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牵牛战术(四)
    颜大将军很生气,后果不消说,自然是相当的严重,这不,一大早地,天才刚蒙蒙亮,数万大军便已沿河摆开,整齐的队列前铺满了一地的木筏子,少说也有三百之数,中军处,十数面大鼓一字排开,旌旗招展间,杀气腾腾而起,如虹贯日一般,叫人望而生畏。

    “进攻!”

    在手握十数倍于敌之重兵的情况下,颜良自是懒得浪费唇舌去做啥战前动员,列阵方毕,便已是一扬手,声线冷厉地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处鼓声隆隆暴响间,三千余先锋步军将士齐齐呼喝着号子,抬起木筏便冲进了河中,拼力地向对岸划去。

    “子龙,贼军动了!”

    渤海军算不上是精锐之师,论及实际战斗力,在原本的幽州军体系中也就属垫底的那一级别,哪怕前几日刚大胜过一回,昨日又成功地挡住了颜良所部骑兵的抢桥进攻,军心士气提振不少,可就军队本身的素质来说,却并无根本性改变,此际见得翼州军如此大规模的强渡行动,当即便起了阵骚乱,甚至连路涛这个副将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无妨,传令下去,有弓者皆取将出来,听某将令行事。”

    见得手下将士未战便已露了怯意,赵云的眉头不由地便是微微一皱,但并未出言呵斥,而是神情自若地下了道将令。

    渤海军的战斗力虽只是一般般,可在装备上却是相当之不错,除了弓箭手之外,所有骑兵竟是全都装备了弓箭,随着赵云一声令下,稀里哗啦的声音顿时便响成了一片,浑然没半点的整齐感可言,训练之不足由此可见一斑。

    大清河的名字里虽有个大字,可其实不过只是条小河罢了,纵使时值初夏旺水之际,水势正大,却也不过只有一百余步而已,先前翼州军一下水便奋力狂划,三两下便已到了将近中流处,哪怕渤海军并未沿岸列阵,离着河岸还有着三十来步之距离,可两军的间距也不过就八十步左右,这么点距离下,渤海军将士纷纷取弓之情形自是瞒不过翼州军先锋大将颜明的观察。

    “立盾!”

    颜明,颜良之堂弟,武力值虽是远不如其兄,可胜在敢打敢拼,一向在颜良帐下充任先锋之角色,作战经验何其之丰富,又岂会坐而待毙,但听其一声令下,三百余艘木筏上的士兵立马闻令而动,三面大盾一立,便已形成了面简易的盾墙,虽远谈上严丝合缝,可也足有掩护住后头疯狂划桨的大部分士兵。

    “举弓,瞄准六十步之距,抛射!”

    近了,更近了,在翼州军将士的疯狂划水之下,最前方的木筏很快便冲过了中流,距离岸边也不过就只有二十余步,在此距离上,都已能清晰地听见翼州军将士们那粗重的喘息声,渤海军阵列自不免又起了阵微微的骚乱,可就在此时,却见赵云突然一扬手,运足了中气地断喝了一嗓子。

    “嗖、嗖、嗖……”

    渤海军尽管在训练水准上有所欠缺,可似这等无须瞄准具体目标的盲射却还是能胜任有余的,随着赵云一声令下,五百步军弓箭手以及一千骑兵几乎同时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但听箭啸声大作间,一千五百支雕羽箭呼啸着腾空而起,密集如蝗般便向翼州军的筏阵罩了过去。

    “不要乱,划,快划,冲上去!”

    虽说渤海军这一阵箭雨大多是盲射,可架不住密度大,又是抛射,翼州军的盾刀兵们所组成的盾阵除了能护住自己外,根本无法为后头划水的同袍们提供太多的掩护,只一瞬间,便有数十名翼州军士兵惨嚎着跌落了河水之中,一见及此,颜明登时为之大急不已,可也没辙,只能是咆哮连连地驱兵继续向前冲,还别说,翼州军的训练水准远在渤海军之上,尽管被这么阵箭雨打乱了节奏,可调整过来也自不慢,很快便又向岸边冲刺了过去。

    “收弓,撤!”

    颜明倒是在拼命了,可惜赵云根本就没打算留下来跟其打上一场反登陆之战,箭雨尚未消停,就听赵云一声令下,已率部向西南方急撤而走了。

    “可恶,该死的狗贼,快,发信号,快发信号!”

    赵云这么一率部而走,站在河对岸督阵的颜良登时便傻了眼,没旁的,他昨夜可是秘派了两支部队从上、下游渡过了大清河,本早可以一举击溃赵云所部了的,根本无须再发动正面强渡,之所以如此行事,无外乎是想用颜明所部拖住赵云,而后再由两翼部队分进合击,彻底将赵云所部绞杀于河岸边,眼下一切都已是准备就绪了的,却不料赵云突然不玩了,这叫颜良如何能咽下这么口恶气,但见其一愣之后,很快便醒过了神来,暴跳如雷般地便咆哮了一嗓子。

    “呜,呜呜,呜呜……”

    颜良的将令一下,暴烈的鼓声骤然便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凄厉的号角声,旋即便见上游三里开外的一处林子中,一彪兵马狂呼乱吼地杀奔而出,为首一员大将,赫然是宁国中郎将吕翔,与此同时,下游四里不到的一处芦苇荡中,也有一支为数三千的步军狂飙而出,当先一名大将跃马横枪,高速冲刺,此人正是裨将军吕旷。

    两支伏兵虽是一闻号角声响起便已冲出了埋伏地,奈何赵云所部已先撤了,两支部队尽管冲得很快,也依旧未能及时合围赵云所部,至于颜明所部么,这会儿还正在岸边抢登呢,更是不可能赶得上埋头疾走的渤海军。

    “命令各部急速追击,休走了赵云小儿!”

    这一见自己精心谋算的破敌妙策居然就这么落到了空处,颜良当即便被气得个七窍生烟,也自不管渤海军是否还别有埋伏,咆哮如雷地便下了追击之令,很快,中军处鼓声再度隆隆暴响而起间,三路翼州军合兵一道,疯狂地死追着赵云所部不放,两支军队就这么隔着里许之地,一前一后地在平原之地上高速飞奔着,烟尘滚滚中,煞气如虹般贯日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