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吃干抹净(二)
    “公孙小儿受死!”

    刘和话音刚落,立马便有一名高鼻深目的将领咆哮而出,此人正是刘和军中第一勇将咄毕玺,屠各人(匈奴人的一个分支),本是寄居幽州的一名部族头人,后受刘虞招安,投身于刘虞麾下,在刘虞战败身亡后,又转投到了刘和帐下,因感刘虞知遇之恩,对刘和一向忠心不二,加之自忖武勇过人,有心要为刘和杀出条血路,此际跃马持刀而出,奔腾如雷间,尽显悍将之本色。

    “找死!”

    自打前番在单挑对决中勇胜吕旷之后,公孙明早已无惧单挑,加之这些日子没少向赵云以及高览两位枪术大家学习,枪法已渐入佳境,尽管尚不及赵、高二人,却也能在二将手下走过数十回合,勉强已能够得上绝世勇将这么个级别,又岂会怕了咄毕玺这等无名下将,只听公孙明一声咆哮之下,也自纵马狂冲了起来。

    “斩!”

    见得公孙明脸嫩,咄毕玺有心一招见功,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只听其一声大吼,双臂一振间,已是全力斜劈出了一刀,势若奔雷般向公孙明斩了过去。

    “杀!”

    面对着咄毕玺的凶狂一刀,公孙明怡然不惧,一声咆哮之下,枪出如风,一招连环三击猛然便反攻了过去。

    “铛、铛、呼……”

    咄毕玺本以为公孙明年岁小,就算有些武艺,也自断然强不到哪去,于出手之际固然是全力以赴,然则在招数上却是明显带着轻忽的小觑,可这一见公孙明枪法竟然是如此之快与猛,后发居然能先至,心头不由地便是一跳,哪敢有丝毫的大意,赶忙一拐腕,拼尽全力地作出了调整,连着挡了公孙明两枪,可因着临时变招之故,已然来不及去挡公孙明的第三枪了。

    “哎呀!”

    面对着高速当胸袭来的第三枪,咄毕玺心惊肉跳之下,不得不紧着耍了个铁板桥,总算是险而又险地避过了被穿胸之下场,哪敢再硬战,脚下狂乱地一点马腹,便即滴溜溜地向斜刺里逃将开去。

    “休走,留下头来!”

    这一见咄毕玺拖刀而逃,公孙明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一拧马首,狂冲着便追了过去。

    “看刀!”

    咄毕玺乃是战阵老手了,只一个对冲,便已知公孙明之勇武只怕还在自己之上,心中发憷之下,这便取了巧招取胜之心思,但见其一边头也不回地策马而逃,一边在暗自估算着彼此间的距离,待得判断出公孙明已然跟自己追了个头尾相连,只听咄毕玺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猛然一甩,一记“拖刀反杀”便已猛然挥出,刀势由下而上地直取公孙明的马腹。

    “给我开!”

    有过被吕旷暗算之前例,公孙明早就学乖了的,纵使是在狂追之际,也自多留了个心眼,待得见咄毕玺逃归逃,握刀的手却是因用力过巨而泛了白,又哪会不知此獠在憋着坏,心中有备之下,哪可能真被咄毕玺得手了去,没等咄毕玺的刀势彻底扬起,就听公孙明一声大吼之下,手中的长枪突然一个下沉猛击,重重地便敲在了刀头上。

    “当啷!”

    公孙明的力量本就比咄毕玺要大,加之又是以上打下,刀枪只这么一交击,咄毕玺顿时便吃了个暴亏,只觉得双腕一麻,手中的大刀竟是被公孙明的巨力生生打落在地。

    “啊……”

    刀一脱手,咄毕玺便已知大事不妙,赶忙便要纵马逃开,反应倒是敏捷得很,只可惜公孙明早就防着他这么一手了的,只见公孙明双腕一番,竟是强行止住了被反震力道弹起的枪柄,再猛力一送,锋利的枪尖便已是毫不容情地从咄毕玺的后心刺了进去,又从其前胸透了出来,巨疼袭来之下,咄毕玺忍不住便发出了一声惨嚎。

    “扑通!”

    饶是咄毕玺哀嚎得凄厉无比,然则公孙明却根本不加理睬,双臂猛然一用力,便已将咄毕玺生生拖离了马背,再一甩,可怜咄毕玺便已是一路洒血地横飞出了数丈之遥,而后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其魁梧的身子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便即没了动静。

    “还有何人敢来送死!”

    一枪挑飞了咄毕玺之后,公孙明并未纵马回阵,而是用兀自滴血的长枪直指着刘和所部,中气十足地便断喝了一嗓子。

    “嗡……”

    咄毕玺便已是刘和所部的第一勇将了,居然只在公孙明枪下走了两个回合便被斩当场,其余将士又有谁还敢在上的,面对着公孙明的霸道凶威,刘家军阵中登时便起了一阵骚乱,不自觉地向后退者当真不在少数。

    “上,一起上,杀了他,杀了他!”

    眼瞅着情形不对,刘和可就不免急红了眼,哪还管甚武将之尊严,气急败坏地便狂嚷了起来,奈何其部下将士胆气已被夺,一时间竟是无人再敢应命而出。

    “尔等都听好了,本将军有好生之德,不愿多造杀孽,此番出击,只究首恶刘和,不罪其余,放下武器者得生,顽抗者皆死,是死是活,唯尔等自择!”

    没等刘和再次出言蛊惑其手下残军,公孙明已然喊出了只找刘和算账之言语,登时便令刘家军残部更生出了几分畏缩之心思。

    “杀!杀!杀!”

    公孙明话音刚落,近两万的渤海军将士已是纷纷扬起手中的武器,整齐划一地连吼了三声,而就在此时,北方烟尘滚滚中,赵云已然率两千骑高速冲了来,一见及此,本就已毫无斗志可言的刘家军将士顿时便更慌了几分。

    “当啷、当啷……”

    也不知是谁先带的头,兵器落地声顿时便接二连三地响成了一片,大批的刘家军步骑瞬间便丧失了抵抗之勇气。

    “公孙小儿,某跟你拼了!”

    公孙家与刘家的血仇实在是太深了些,刘和自知落到了公孙明的手中断无丝毫幸理可言,自是不甘心平白受辱,怒气勃发之下,竟是单骑冲出了本阵,咆哮如雷地向公孙明冲杀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