家大管事王宽前来报案,说是府中三管事王棠席卷王家大量财货潜逃,目下已不知所踪,请求主公全境通缉此人。”

    公孙明率部回到府上之际,天都已是擦黑了,这才刚坐下,连盏茶都没来得及喝,主薄王贺便已匆匆赶到,给公孙明带来了条不甚美妙的消息。

    “嘿,好麻溜的手脚么!”

    一听王贺这般言语,公孙明怒极反笑,眼神里的杀意当真浓烈得惊人至极,没旁的,他前脚刚拿下王棠犯案的证据,后脚王家就玩起了杀人灭口的把戏,这简直就是公然往他公孙明的脸上甩耳刮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主公,您这是……”

    王家乃是幽州望族,于幽州四大世家中,排在第二位,仅在卢家之下,累世经营之下,不止于蓟县,偌大的幽州各县都有着王家的产业在,于民间的影响力巨大,其族中子弟更是遍及幽州官场,无论是公孙瓒还是刘虞,在主政时,对这等豪族都持着礼让之态度,向不敢轻易得罪了去,对此,身为渤海名士,自是早就知晓了的,正因为此,这一见公孙明似乎有意要向王家挥刀,王贺登时便被吓了一大跳。

    “传令下去:着幽、渤各郡、县张贴海捕文书,全力通缉王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有敢窝藏此獠者,一律以同罪论处!”

    公孙明火大归火大,却断不会因此而失了理智的,概因他很清楚自家立足未稳之际,错非有铁证在手,否则的话,根本无法撼动王家这等在幽州盘根错节的豪门,倘若他真敢恃强硬来的话,纵使能毁了王家,也必会引得全境之世家豪门集体反弹,幽、渤之地势必就此陷入大乱之中,就算最后能平复下来,也须得费上大量的精力与代价,而这,对于亟需抢时间崛起的公孙明来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有鉴于此,哪怕很想即刻发兵去灭掉王家的坞堡,可公孙明最终还是强忍了下来,丝毫不曾提及上兰县之案情,而是照着王家的意思,下了海捕文书,当然了,心底里却是狠狠地给王家记上了一笔……

    幽州右北平郡原有十六县之地,治所位于平刚(今内蒙古宁城县甸子镇黑城村黑城古城),汉末大乱时,乌恒趁势崛起,不断袭扰右北平诸城,主导幽州军事的公孙瓒一开始是以强硬的态度不断攻杀敢于入侵的乌恒诸部族,因此与主张怀柔的刘虞发生了激烈之冲突,双方交恶之下,公孙瓒虽是无情斩杀了刘虞,却也因此令幽州的军事实力大受损失,其后又因忙着与袁绍争雄,无力再北固边疆,以致于右北平边境诸城先后沦陷,至今岁,偌大的右北平就只剩下土垠、无终、徐无、俊靡、广成、平明六县之地,治所也从平刚移到了俊靡城,郡太守郑啸就坐镇在此城中。

    郑啸,幽州豪门郑家家主郑诚之二弟,文武皆能,号称幽州四秀之一,当初公孙瓒在与刘虞对峙之际,为拉拢郑家,特将右北平郡太守之位给了郑啸,抚恤有加,却不料郑啸在右北平坐稳了位置之后,就对公孙瓒便玩起了阳奉阴违的把戏,手握近两万五千重兵,却在易县被围之际按兵不动,甚或私下与袁绍眉来眼去,本打算在公孙瓒灭亡之后便即举全郡归附袁绍的,却不曾想公孙明突然崛起,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便逼得袁绍不得不撤离幽州,郑啸在观望了一阵之后,最终还是决定暂时先归附公孙明,当然了,也就只打算名义上归顺而已,实则还是在玩割据一方的把戏。

    既已将右北平全郡看成是自家领地,郑啸自是容不得旁人胡乱插手,哪怕是名义上的顶头上司公孙明也自不能例外,正因为此,在公孙明的约法三章一出之际,郑啸便已在不同场合下表示了不满,而后,许攸派人前来一说合,郑啸第一时间便表示了响应的意愿,只不过因着担心就在蓟县的公孙明之报复,他并不敢自己跳出来开头炮,却暗中主使治下的无终、徐无、俊靡三县上条陈表示坚决反对减租减税。

    郑啸的算盘无疑打得极精,在他看来,只要他自己不出面,就算不得甚大事儿,真到了出乱子的时候,大不了将那三县的县令推出去当替罪羊也就是了,左右这时节等着当官的人多得是,从郑家随便挑出几个乖巧些的子弟,便能补上县令的缺,正是出自此等想法,郑啸压根儿就没将九县联手反弹一事看得有多重,这不,天才申时四刻而已,郑啸便已在太守府内与城中名流们欢饮上了,杯来盏往间,歌舞升平,好不热闹。

    “止步!”

    就在太守府里宾朋尽欢颜之际,一支百余人的小规模商队赶着马车迤逦地来到了城门前,当即便有一名轮值屯长领着数名兵丁迎上了前去,扬手暴喝了一嗓子。

    “这位军爷请了,小的林毅,渤海乐城人,带了些小事物来此营生,还请军爷行个方便。”

    小商队的领头者是个三十出头的中年汉子,这一见自家商队被拦,赶忙便抢上了前去,满脸堆笑地拱手为礼了一番。

    “关文?”

    俊靡城如今已属边关,乃是中原与草原诸部贸易的重要口岸之一,纵使是战乱时分,来此与乌恒交易牛羊马匹的客商也自不在少数,把关的士兵们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的,也自不会有甚客气可言,只见那名轮值屯长根本没啥废话,一伸手便吭哧了一声。

    “在,在呢,军爷,您看啊,小人的关文在此,还请军爷高抬贵手,小人感激不尽。”

    中年客商显然是早有准备的,一边恭谦地应和着,一边从怀中取出了封文书,底下压着个装满了钱币的小布囊,满脸堆笑地便往前凑了去。

    “嗯?”

    把关虽是辛苦,可油水却是很足,那名屯长显然是早就收惯了贿赂的,只瞄了眼那压在文书下头的小布囊,眉眼间立马便荡漾出了层笑意,刚想着伸手去接,远处的山弯处突然扬起了一大股的烟尘,赫然是一彪骑军正自狂冲而来,轮值屯长的瞳孔立马便为之一缩,刚想着下令戒备之际,异变却是突然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