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吃干抹净(一)
    “主公,大喜,大喜啊!”

    中军官退下不多会,便见刘辅满脸喜色地从外头蹦跶了进来,一见到刘和的面,便即笑呵呵地连连拱手道喜不已。

    “哦?此话怎讲?”

    见得刘辅这般模样,刘和自不会不清楚大事十有**是告成了,然则在未知详情前,他倒是能撑得住架子,并未跟着乐呵,而是眉头微皱地发问了一句道。

    “好叫主公得知,某此去黑山贼军营之中……”

    刘辅急于表功,听得自家主子有问,哪有不紧着将功劳摆出来的道理,这一扯便是好一番的长篇大论,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是如何英明果敢地说服了黑山诸贼之经过,个中加油添醋之处自是不在少数。

    “哦?按你这么说来,那张燕原本是不愿与某配合,是其手下诸将大肆逼迫之所致,可是如此么?”

    刘和虽年轻,然因着其汉室宗亲的身份在,于朝廷中可是曾任过侍中的,宦海沉浮近十载,历练可谓不少,于倾听间,自动便忽略了刘辅言语间的那些夸大之辞,只一开口便问到了核心关键上。

    “确然如是,属下初到其营中之际,除张燕本人外,其余诸将闻之主公有意栽培黑山军,个个眼中皆是贪婪之目光,其后,张燕犹豫不决之际,又是其手下诸将分头来见属下,每多奉承之言,意图归附大人麾下,也好图个正经出身,对此,属下一一给出了保证,这才有了诸将齐齐请愿一事,张燕迫于无奈,也只能遂了众意,与属下交换了盟约,言明主公兵马一至,自当举全军之力合击方城!”

    这一见刘和面色略有不愉,刘辅自是不敢再胡乱画蛇添足,赶忙出言解释了一番。

    “哈哈……好,来人,擂鼓聚将!”

    刘辅这么一番解释倒是合情合理,刘和自是不再有甚疑虑,但见其兴奋奋地放声大笑了一通之后,豪气十足地一挥手,中气十足地便断喝了一嗓子,不旋踵,就听中军帐外鼓声隆隆暴响而起中,偌大的军营顿时便开了……

    “报,禀主公,刘和所部四万兵马已拔营起行,正在急行向我方城而来,按其脚程,三日之后必至。”

    方城军营的中军大帐中,公孙明正自端坐在大幅地图前,仔细地推演着下一步战事的可能之手段,冷不丁却听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中,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已是大踏步行进了大帐,几个大步便抢到了公孙明的身前,气喘吁吁地禀报了一句道。

    “来得好快么,有趣,来人,擂鼓聚将!”

    公孙明根本不怕刘和杀来,怕的只是这厮不敢来罢了,而今一听此獠如此猴急地掩杀而来,心情顿时大好,也没再去看地图,霍然而起之余,已是紧着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鼓号声大作间,原本尚算安静的军营便即就此喧嚣了起来……

    天将午,碧空万里无云,**辣的阳光直照大地,纵使一动不动地躲在阴凉处,都难免会出一身大汗,更遑论在这等天候下急行军,简直就跟在火炉里被烧烤一般,着实令人难耐已极,奈何刘和不下令休息,四万将士纵使怨气满腹,也只能是强打着精神,拖拖沓沓地向前挪动着,无论是军心还是士气,皆不免落到了谷底。

    “呜,呜呜,呜呜……”

    正所谓屋漏偏遭连绵雨,就在众将士们怨声载道之际,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突然在大道两侧不远处的林子间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两彪步骑呼喝着从林子间高速杀出,左翼赵云,右翼高览,各率两千骑兵、八千步卒,有若潮水般向措不及防的刘和所部掩杀而去。

    “撤,快撤!”

    中军处,刘和本正趾高气昂地与众亲随将领们指点江山个不休,冷不丁见道旁伏兵大起,顿时便慌了神,根本不敢留下来迎战,一拨马首,掉头便逃,他这么一逃不打紧,本就乱作了一团的刘家军当即便彻底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哪经得起两路渤海军之冲杀,很快便被拦腰断成了数截,将无战心,兵无斗志之下,这已然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血腥的屠戮,双方只一接触,刘家军便已彻底散了架,无数的兵马有若无头苍蝇般四下乱逃乱蹿着。

    逃,赶紧逃,刘和毫无思想准备之下,根本没心思去顾及手下将士们的死活,率众亲卫们一味埋头鼠窜,试图赶紧逃回到今早离开的杨家集镇,只可惜这等愿望虽美,却根本没实现之可能,就在其刚狂奔出了十里不到时,道旁的一处林子中突然又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紧接着,又是一彪军奔腾而出,拦住了刘和所部溃军的去路,为首一员年轻小将赫然正是公孙明!

    “尔等已无路可走,下马投降者生,顽抗者,杀无赦!”

    公孙明并未急着发动攻击,在当道列好了阵型之后,纵马而出,手持着长枪,一指惊慌失措地傻愣在帅旗下的刘和,中气十足地断喝了一嗓子。

    “来者何人,某乃幽州牧刘和,尔等安敢行此杀官之勾当,就不怕朝廷降罪么?”

    这一见对面军阵阵容严谨,兵力更是多达近两万之众,而自家手下溃兵不过只有六千不到之数,又都处在惊魂未定之际,刘和自忖难以强突而出,不得已,只能是硬着头皮扯起了朝廷的大旗,试图凭此吓退对手。

    “某乃前将军公孙明是也,率部前来讨贼,刘和,尔屡次犯我幽州,杀戮我幽州军民无数,已是罪无可恕,再不下马投降,休怪某战阵取尔之狗头了!”

    刘和必须死,此一条断无可更易,然则其之所部么,却是公孙明垂涎三尺的兵员补充之最佳来源,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话,公孙明自是乐得少造些杀戮,左右如今大局已定,他自是不吝跟刘和多费些唇舌的。

    “狗贼,尔竟敢以下犯上,狂悖!何人敢去取了这厮狗命,某自当重重有赏!”

    这一听对面那少年将军是公孙明,刘和的心登时便沉到了谷底,哪怕明知已是不免,却依旧不肯束手就擒,扯着嗓子便高呼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