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夏天里的第一把火(四)
    吕旷的怒气值已然爆表,怒睁着的双眼暴突得都快掉出了眶,每出一枪,都会伴随着一声咆哮,威风得有若战神下凡一般,然则并没啥卵用!哪怕他一身接近九十的武力值也已发挥到了淋漓尽致之地步,各种强招、妙招频出,可依旧还是没啥卵用!

    转瞬间三十回合已过,甭管吕旷如何发威,都没法奈何得了公孙明,反倒是他自己因着激怒之缘故,招式难免有所疏失,几次险些伤在公孙明的枪下。

    暴怒,狂怒,彻底怒,然后……然后吕旷就渐渐没脾气了,不是他不想发脾气,而是已经没功夫发脾气了,没旁的,只因对面的公孙明越打越是彪悍,本来还略见稚嫩的枪法不知怎地居然节节拔高,一枪重似一枪,一枪快过一枪,五十回合过后,可怜的吕旷就只剩下招架之功,已然没了还手之力,到了这么个份上,吕旷想的已经不是该如何阵斩公孙明,而是该考虑如何安然脱身了。

    兴奋,无以伦比的兴奋!饶是公孙明两世为人,都不曾有似今日这般兴奋过,在吕旷这么位高级陪练的麻溜配合下,公孙明越打斗志便越是激昂,手中一把长枪舞动如轮,祖传枪法、偷师赵云的妙招,甚至现学现卖地将吕旷的强招都轮番耍了出来,杀得兴起之下,竟是咆哮如雷震,硬生生压得吕旷左支右拙,好不狼狈。

    “吕老儿休走,留下头来!”

    六十招过后,公孙明还是精神抖擞,可吕旷却已是冷汗滚滚,自是不愿再陪公孙明接着战将下去了,但见其借着又一番对冲而过之机会,一拧马首,呼啦啦地便往本阵而回,一见及此,正在瘾头上的公孙明又哪肯善罢甘休,怒吼了一声,策马便狂追了过去。

    “嗖!”

    吕旷狡猾得很,尽管是在逃,却并非一味埋头逃窜,而是借着背对公孙明的机会,飞快地将手中的长枪往得胜钩上一搁,麻利地顺出腰间的五石弓,紧着便是一个回头望月,瞄着公孙明毫不容情地一箭便射了过去。

    不好!

    公孙明到底年轻,一时杀得兴起之下,竟是忘了战阵上还有暗箭伤人这么一招,此际虽已瞧见了吕旷的弯弓射箭之动作,奈何双方距离已近,竟是已来不及作出躲闪之动作,瞳孔猛然便是一缩。

    “嗖!铛!”

    就在公孙明心悸不已之际,只听又一声箭啸声大起间,斜后方一箭急速而至,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吕旷所射出的箭矢,两箭重重一撞之下,竟是齐齐弹飞了开去。

    “多谢子龙兄相救,小弟感激不尽。”

    死里逃生之下,公孙明也自顾不得再去追杀吕旷了,忙不迭地回首望去,入眼便见赵云不知何时已纵马冲出了本阵,一见及此,公孙明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一松,赶忙拨马迎上了前去,很是恭谦地拱手谢了一句道。

    “二公子客气了,如今敌已有备,我军兵疲,不若且先收兵回营,来日再战也不为迟。”

    赵云并未因公孙明的态度而有丝毫的动容,仅仅只是面色淡然地回了个礼,于客气之同时,也自谨慎地建议了一番。

    “子龙兄不必担心,区区长蛇阵尔,且看小弟破之,还请子龙兄助小弟一臂之力。”

    尽管赵云依旧称呼自己为“二公子”,显然依旧不曾归心,然则公孙明却也不以为意,没旁的,赵云肯献策本身就说明其原本甚坚的去意已然有所动摇了的,而这,对于公孙明来说,无疑是好事一桩。

    “善。”

    赵云为人素重然诺,早年既是曾答应过刘备有机会要为其效力,他自是不愿轻易食言毁诺,可与此同时么,他对公孙明近来所表现出来的谋算之能也自深为佩服,若非如此,也不会不等滹沱河边的战事彻底结束便即率骑兵匆匆赶来,怕的便是公孙明会有所闪失,正是因着这等心理,尽管不是很认同公孙明继续攻击的命令,却也并未拒绝出战之要求。

    “好,那就请子龙兄率一千骑攻敌左翼,李昂所部攻敌右翼,切记不可直接冲击敌阵,只管在敌侧翼往来纵横,以箭袭之,迫敌变阵,一待敌弓箭手移动到位,不可与之硬碰,可换到敌后再攻,如此往复,敌阵必大乱无疑,某自率中军寻机而动,一举破敌非难事!”

    公孙明的前任自幼可是没少通读兵书战策,只可惜悟性不足,死记硬背了不少兵法,却根本不知变通,虽不算庸才,却也就只是寻常人而已,可换成了公孙明就不同了,以其绝高的智商,短短数日时间便已隐隐有了一代兵法大家之气度,此际潺潺而谈间,满满皆是自信之从容。

    “末将遵命!”

    赵云既已答应出战,对公孙明的要求自是不会有甚异议,至于李昂么,本就是公孙世家的家将,自家少主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圣旨,根本无须去考虑行与不行,只管照着做了去便是。

    “弓箭手准备!”

    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响起中,渤海军突然大举出动,左翼赵云、右翼李昂,各率一千骑兵呼啸着冲出了本阵,一见及此,吕旷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紧着便是一扬手,厉声断喝了一嗓子,试图以箭雨来打乱渤海军的冲锋阵型,这等想法无疑极美,只可惜出击的两路渤海军根本没给他挥手下令之机会,这才刚冲到半途,几乎同时向斜刺里一拐,竟是呼啦啦地全都冲到了翼州军大阵的侧面。

    “放箭!”

    “给我射!”

    ……

    没等吕旷搞明白渤海军此举的用心之所在,就听赵云与李昂几乎同时断喝了一嗓子,早已取弓在手的众渤海军骑兵们立马毫不客气地便是一通子乱箭暴射了过去。

    早先为了拦阻公孙明所部,吕旷刻意摆出了一字长蛇阵,正面与后方皆阵型严整,独独一头一尾的侧面却是薄弱已极,当然了,这等薄弱只是个陷阱罢了,一旦渤海军真从两侧发起强攻,一字长蛇阵随时可以倒卷而上,一举缠住渤海军骑兵,从而将渤海军骑兵拖入乱战之中,这等算计不能说差,奈何渤海军并未直接冲阵,而是玩起了骑射,这下子翼州军的头尾登时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大批的士兵惨嚎着翻滚在地,原本严谨的阵型也自无可避免地陷入了紊乱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