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欢送便好(二)
    “唔……”

    军中无粮可不是小事,更别说此际前有渤海军,后有黑山贼在虎视眈眈,一旦两军真的合了流,冀州军怕是想走都难了,一念及此,袁绍心中之去意顿时便大起了,只是此番气势如虹而来,若是就这么灰溜溜而回,他又实在是难以咽下胸中的恶气,一时间心神难免便恍惚了起来,沉吟了良久也自不曾有所决断。

    “主公,窃以为此际万不可急撤,此示弱于敌也,一旦两股贼军联袂急追,我军危矣,当须得先行杀败了一路贼军,方好从容而去,今,公孙小儿既是不在营中,其部众群龙无首,只剩区区一公孙范,根本不足为虑,惜乎此獠惧而不战,我军虽强,正面攻其营,恐急切难下,战事迁延一久,势必不美,故,当以夜袭破之,应可得全胜。”

    逢纪本来就看不得沮授得势,此际一见袁绍犹豫不决,立马自以为得计地抢了出来,朗声便进谏了一通。

    “主公明鉴,某以为元图所言甚是,不破一路贼军,我军势必难以全身而退,相较于兵力雄厚之黑山贼而论,缺了公孙小儿的渤海军无疑便是只瘸腿之羊羔,若能绸缪得当,一战破之实非难事也。”

    审配与逢纪素来是一体的,而今逢纪既是有所进言,审配自是须得紧着站出来附和上一把。

    “嗯……”

    袁绍本就不甘心就此败归,而今一听审、逢二人皆言夜战可行,他自不免便有些心动了,只是事关重大,冀州军已然输不起了,袁绍一时间还真就不敢轻易下个决断的。

    “主公,我军众而敌军寡,纵使夜袭,也自无须全军而上,某有一策,当可于夜袭之同时,我军主力顺势南撤,如此,夜袭能大胜固是喜事一桩,纵使敌军有备,也可为掩护主力转进之障眼法。”

    逢纪有心要建此一功,这一见袁绍依旧沉吟不决,这便上前一步,紧着便将所谋之策简略地道了出来。

    “哦?妙,此计大妙!”

    听得逢纪道出了这等两全其美之策,袁绍的眼神当即便是一亮,拊掌便喝彩了一嗓子,显见是准备如此行了去了的。

    “主公万不可轻敌啊,某观那公孙小儿用兵甚是诡诈,其既是敢轻兵去取廮陶城,必然埋下了后手,我军若是轻率行事,恐再遭其算计啊。”

    袁绍倒是高兴了,可沮授却是急了,概因他根本不相信公孙明敢于毫无准备地轻兵离营,如今已是伤筋动骨的冀州军若是再遭公孙明之暗算,那可就真要动摇到根基了。

    “哼!”

    沮授的话虽是不无道理,可其所言的最后一句却是正好戮在了袁绍的痛脚上——啥叫“再遭”,莫非他袁绍就一酒囊饭袋,一而再,再而三地要遭区区一刚出道的黄口小儿之暗算么?这也未免太过岂有此理了些,一念及此,袁绍的脸色立马便黑得有若锅底一般。

    “主公明鉴,末将以为沮大人所言不无道理,我军纵使欲去劫营,也须得防备贼军之反扑,当得有一军居中坐镇,以便接应各处,若主公得允,末将愿为此任。”

    因着在夺嫡之争中持中立之态度,除了田丰之外,沮授在文臣中几乎没有盟友,无论是袁谭一系还是袁尚一系,都对沮授极之不满,时值袁绍发怒之际,自是无人肯为其出面缓颊,唯有张郃却是看不过眼了,紧着从旁抢了出来,朗声自荐了一句道。

    “儁乂(张郃的字)能有此心无疑是好的,此事便就这么定了。”

    在攻破易京一战中,张郃可是第一个杀进城中的大将,因此而得晋升为宁国中郎将之职,尽管是军中的后起之秀,可其能力却是颇得袁绍之信重,这会儿其既是愿率军居中策应,袁绍也自无甚不放心之处,欣然便准了张郃之所请……

    “末将参见公孙大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袁绍君臣们如何计议夜袭以及撤兵事宜,却说赵云方才刚回到本阵,就有一名传令兵前来通传了公孙范的将令,着其即刻赶到前营了望塔上议事,对此,赵云自是不敢耽搁了去,匆匆便登上了顶楼,这才发现楼中除了公孙范之外,竟只有高览一人在侧,不由地便是一愣,可也没多想,疾走数步,便即抢上了前去,恭谨地躬身行了个礼。

    “子龙辛苦了,本该让子龙先行休息一番的,只是明儿临行前有交待,说是若子龙与敌战未分晓而敌营锣响,则须得紧着启一锦囊,某也自不敢违啊。”

    因着公孙明有过交待,公孙范自是不敢在赵云面前拿捏甚太守的架子,言语间自也就格外的客气与和煦。

    “末将不敢。”

    这一听公孙范如此解释,赵云的好奇心登时便大起了,只不过他生性沉稳,虽是想知晓锦囊里到底藏着甚机密,却也并未出言追问,仅仅只是道了声不敢,便即退到一旁去了。

    “子龙、子奂,明儿在锦囊中留有一信,言曰:若是战酣而止,必是其在廮陶城已然得手了,贼军撤兵在即,必会夜袭我军,以图顺利撤走,若如此,当得设伏营中,再取一胜,然,为防袁贼耍诈,万不可出营追击,任由袁贼自去便好。”

    见得赵云与高览虽都不曾开口,可脸上满满皆是好奇之色,公孙范也就没再多言罗唣,紧着便从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了个小锦囊,用刀子挑开了其上的缝线,从内里取出了一张小纸条,摊将开来,飞快地过了一遍之后,这才满脸古怪之色地将个中之内容简单地述说了出来。

    “嗯?既已知袁本初要逃,为何不乘胜直追,如此,岂不是养虎为患么?”

    赵云虽是震惊于公孙明的料敌机先,却并未有甚多的言语,倒是高览却是满心不服气地诘问了一句道。

    “哈哈……明儿在信中还说了,若是宣布此消息,子龙必无异议,而子奂却定会谋图全功,某先前兀自不信,不料子奂果然如此问了,明儿真神人也!”

    高览话音方才刚落,公孙范便已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摇着头将信里的倒数第二行话道了出来,当即便令高览的一张黑脸愣是被憋得个发红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