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收降纳叛(二)
    “高某向不做非分之想!”

    饶是高览再如何自负,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荣华富贵啥的,他当然想要,至于说到自立为王么,高览却是想都不敢去想,当然了,在公孙明面前,高览自是不肯承认自己没有自立之能,也无自立之胆,只能是嘴硬地玩起了偷换概念的把戏。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子奂兄若能始终坚持此一条,富贵何足道哉。”

    高览这等死鸭子嘴硬的架势一出,公孙明心中登时便笑翻了,可脸上却是堆满了真诚,一派感慨状地嘉许了高览一句道。

    “哼!”

    公孙明这句话倒是好话,问题是高览突然想起因打赌将自己输给了公孙明一事,脸面登时便有些挂不住了,没旁的,概因高览还是不相信公孙明会是真命天子,哪怕公孙明确实连胜了翼州军两回,可其手底下就那么点兵马,如何能抵挡得住翼州军的大举反扑,偏偏他高览似乎就要被公孙明捆绑上战车了,岂不是就意味着他也得跟着陪葬了去,一念及此,高览自不免便有些个气不打一处来。

    “子奂兄如此不爽利,莫非是以为跟某在一起必亡无地么?”

    高览这等态度一出,公孙明不单不怒,反倒是暗笑不已,没旁的,只因他算是看出来了,高览并不打算赖账,当然了,要想现在就让高览心甘情愿地辅助自己,却也断无可能,然则公孙明却也不以为意,左右不过就是个忠诚度养成问题罢了,这么个自信,公孙明还是不缺的。

    “自然。”

    高览就一直肠子,根本没给公孙明留啥面子,竟是不假思索地便给出了个答案。

    “也对,翼州军虽已连败两阵,损兵折将不少,却依旧未伤根本,确是比我军强上十数倍有余,子奂兄作此想法原也不能算错,强扭的瓜不甜啊,也罢,那某便再与子奂兄打个赌好了,这么说罢,若是袁绍十日内兵退翼州,子奂兄便安心留在我渤海军中任事,反之么,某便听凭子奂兄处置,如此可成?”

    高览的回答得是如此之干脆,实在是太伤人了些,然则公孙明却并未计较,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竟是大度地给了高览一个翻盘的机会。

    “此话当真?”

    高览不看好公孙明的将来,不止是因袁绍大军即将压境之故,更多的其实是觉得公孙明太过年轻了些,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怎么看都不像是能一统天下的主儿,高览自是不愿将自己大好的前程捆绑在公孙明的战车上,而今有了个反悔的机会,高览自是怎么也不肯放过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然则在此之前,子奂兄须得无条件听从某之调遣,不知子奂兄可能做到否?”

    高览这等又惊又喜的样子一出,公孙明心中就别提多酸爽了去,没见旁人穿越那都是虎躯一震,小弟滚滚而来,偏偏轮到他穿越时,要收个小弟居然还得不断挖坑再挖坑,前头赵云如此,这会儿高览又如此,弄得公孙明都想赶紧找面镜子来,好生照上一照,看自个儿是不是长歪了去了。

    “嘿,成,就依你了。”

    高览在袁绍帐下多年,对袁绍睚眦必报的性子自不会不了解,自是不相信连败了两阵的情况下,袁绍还肯轻饶了公孙明,只怕拼着幽州不要,也会大举向文安杀来,到那时,公孙明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断然不会是翼州军的对手,而他高览也就可趁机脱身而去了,区区十日时间的归顺,他高览再怎么着都能玩得起。

    “那好,子奂兄且就站一旁听用好了,来人,带吕旷、吕翔!”

    坑既是已挖好了,公孙明也自懒得再多言罗唣,挥手示意高览退到一旁的同时,一拍文案,寒声便断喝了一嗓子,自有数名帐前亲卫轰然应诺之余,将被捆得严实无比的吕家兄弟押进了大帐之中。

    “跪下!”

    没有公孙明的优待指示,众亲卫们对吕家兄弟自然不会有甚客气可言,也没得吕家兄弟站稳脚跟,齐齐呼喝着便往二人的脚弯处踹了去,硬是将二吕踹得个呲牙咧嘴不已。

    “尔二人是想死还是想活,嗯?”

    公孙明压根儿就没在意吕家兄弟俩的痛苦,也自没打算给二人甚优待,仅仅只是漫不经心地吭哧了一声。

    “……”

    能活着谁又会想平白去死了?问题是身为翼州名将,二吕自是不肯坠了自家之名望,眼神虽是闪烁不已,却愣是强忍着不吭气。

    “想死?好得很,来啊,拖出去,砍了。”

    公孙明似乎对二吕并不是太重视,也没耐心多等,见二人在那儿强撑,眉头立马便是一扬,声线冷漠地便下了道命令。

    “诺!”

    听得公孙明有令,众亲卫们轰然应诺之余,立马便齐齐拥上了前去,架起二吕便要往外拖了去。

    “饶命,饶命啊,某愿活,愿活啊,子奂兄救命,救命啊……”

    “某已降了,缘何杀某,某不服,不服……”

    ……

    吕家兄弟俩本来就不是硬汉子,之所以在袁绍帐下听用,也就只是图一富贵罢了,要说有多少忠心么,却是浑然谈不上的,这会儿一听公孙明要下死手,登时便都慌了神,一边狂乱地挣扎着,一边声嘶力竭地告饶个不休。

    “大人且慢。”

    吕家兄弟这等狼狈状一出,高览难免便起了兔死狐悲之心思,赶忙从旁站了出来,紧着进言了一句道。

    “嗯?”

    见得高览在此时站将出来,公孙明似乎颇有些不喜,可到了底儿还是给了高览一个面子,一挥手,止住了帐前亲卫们的行动。

    “大人明鉴,窃以为杀俘不祥,且吕家兄弟皆当世勇将,若是就此斩了,未免太过可惜了些。”

    面对着公孙明的冷脸,饶是高览素性胆略过人,可心底里却依旧不免生出了阵寒意,脚下略略一动,退意竟是就此大起了,只是碍于往昔与吕家兄弟的情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进谏了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