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借力打力(一)
    张燕本是黄巾余孽,只是因着在十八路诸侯讨董会盟时跟在后头附和了一把,这才得以洗白,得授平难中郎将之位,勉强算是有了官方身份,可实际上么,各路诸侯依旧以盗匪视之,除了公孙瓒因着引其为援之故,与其交往不少之外,天下诸侯根本不屑与之有甚瓜葛,正因为此,黑山军的消息情报体系实在难言畅通,这不,曹操搞出来的册封诏书一事都已是闹得满河北风云激荡了,张燕方才如梦初醒,心急火燎之下,赶忙将孙轻、王当等军中诸将召集到了中军大帐,以商议应对之策。

    “报,禀将军,营外来了一人,自称是新任幽州牧刘和帐下从事刘辅,说是奉了其主之命前来,有要事欲与将军密谈。”

    张燕所部虽众,然因盗匪习气太浓之故,天下名士皆不屑与附,虽也延揽了几名不成气候的文人为谋士,可惜都是庸才,往昔为张燕鼓吹倒是还成,真到了事关大局的要务之时,根本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乱放厥词倒是有的,争执来去确是热闹无比,却浑然都没啥卵用,弄得张燕头大不已,正自神伤之际,却见一名轮值军侯匆匆从帐外抢了进来,冲着张燕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嗯?传!”

    这一听刘和派人前来,张燕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一皱,此无他,刘家父子与黑山军之间可是有着不少的旧怨的,张燕视之为兄长的原黑山军首领张牛角便是死在了攻打刘虞之际,其后,张燕又因与公孙瓒结盟之故,曾多次与六家父子恶战,双方间的血仇早深,根本就没啥可谈的,若是往昔,刘和胆敢派人来,张燕怕是考虑都不用考虑,直接便会下令将来人砍了,至于眼下么,黑山军局势有些不妙,张燕可就不敢任性行事了,很明显地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先听听来人有甚言语再做定夺。

    “某,幽州从事刘辅见过张将军。”

    前来禀事的军侯应诺而去后不多久,就见一名身着文士服的中年人满脸矜持之色地行进了大帐,于行礼之际,明显透着股勉强与敷衍之意味。

    “何事,说!”

    刘辅这等倨傲的样子一出,张燕的脸色立马便阴沉了下来,若不是顾虑到黑山军如今的形势不太妙,只怕张燕早下令将此獠拖下去砍了的。

    “此要事尔,事关张将军之前程,我家主公可是有过交待,只能单独说与将军知晓。”

    张燕这等恶声恶气的态度一出,刘辅顿时勃然变色,没旁的,他自恃身为州牧从事,论官位品阶,比之张燕的中郎将要高出了数级,先前不得不冲着张燕行礼,本就已很是不满了的,哪能再忍受张燕这等恶劣态度相对。

    “此处皆张某过命之兄弟,凡事无不可预闻者,尔要说便说,不说就请自便。”

    张燕能从区区一小盗贼厮混到眼下这等规模,凭的便是“义气”二字,正因为此,甭管刘辅如何说,要他张燕避开众心腹行事,那是断然不能的。

    “你……”

    刘辅本就自恃官阶远在张燕之上,又自以为是来救张燕一命的,而今居然连遭张燕如此冷落,登时便怒了,张口便欲呵斥张燕的无礼。

    “嗯?”

    没等刘辅的污言秽语出口,张燕已是阴冷地吭了一声,虽无言语,可这一声冷哼里却已满满皆是杀意了的。

    “我家主公说了,圣旨已下,着我河北各部一体讨伐将军之黑山军,如今不止是公孙明小儿磨刀霍霍,袁公也已在整军备武,将军若不早谋自保,四面皆敌,必死无葬身之地焉!”

    被张燕这么一声冷哼,刘辅这才想起面前这位主儿虽号称是平难中郎将,可其实依旧是黄巾余孽,官阶啥的,在此獠面前显然不好使,心不由地便是一慌,再不敢端着啥上官的架子了,赶忙放言威胁了张燕一把。

    “混蛋,尔这狗贼,安敢来此胡言乱语,当诛!”

    “将军,此獠无礼,当千刀万剐!”

    “狗东西,竟敢来此犬吠,是嫌爷爷们的刀不快么!”

    ……

    孙轻等人乃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粗鲁汉子,先前便已看刘辅极其不顺眼了,这会儿一听刘辅居然敢如此狂言诅咒黑山军没下场,登时便全都怒了,刹那间,谩骂声、刀剑出鞘声此起彼伏地便响成了一片。

    “嗯!”

    张燕虽也很是恼火刘辅这等口无遮拦的狂妄之言,可到底是一军主帅,怒归怒,倒也并未雷霆爆发将出来,只见其面色铁青地一压手,止住了众人的喧嚣,而后双目如电般死盯着刘辅的脸,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开口道:“刘和小儿意欲何为,嗯?”

    “我家主公说了,公孙家方才是幽州之毒瘤,实祸乱之根源也,安能窃据前将军之高位,当得尽快诛灭,为此,我家主公与袁公已然准备联手再进幽州,将军若能反戈一击,待得剿灭了公孙小儿,我家主公与袁公自当联名具本保奏将军为前将军,总掌我幽州一地之军权,在场诸公也可皆论功行赏,进位将军之阶非难事,此天大富贵也,还请将军莫要自误的好。”

    刘辅为人虽倨傲,可能被刘和派来当说客,胆略倒是不缺,面对着黑山军上下那吃人的目光之聚焦,此人依旧敢潺潺而谈,抛开其那莫名所以的傲气不说,倒也有几分硬骨头文士的豪情。

    “嘶……”

    “呼……”

    “呃……”

    ……

    刘辅开出来的价码不可谓不高,在场众人顿时便忘了先前的义愤,全都不由自主地倒吸着凉气,一个个全都目光炯然地聚焦在了张燕身上,很显然,诸将们除了公孙续在那儿坐立不安之外,余者全都心动了。

    “此事,某知道了,来人,将客人送到后营暂歇!”

    张燕显然也很是意外刘和所开出的价码之丰厚,若是真能得此,他倒是不吝跟公孙明战上一回的,然则事关重大,他又岂敢轻易而决,面对着众人的期盼之凝视,张燕并未急着下个决断,而是脸色阴晴不定地挥手断喝了一嗓子,自有数名帐前亲卫高声应诺之余,齐齐抢上了前去,半拖半架地便将刘辅强请出了中军大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