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夏天里的第一把火(三)
    “蟊贼,受死!”

    这一见公孙明纵马而出,吕旷的嘴角边立马便绽放出了一丝的狞笑,没旁的,在他看来,区区公孙小儿连毛都没长齐,哪能有啥大能耐,这会儿冲上前来,摆明了就是上赶着来给自己送功劳的,对此,吕旷自不会有丝毫客气可言,一声怒吼之下,纵马便迎上了前去。

    近了,更近了,高速冲刺间,暴烈的风刮面生疼,然则公孙明的双眼却是始终圆睁着,握枪的双手早因用力过巨而泛了白,夹紧马腹的双腿也因紧绷而微微地颤抖着,心弦赫然已绷紧到了极致!

    “杀!”

    二十步,十五步,十步……终于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时,公孙明再也压制不住心中澎湃已极的杀意了,但听其一声断喝之下,手中的长枪便已如闪电般暴刺了出去。

    公孙明这一枪赫然已是拼尽了全力,枪速奇快无比不说,暴烈的枪势甚至将空气都震荡出了层层水状之波纹,不仅如此,沛然的杀意更是一举锁死了吕旷的身形,隐隐然已有了枪意之雏形。

    “呀……”

    吕旷乃将门子弟出身,自幼精研枪法,一身武艺虽不及颜良、文丑等绝世武将,可在翼州军中也足以位列前十,自非等闲之辈可比,尽管被公孙明这一枪的狠戾吓了一跳,却也并未乱了分寸,只听其一声断喝之下,手中的长枪也已是猛然挥击了出去。

    “铛!”

    双方的枪速皆快,各不相让之下,两柄长枪自是毫无意外地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轰然巨响,二将的身体几乎同时一歪,都失去了再度出手之可能,两匹战马就这么飞速地交叉对冲而过了。

    “好小子,不错么,再来!”

    尽管有些讶异于公孙明居然能在第一回合跟自己战成了平手,然则吕旷却也并不放在心上,只以为是自己先前大意所致,心下里对公孙明的小觑之心依旧没变,这不,一拧转了马首,便即满脸戏谑之色地扯了一嗓子,再度策马向公孙明冲杀了过去。

    “呵。”

    望着再度杀来的吕旷,公孙明不单没慌,反倒是笑了起来,不为别的,只因一个回合的交手下来,他已找到了感觉,前世时打无双三国那股子热血澎湃之激情再现之下,公孙明发现自己满心里都是陶醉之情怀,先前的紧张感早被跃跃欲试之冲动所取代。

    “给我死!”

    这一见公孙明策马冲锋之际居然面带笑容,吕旷登时便怒了,双腿猛然一夹马腹,本就快的马速陡然便更快了三分,有若旋风般冲到了公孙明的面前,咆哮如雷地便又攻出了一枪,直取公孙明的胸膛。

    “铛,呼……”

    吕旷含愤出手之下,这一枪当真快逾闪电,枪方出,枪啸声便已响得有若鬼哭狼嚎一般,瞬息间便已刺到了离公孙明胸口不足三尺之距上,眼瞅着最多再有半息时间,便会毫不容情地捅穿公孙明的胸膛,可就在此时,却见公孙明突然略略一侧身,于扭腰的同时,双臂一抡,手中的长枪便有若灵蛇般挥击了出去,灵巧已极地挑在了吕旷枪势的最薄弱处,在格挡开来枪的同时,一个借力打力,枪尖便已猛然暴刺向了吕旷的小腹。

    “啊哈!”

    吕旷万万没想到公孙明会来上这么一记巧招,面对着高速袭来的枪尖,心中不由地便是一慌,哪敢坐以待毙,只听其一声大吼,在急速使了招铁板桥之余,拼尽全力地一横臂,硬是将被荡开的长枪收了回来,一招举火烧天,颇显狼狈地往上斜斜一架,总算是险而又险地架开了公孙明的攻杀之势。

    一招抢占了上风之下,公孙明自然不肯就此作罢,但见其一翻腕,强行止住了被弹起的枪势,再一振臂,瞬间便抖出了数朵碗大的枪花,试图打吕旷一个措手不及,却不料老于战阵的吕旷早有准备,没等公孙明的后招发动,他已及时一点马腹,仰躺着便策马往斜刺里逃了开去,有惊无险地避开了公孙明的杀招。

    “哪里走,留下头来!”

    公孙明已然杀得兴起,这一见吕旷拨马而逃,立马也一点马腹,急兜了小半圈,纵马便从后急追了上去。

    “狗贼,老子跟你拼了!”

    吕旷在沙场滚打多年并不是没败过,早年就曾先后败在了公孙瓒与赵云的手下,可那两位都是成名已久的绝世勇者,败也就败了,吕旷并不会感到有甚大不了的,可要他接受败在毛都没长齐的公孙明手下这么个事实,那却是万万不能的,正因为此,一见公孙明悍然追袭而来,吕旷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不已,大怒之下,紧着便一挺腰,坐回了马背上,顺势一侧身,手中的长枪有若鞭子般猛然便是一个回抽。

    “铛!”

    吕旷这一记暴然回抽可谓是一气呵成,力量虽不算太大,可速度却是奇快无比,饶是公孙明心里头对吕旷的反击有所提防,也自不免被吓了一跳,赶忙横枪一个斜架,总算是及时挡住了吕旷的抽击之势,只是座下的战马却是难免因受力过巨而缓了下来,再想追,已然来不及了,只能是无奈地目送着吕旷逃到了远处。

    “混蛋,公孙小儿,老子不将你抽筋扒皮誓不为人,啊呀呀……”

    羞恼,无尽的羞恼!尽管顺利摆脱了公孙明的衔尾追杀,然则吕旷不单没感到庆幸,反倒是火大得个不行,咬牙切齿地骂了几句之后,竟是气恼得仰天怪叫了起来。

    “废话真多,要战就来罢!”

    公孙明之所以悍然与吕旷单挑,求的便是擒贼先擒王,想着尽快解决掉吕旷所部,也好赶紧去追杀逃走的颜良所部,哪耐烦听吕旷在那儿嚎丧,双腿一夹马腹,便已再度向吕旷冲杀了过去。

    “蟊贼好胆,给我死!”

    这一见公孙明不依不饶地又冲杀而来,吕旷的眼珠子立马便泛了红,但听其咆哮了一声,也自策马便冲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