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打铁还须自身硬(一)
    公孙明与袁绍之间的口水官司说起来就是在扯淡,注定不会有啥结果可言,这就好比是两街头流氓斗殴,打着打着,都累了,打算中场休息一下,可又都不甘心,于是抓了个路边看热闹的老大爷,要求评理,这个说对方打了他两拳,那个说对方抓了他两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其实谁都没有理,至于看热闹的老大爷么,平白担着个仲裁的头衔,其实对两造都没制裁权,一个不小心的话,闹得不好还会被两造给打了,这案子又能咋断?怎么看都只有和稀泥这么条路可走了的。

    口水官司虽不可能有结果,然则“正义”这么面大旗,却是不能不要的,正因为此,无论是袁绍还是公孙明,在互喷口水时,都是卖力得很,当然了,公孙明本人之所以如此热心,倒也不完全是为了争取所谓的正义,而是以此为借口,避开与黑山军之间的谈判,并借此机会好生规划一下幽州以及渤海郡的发展壮大,至于跟黑山军的扯皮勾当么,公孙明很是爽利地全都丢给了公孙范去打理。

    “逆子,家贼,气煞老夫了!”

    公孙范本以为与黑山军之间既已是盟友之关系,谈判起来应该是能很顺利的,然则事实证明,他想的太简单了,这不,谈判才刚开始了两天,公孙范便已被气得口歪眼斜,忍无可忍之下,竟是中断了谈判进程,气鼓鼓地找到了中军大帐中,一见到公孙明的面,便已是憋不住地怒骂了一嗓子。

    “叔父莫急,您且消消气,坐下再说,坐下再说也不为迟啊。”

    见得公孙范暴怒如此,公孙明心中不由地便是一乐,没旁的,他早就知道跟黑山军的谈判不可能会顺利,毕竟双方之间只是盟友关系罢了,并不是一家人,若不是袁绍在侧虎视眈眈,双方间怕是早打起来了,再者,目下黑山军的军事实力以及地盘都比公孙明一方要强上不少,在这等情形下,要想让黑山军将吃到肚中的肉再吐出来,难度之大不啻于上青天,这也正是公孙明避而不参与谈判的道理之所在,换而言之,公孙范其实就是在代他公孙明受罪罢了。

    “嗯……黑山贼贪婪无耻也就罢了,续儿居然也跟着胡闹,说甚家产也有他的一份,扯淡,自古以来嫡子承业乃是定制,居然敢跟老夫说甚长幼有序,狗屁,都是狗屁!”

    公孙范坐下倒是坐下了,可心中的恶气却并不见消减,闷吭了一声之后,竟是又拍着桌子大骂了起来。

    “叔父且消消气,兄长在父帅帐下效力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若说要分家产,那就分好了。”

    公孙明早就料到公孙续在有着黑山军的支持下,断然不肯放弃已然抢占到手的八县之地,原本也没打算急着收回,毕竟袁绍方才是己方目下的最大威胁,在此威胁未能解除前,实不宜跟黑山军闹生分的,该有所退让的,公孙明自不会死扣着不让步。

    “岂有此理,幽州之地盘可是兄长千辛万苦打下来的,为此不知得罪了多少豪强,砍了多少脑袋,你小子倒好,说分就分,败家,败家!”

    这一听公孙明居然打算退让,公孙范登时便怒了,双眼一瞪,竟是连同公孙明一道骂了进去。

    “叔父放心好了,分出去的家产不过是暂时放在黑山军手中罢了,不出三年,小侄便能自取之,既如此,又何必斤斤计较于一时,打铁终归须得自身硬啊,我军虽是连战连捷,然却已是强弩之末矣,且幽州百废待兴,若是始终纠缠于细枝末节,怕是不用袁绍再来攻,民众之揭竿便足可令我公孙一族亡无地也。”

    虽说被公孙范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通,然则公孙明却并未生气,温言细语地便开解了公孙范一番。

    “唉……也罢,家产是你明儿的,你愿让便让好了。”

    公孙范虽没啥大智慧,却也不是傻子,听得公孙明这般说法,也自明白己方如今确是处在屋檐下,不低头也自不成,只是心中的不甘却并未消减多少。

    “呵,某的产业又岂是那么好拿的,俗话说,必欲取之,须先予之,姑且让张燕开心些时日好了,只消我幽、渤之地能大兴,不止是让出去的八县之地,便是黑山贼目下的地盘也都是小侄的囊中之物,所差者,无外乎是三数年之时间而已,又何须急于一时哉。”

    若是换了个人在此,公孙明根本不会如此浪费唇舌去多言解释,然则公孙范的身份到底不同,又有大恩于己,公孙明对其素来尊重得很,自是不吝说得细上一些。

    “三数年?明儿可有把握么?”

    公孙范倒也不是急性子,三数年的时间,他还是等得起的,只是心中却是不怎么衬底,没旁的,其兄公孙瓒乃当世豪杰,文武双全,在幽州努力了近二十年,也没能将幽州治理得大兴,而公孙明虽在军事上有一套,可毕竟年轻,公孙范实在不敢相信公孙明在治政上也能做到当行出色的。

    “不敢言十成,**分把握还是有的。”

    有着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在胸,又有着前世混官场的履历,旁的不敢说,快速致富的路子,公孙明还是不缺的,只要有了钱,又有啥事儿不能顺遂办了去的。

    “此话当真?”

    公孙明倒是表现得自信满满,可公孙范却显然依旧不太看好公孙明的治政之能耐。

    “小侄素不虚言,叔父且先看看此图好了。”

    脸嫩就是罪啊,哪怕说破了天去,要想令人信服,也自没啥可能,一切终究还得靠实力说话,对此,公孙明自不会不清楚,也自没再多费唇舌,只见其伸手从文案的一角取来了一卷纸,小心翼翼地摊将开来,自信满满地便递到了公孙范的面前。

    “嗯?这是……”

    这一见公孙明表现得如此之自信,公孙范的好奇心顿时便大起了,紧着接过了那张纸,定睛一看,不由地傻愣在了当场,没旁的,只因公孙范根本看不懂那张纸上所画着的诸般图形到底都是些啥玩意儿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