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挖坑埋人(四)
    “笑个屁,某何尝说错了,尔等兵不过三万,将也无几个,袁公大军一到,某真不知尔还能笑到何时。”

    高览本来就不是啥好脾气的主儿,这都已被公孙明连着嘲笑了三回,心火早就旺得个不行,加之一想到被公孙明坑得已回不得袁军,高览的牙根当即便痒得个不行,真恨不得挥拳朝着公孙明的笑脸上狠砸上几记的。

    “高将军此言差矣,某又何惧袁贼那等插标卖首之徒,将军若是不信,可敢跟某打上一赌?”

    高览这等气话一出,公孙明倒是没再大笑了,可说出来的话语,却是不免令高览的牙根更痒上了几分。

    “赌甚?说!”

    高览实在是受够了公孙明的洋洋自得,还真就起了要重挫一下公孙明之心思,想都没想便要跟公孙明赌上了。

    “很简单,某跟将军赌的便是袁贼根本奈何不了某,将军说得不错,袁贼急欲报复之下,数日内必会发大军前来,且看某轻松破之,若某胜了,将军便留下来助某一臂之力可成?”

    公孙明牵着高览的鼻子扯了如此之久,根本目的就一个,那便是要为高览挖上一个大坑,等的便是高览自己往坑里跳了去。

    “尔若是败了呢?”

    高览显然不相信公孙明能胜出,没旁的,公孙瓒都已算是天下少有的豪杰之士了,手下更是握有精兵十数万,跟翼州军大战了数年之久,最终还不是落得个引火**之下场,而今公孙明不过区区一少年而已,居然敢宣称能大胜袁绍,高览又如何肯信。

    “某若是败了,便听凭将军处置,哦,这么个赌注还小了些,这样好了,为表公平,某再让一步,某若是不能在十日内再度大胜翼州军,将军可取某项上首级去任一处换取功劳,如此总该可以了罢?”

    这一见高览明显已到了坑口,公孙明又哪会有甚客气的,紧着便给其来了个最后一推,顺手再取上把铁锹,这就准备埋人了。

    “军中无戏言?”

    高览已是被公孙明给刺激得双目泛红了,哪还会去细想个中之蹊跷,但见其一伸手,便已是准备跟公孙明对赌了。

    “自当各立军令状,来啊,取笔墨纸砚来!”

    见得高览已彻底落进了坑底,公孙明自是不会再多费唇舌,一声令下之后,自有一名随军文书紧着草拟了对赌协议,旋即,两位当事人各自在对赌协议上签字画了押。

    “哼,高某倒要看看阁下没了脑袋究竟是啥模样来着。”

    这都已被推进了坑底了,可高览却依旧茫然一无所察,但见其慎重其事地将属于他的那份对赌协议收进了坏中,而后满是不屑地便讥讽了公孙明一句道。

    “哈哈……将军只管看了去便是了,某之首级虽好,然,天下绝无人可取之,来啊,送客。”

    公孙明根本没在意高览的讥诮,哈哈一笑之后,便即摆手吩咐了一声,自有帐中随侍的亲卫轰然应了诺,紧着便将高览押出了帐外……

    “明儿,你可算是回来了,唉,刚接到的线报,袁贼果然派了颜良为将,率五万大军正向我文安县城逼来。”

    搞定了高览之后,公孙明并未就此闲将下来,接连两日时间都不在营中,而是领着沈飞等人乘马四下勘察地形地势,最远处甚至到了乐城县(今之献县一带),行踪不定之下,根本无法联络上,这可把代掌军权的公孙范给急坏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公孙明的归来,公孙范连寒暄都顾不上,便已是满脸愁容地将紧急军情道了出来。

    “叔父莫急,颜良不过一勇之夫而已,算不得甚良将,小侄只想知道此番是何人为其谋士。”

    颜良在河北名声极响,乃是袁绍手下头号大将,有万夫不当之勇,时人闻之,少有不色变的,然则公孙明却显然并未将其放在心上。

    “据查是审配与郭图。”

    公孙范这几日可是没少派出哨探去探明敌情,对颜良军中的情况,倒是不算陌生。

    “嗯,颜良所部军行之速如何?”

    这一听谋士居然是袁谭一系与袁尚一系各一人,公孙明的眼神当即便是一亮,但却并未急着分说究竟,而是不紧不慢地又出言追问了一句道。

    “昨日其军行五十里,今日却是缓了下来,只行了二十余里,然,据我文安县城也不过只有三十里不到了,如今其军已然压境,此当如何是好啊?”

    前几日一战中虽是抓了不少的战俘,可个中真正愿意加入渤海军的却并不算多,只有千余人而已,仅仅只是勉强补充了战损罢了,渤海军的总兵力依旧还是两万四千余众,连翼州军的一半都不到,加之颜良威名赫赫,公孙范未战便已是先怯了的。

    “呵,如此诡异之脚程,必是审、郭二人较劲之结果,看样子颜良夹在二者中间很是难做啊,有趣,很是有趣。”

    公孙明根本没在意公孙范的焦躁与不安,笑着便点评了袁军一番,浑然就一没心没肺之模样。

    “明儿万不可大意啊,我军兵微将寡,这一仗……”

    这一见自家侄儿居然还有心情去点评颜良之为难,公孙范额头上立马便布满了黑线。

    “叔父放心好了,小侄已有破敌之策了,且先传令下去,着各部即刻准备五日之干粮,限日落前备好,天黑后,我军即刻起行,放弃所有辎重,轻装向乐城县转进。”

    没等公孙范将话说完,公孙明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道将令。

    “放弃辎重?这……”

    一听公孙明这等说法,公孙范的眼珠子当即便瞪得个浑圆无比,没旁的,算上前些日子的缴获,营中所囤积的兵甲、粮秣等辎重可是不在少数,要公孙范就这么放弃了,他又怎生舍得,更别说文安县城乃是兵进幽州的要地,一旦弃守,再想夺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正因为此,公孙明对其侄的命令可谓是不解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