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二)
    “如此,也罢,那就依将军好了。”

    陈群此番前来,并非传旨那般简单,而是身负着考察公孙明之重任,他自然也是希望能与公孙明多多接触一番的,自是不会反对公孙明的提议,仅仅只略作矜持,便即借坡下了驴。

    “好,陈公,请。”

    公孙明先前的敷衍其实也是一种试探,此际一见陈群故作矜持,便知此人前来一准另有任务,尽管尚不知其之真实来意,可心下里却已是有了些猜测,当然了,不管心下里如何犯嘀咕,他所表现出来的只会是客气与恭谨。

    酒宴很快便摆了上来,尽管限于条件,真谈不上有甚珍稀佳肴,可各种花样的肉食还是琳琅满目地摆上了十几张几子,身为主人的公孙明热情相陪不说,还让军中的重将们也都跟着一起凑上回热闹,于席间,只一味地殷勤劝酒,客套之言多多,却绝口不问旨意之内容究竟为何。

    “公孙将军此番大喜临门,陈某不敢不为之贺啊,且就以此樽为敬。”

    酒都已过了数巡,却愣是没见公孙明有谈正事之苗头,陈群一来是架不住诸将们的轮番敬酒,二来么,也自有心引出话头,这便趁着沈飞敬酒退下的空档,赶忙端起了又被一旁的待客士兵斟满了的酒樽,冲着公孙明示意了一下。

    “哦,不知这喜是从何而来哉?”

    公孙明并非真不关心旨意之内容,只不过为了掌握主动权,不愿自行开口发问罢了,而今陈群既是自己憋不住了,公孙明自是乐得配合其一把。

    “公孙将军力挫强敌,保一方之平安,此乃殊勋也,圣上闻之,龙颜大悦,特派某为使,将以前将军之位授予将军,此莫非不是大喜么?”

    见得公孙明入了彀,陈群立马紧着便将旨意中的一条道了出来,只是其脸上虽满是笑容,可双目却是炯然地凝望着公孙明,显然是想凭此窥探公孙明之心境。

    “陛下如此厚爱,微臣感激不尽啊,只是某才疏学浅,于战阵之道也并不熟稔,之所以能有寸功,皆侥幸而已,实在当不得前将军之职啊,惭愧,惭愧。”

    前将军乃是朝廷高级将领,论位份,只在骠骑、车骑将军之下,非战功彪炳者不可出任,按理来说,以公孙明如今这等白身的状态,能得任如此高位,绝对是格外恩赏了的,然则公孙明不单不曾欣喜若狂,反倒是暗自警醒了起来,一边在心中飞快地推敲着曹操来上这么一手的用心之所在,一边么,却是假作诚惶诚恐状地自谦个不休。

    “公孙将军过谦了,您能以微弱之兵屡挫强敌,实能人所不能也,当世大才者,莫过于将军,圣上对将军可是寄予了厚望的,还望将军莫要辜负了朝廷之信重才好。”

    一听公孙明这等自谦的言语,再一看其诚惶诚恐的态度不像有假,陈群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微微一扬,紧着又出言试探了一句道。

    “陈公过誉了,某虽不才,也自不敢辜负陛下之美意,只是在下志不在军旅,前番领军作战不过是为求自保,赶鸭子上架的罢,如今幽州战事既平,也该到了某退出军旅之时,某愿为陛下牧一方,若能得幽州牧之职,于愿足矣。”

    这一见陈群再三要自己就任前将军之职,公孙明又哪会不知个中必然有诈,索性便玩了把以退为进的戏法。

    “这……不瞒将军,陛下已有旨意,着前太尉之子刘和为幽州牧,算时日,圣旨应是已在昨日送抵刘和军中了的。”

    公孙明这等言语一出,陈群的眉心不由地便是一跳,可也没辙,只能是将底牌就此掀了开来。

    陈群这等言语一出,公孙明瞬间便明了了曹操的心思之所在,敢情是来搅乱幽州局势的,此无他,刘和父子与幽州军可是有着血海深仇的,双方间兵戎相见也不是第一回了,刘和之父刘虞更是惨死在了公孙瓒的手下,而刘和几番出兵攻打幽州,也斩杀了不少幽州军的将领,彼此间早已是水火不容了的。

    “什么狗屁旨意,那刘和何德何能,安能牧幽州,此獠敢来,某等定斩不饶!”

    尽管明知曹操不安好心,然则公孙明却并未因此而发飙,而是暗中向沈飞递了个眼神,旋即便见沈飞愤然拍案而起,义愤填膺地便骂了一嗓子。

    “沈将军说得好,那刘和是啥玩意儿,不过是袁贼手下一条狗而已,我等岂能受其节制!”

    “此乃乱命也,我等不服!”

    “不错,我等自当上本陛下,讨伐刘和狗贼!”

    ……

    众将们本就对刘和有着极大的不满,而今一有了沈飞的带头,立马全都狂拍起了桌子,除了赵云之外,甚至连高览以及吕家兄弟这等新归附之将都跟着吭哧了几声,一时间满大帐里满满皆是声讨刘和之言辞。

    “尔等休得无礼,都给某坐下!”

    事端是公孙明属意挑起的,众将们所言便是其之意思所在,然则表面功夫却还是须得做上一做的,这不,就在陈群面色狂变之际,却见公孙明突然猛拍了下面前的几子,声线冷厉地便喝骂了一嗓子,强行弹压住了众将们的喧嚣,而后方才歉意满满地冲着陈群一躬身,面带苦色地致歉了一句道:“一帮武夫无状,让陈公见笑了,皆某之过也。”

    “不敢,不敢,公孙将军深得军心,陈某佩服不已,此前将军之位,非将军莫属啊。”

    陈群到底不是寻常人,尽管先前被众将们的粗野吓得不轻,可很快便回过了神来,紧着又将先前的话题拾了起来,摆出了要硬逼公孙明就范之架势。

    “呵呵,不知陛下还有甚明示么?”

    公孙明又不傻,公然抗旨不遵的蠢事,他自是不会去干的,自然也就不会急着去接陈群的话头,只见其干笑了两声,这就紧着耍了把王顾左右而言他,手法之老道浑然就一老牌政客之做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