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快刀斩乱麻(四)
    “回主公的话,燕什长一行人是城门即将落锁之际进的城,天擦黑时到的县衙,因已过了天时,无法再去城外驿站歇息,故而属下便安排燕什长等人住在了县衙内,不止是属下,县衙中不少衙役也可作证,燕什长等人到县衙之际,并不曾身带酒气。”

    程郜尽管没搞懂公孙明为何要其确认燕武等人是否身带酒气,但却并未多问,毫不犹豫地便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王三,程县令之言,尔可都听清楚了?”

    尽管瞧见了程郜眼中的疑惑,然则公孙明却并未为其解惑,转而将视线投到了局促不安的王三身上。

    “听、听清楚了。”

    王三显然也被公孙明这么一连串的问案给绕晕了头,此际听得公孙明发问,连想都不曾去想,紧张万分地便应了一声。

    “听清楚了便好,那本将军问尔,尔先前所言的燕武等人酒后撒野又该从何说起,嗯?”

    王三话音方才刚落,公孙明却是突然变了脸,双目如电般地便凌厉了起来,声线里更满满皆是掩饰不住的杀意。

    “小人、小人……”

    被公孙明身上那陡然而起的强大气势一压迫,王三当即便支撑不住了,瞠目结舌地说不出句完整的话来。

    “大将军明鉴,此必是程县令官官相护,小人……”

    这一见王三彻底乱了阵脚,朱大贵登时便急红了眼,不管不顾地便又从旁出言打岔了一把。

    “放肆,尔这狗贼,竟敢一再藐视公堂,大胆,来啊,将此獠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没等朱大贵将话说完,公孙明已是拿起了惊堂木,重重一拍,声如雷震地便咆哮了一嗓子,自有数名随侍在侧的亲卫轰然应了诺,一拥而上,也不管朱大贵如何挣扎喊冤,架将下去,当众扒下裤子,用大板子便狠抽了起来,刹那间,朱大贵那杀猪般的惨嚎声便即狂响了起来。

    “王三,尔好大的胆子,串通朱大贵等人报假案已是罪无可恕,暗中怂恿民众围攻县衙更是死罪一条,再不从实招来,休怪本将军手下无情了!”

    公孙明根本没理睬朱大贵的喊冤,双眼如刀般地便望向了面色煞白不已的王三,毫不客气地便将两条大罪扣在了其之头上。

    “小人冤枉啊,小人冤枉啊……”

    听着朱大贵的惨嚎声,王三本就已被吓坏了的,再一听公孙明给出的罪名是如此之重,当即便被吓得连连磕头不止。

    “冤枉?本将军向来不冤枉好人,也断不会轻纵了恶人,说,尔是如何与朱大贵狼狈为奸的!”

    公孙明根本不给王三留下丝毫喘息的余地,再度一拍惊堂木,厉声便断喝了一嗓子。

    “我说,我说,小人鬼迷心窍啊,昨日燕军爷一行人来小人店中打尖,嫌弃小人的菜肴不好,小人不忿,便与燕军爷等人拌了几句嘴,彼此推搡是有的,小人的婆娘也确实被燕军爷等人打了几下,疼哭了,小人本已是自认倒霉了的,却不曾想朱大贵与赵小高还有刘三柱一道跑了来,言称有桩富贵要送小人,说是只要小人去县衙状告燕军爷,便可得钱两贯,小人一时糊涂,就应承了下来,然则小人实在不知朱大贵他们竟然鼓动了如此多人参与其事,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王三本来就不是啥硬骨头的主儿,这都已被公孙明给看破了行藏,又哪敢再有甚隐瞒的,惊慌失措地便道出了实情。

    “刘三柱,尔可有甚要说的么,嗯?”

    王三这么一坦白,真相其实已经大白了的,然则公孙明却并不打算就此收手,概因他根本不相信区区几个小地痞便有胆子犯下这等天大的案子。

    “大将军饶命啊,小人该死,小人糊涂啊,小人只是贪图朱大贵给的五百钱,这才答应跟其作上一场的,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刘三柱虽是参与了其事,可显然就是个打下手的货色而已,根本不知内情,见得朱大贵被打板子,而赵小高被捆得跟粽子似的,显然下场也是不妙至极,心早就虚得不行了,这会儿一见公孙明的怒火明显有着冲他而来之趋势,哪敢再保持沉默,忙不迭地便将朱大贵给卖了个干净彻底。

    “来人,将这几个狗贼带去画押,将赵小高带过来!”

    案情虽已是大白,可若是不弄清楚背后究竟是谁在搞鬼,此事断不能算完,公孙明可不想自家背后始终有只黑手在作乱。

    “小人冤枉,小人冤枉啊……”

    公孙明的命令一下,自有边上随侍的亲卫紧着应诺而去,很快便将赵小高提溜了来,这才刚将其口中的破布扯下,赵小高便已是声嘶力竭地狂嚷了起来。

    “大胆赵小高,尔阴谋构陷军伍中人,暗中怂恿民众围攻县衙,已是形同造反,先前更是欲鼓动不明真相之民众对本将军动手,三条大罪一并,当判抄灭三族之刑,本将军有好生之德,给尔一个自新之机会,说出同伙以及背后主使之人,本将军饶尔全家老少之性命,若再敢顽冥不化,那就休怪本将军下手无情了!”

    到了这等时分,公孙明又岂会给赵小高有甚喘息之余裕,猛拍了下惊堂木之后,便即厉声数说了赵小高三大罪状,而后方才给其留下了个保命之机会。

    “我说,我说,此事全是朱大贵主使的,还有钱不凝、苏木、谢水波、李自高、赵东波、黄皮三、黄合……等人都参与其中,昨日小人与朱大贵、刘三柱一道去林子中耍玩,回村时路过王家酒馆,正好撞见了燕军爷等人与王三争执,小人们本来只是看看热闹,却不料朱大贵突然开口说要去告燕军爷,还说只要按着行事,每人都有钱拿,许了小人五百钱,又着小人与刘三柱一道发动友朋,四乡八里喊冤去,朱大贵还说了,谁喊来的人多,谁拿的钱就多,按人头算,每喊来一人,就给一百钱,小人一时糊涂,就陪着犯了浑,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被公孙明这么一吓,赵小高可就顾不得甚哥们义气了,毫不犹豫地便将朱大贵以及参与其事的众地痞们全都供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