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约法三章(一)
    在公孙明有意退让下,与黑山军的谈判进展陡然便快了起来,仅仅只过了两天时间而已,双方便已达成了守望相助之盟约,双方约定包括易京在内的八座县城划归了公孙续所有,彼此永不征战,一方有难,各方相助,对此盟约,双方皆表示满意,旋即,双方几乎同时开始了撤军行动,公孙明留路涛率三千兵马守方城,并着孙弥率一万渤海军将士回归渤海军,自率主力三万两千余众押解着大批战俘北上蓟县。

    公孙明所部尚在途中,闻之其北上,原本尚在观望中的右北平诸县纷纷为之震动,很快便有俊靡县(今之兴隆县)、徐元县(今之遵化县)等各处之原公孙瓒旧部宣布归附公孙明,至大军将至蓟县之际,除了划归公孙续的八座城之外,原公孙瓒之地盘皆已尽复,再算上渤海郡诸城,在公孙明治下已有城四十二座,民众近百万,各地杂兵算起来,也已达八万之数,当然了,大多数都是各地守备部队,仅仅只是名义上归公孙明所辖,至于能否调得动么,怕是还得两说。

    地盘大了是好事,有旧部来归也同样是好事,然则公孙明却并未被这等表象所迷惑,没旁的,概因在他看来,不能如臂使指的政治体系全都是沙漠上的高楼,根本不堪一击,没见易京遭冀州军猛攻之际,那些所谓的旧部根本就不曾露过面么,而在公孙明与冀州军大战之时,那些所谓的旧部也同样是在一旁冷眼看着,由此可见,这等归附的忠心到底有几何实在是件不太好说之事。

    面对着这等一盘散沙之格局,要说急,公孙明其实也自挺着急的,问题是急又能如何呢,在立足未稳之下,急也是白急,道理很简单,他手下武将倒是有几个了,可文治的人才却是缺缺,纵使能一举将那些所谓的旧部都拿下,可又该从哪去找替代的人选呢,总不能他自己眉毛胡子一把抓罢,而今之计说来也简单,那便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的。

    “报,禀主公,蓟县卢、王、苏、郑四家率城中数万百姓于无定河边行公祭大典,为刘虞父子立庙奠基。”

    公孙明倒是想稳稳行了去,可旁人显然不愿给他这么个机会,这不,就在他率军进抵蓟县郊外之际,下马威不就来了。

    “一群狗贼,安敢无礼若此,主公,末将请命率部赶去弹压!”

    一听报马这般说法,公孙明倒是没急着表态,仅仅只是眉头一扬而已,可跟在一旁的沈飞却是怒了,昂然便自荐了一句道。

    “不必了,嘿,好一个下马威么,有点意思了,子奂且率部径直进城,子龙兄陪某前往公祭处一行便好。”

    弹压?那只会进一步激化矛盾,断然不可取,而置之不理么,同样也不行,那是在示弱,在根基未稳的情况下,一旦声望遭挫,再想树立起来,代价可就要大了去了,对此,公孙明可是心知肚明得很,哪怕明知此番所谓的公祭背后必然有只黑手在搅事,他也不得不行险一搏了的。

    “主公……”

    这一听公孙明打算赶去公祭现场,沈飞可就不免有些急了,张口便要进谏上一番。

    “不必多言,此固然是下马威,然,又何尝不是某收拢民心之良机,放心好了,某自有分寸,子龙兄这就随某来罢,其余人等由子奂统领,即刻进城!”

    没等沈飞将话说完,公孙明便已是一摆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决断,而后么,也没管众将士们是怎个表情,一抖马缰绳,与赵云一先一后地策马便往公祭所在处赶了去……

    公祭所在位于无定河边的一块平整的空地上,足有数十顷方圆,赫然都已站满了人,怕是不少于六万之数,看似不算多,然则这等规模于蓟县来说,已然是惊人得很了,此无他,自西汉以来,蓟县虽一直是幽州治所,然则因地处边疆之故,岁号称幽州第一大城,可城池规模其实并不甚大,全县百姓也不过就八万左右罢了,换而言之,前来参加公祭的民众已然占了全县总人口的八成左右,足可见刘家父子在民间的声望有多高。

    “……呜呼刘公,痛哉刘公,魂归来兮……”

    时值公孙明与赵云联袂赶到之际,一座土堆起来的小高台上,一名身着文士服的白发老者正自痛哭流涕地念着悼文,台下的百姓全都哭得个稀里哗啦,那等场面之壮观,饶是公孙明两世为人,也自不免有些个头皮发麻不已。

    “主公……”

    不说公孙明被这等万众哀哭之架势所震慑,胆略过人的赵云也同样变了脸色,唯恐群情激奋之下,会有小人对公孙明不利,赶忙伸手便握住了刀柄,张口便欲劝公孙明先撤为上。

    “刘公慢走,某来迟也,痛哉,惜哉……”

    人都已到了地头,哪还能撤,真要是就这么走了,那他公孙明还如何在蓟县立足,更谈不上发展壮大了的,正因为此,不等赵云将话说完,公孙明便已飞快地调整了下情绪,拿出了前世练就的纯青演技,双眼猛然一红,两行热泪便已脱眶而出,一边声线哑然地哭嚎着,一边沿着祭祀通道跌跌撞撞地往高台上奔。

    “嗡……”

    公孙明这么一半道杀出,台上的主祭登时便傻了眼,而台下的百姓们又不知公孙明是何许人,只是见其一身鲜亮的甲胄,人又年轻得不像话,自不免便乱议了起来,一时间原本肃穆的气氛顿时便被败坏了个干净。

    “站住!”

    “尔是何人,安敢乱闯!”

    “退下!”

    ……

    一派轰乱中,数名护台的汉子总算是回过了神来,这一见公孙明要往高台上冲,登时全都火了,一边呵斥着,一边便齐齐抢上了前去,试图将公孙明制服当场。

    “刘公,您走得太早了啊,刘公,某看您来了……”

    那几名护台汉子倒是都生得雄健,用来威吓普通百姓倒是够用,可要想挡住公孙明这等绝世勇将,显然差得太远了些,没等众人发力,就见公孙明一边哀哭着,一边用手随意地一扒拉,几名护台汉子便都被甩得滚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