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挖坑埋人(一)
    第九章 挖坑埋人(一)

    “少主,此事恐须得慎重啊,如此辱了袁贼,却恐其乘怒而来,我军虽是新胜之师,奈何兵寡,实难挡袁贼势大,还请少主三思则个。”

    “少主,那淳于琼等皆是军中宿将,放其等归去,无异于放虎归山,实有大不利,不若杀尽了的好。”

    “少主,我军擒获如此之多,那袁贼必会投鼠忌器,不若依此与之媾和也罢。”

    ……

    一场大战下来,缴获军资无数,更抓到了自淳于琼以下将领十数人以及多达一万四千之数的俘虏,而己方之折损还不到五百,无疑是场辉煌的大胜,渤海军上下皆为之欢欣鼓舞,可在公孙明下令将除了高览之外的其余袁军将领全刺墨弄花了脸,剥光衣甲,放归幽州之际,渤海军众将们顿时便全都哗然了起来。

    “诸公莫急,且听某一言,纵使我渤海军善待了淳于琼等人,袁贼便会放我等一条生路么?怕是不能罢,此獠一门心思要一统天下,狼子野心早已毕露无遗,又岂能容得我渤海军酣睡在侧,迟早必会大举杀来,与其坐等其整顿好兵马再来,不如趁其立足幽州未稳之际,惹其因怒而兴兵,我军但消仔细绸缪,未必不能再胜,至于说到淳于琼等人么,依某看来,除了高览之外,余者皆是酒囊饭袋之徒尔,杀之无益,倒不如放归袁贼军中,去接着祸害袁贼好了。”

    公孙明显然早就料到众将们会群起反对,也自丝毫不急,任由众将们好生闹腾了一番之后,方才一压手,自信满满地便将时局剖析了一番。

    “少主英明,只是我军兵力不足,倘若袁贼挥军杀来,当何以战之?”

    听得公孙明这么一分析,诸将们不禁全都哑然了下来,唯有先前一直保持沉默的沈飞却是忧心忡忡地发问了一句道。

    “时明(沈飞的字)无需担心过甚,袁本初那人素性多谋而寡断,其身旁谋士虽众,却彼此不睦,在出兵与否上,必会大起争端,最终之结果么,想来袁贼也只会采取折中之办法,妄图于巩固幽州之同时,以猛将率军来讨我渤海,某若是料得不差的话,来者不是颜良便是文丑,或许会辅以辛评、郭图之流,看似文武相成,其实不然,颜、文都是骄横之辈,又岂会听从文人之谋划,急欲报仇之下,必会轻兵直进,以计破之又有何难哉?此事,某自有分寸,诸位将军就不必再劝了,且先各归本部,安抚诸军将士,并调集人手,对今日一战之战俘尽快甄别,愿加入我军者,分散整编到各部,不愿者,一体押到渤海郡中为苦役,有敢擅自逃跑者,皆杀无赦!”

    一场大胜下来,公孙明便算是在渤海军中初步站稳了脚跟,可要说到威信么,却远谈不上,故而,他不得不在战略部署上作出详尽的解释,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要聚拢军心。

    “诺!”

    尽管对公孙明所言诸事,众将们也就只是将信将疑而已,只是见公孙明态度坚决,也自不敢再多言罗唣,齐齐应诺之余,便即各归本部去了……

    “报,禀主公,淳于将军已然归来,正在府门外候见。”

    幽州治所蓟县(今之北京)的城守府中,刚接到淳于琼大败之噩耗的袁绍正自大发着雷霆,三尸神暴跳地怒斥着淳于琼与高览的无能,那等声色俱厉状直吓得随侍的文武官员们全都为之噤若寒蝉,好不容易等到袁绍怒气稍减,众谋士们正自准备就战事进言上一番,却不曾想就在此时,一名轮值校尉却是匆匆从堂下抢将上来,满脸古怪之色地禀报了一句道。

    “来得好,让他滚进来!”

    这一听淳于琼回来了,袁绍方才刚消下去的火气“噌”地又狂涌了起来。

    “主公……”

    轮值校尉应诺而去后不久,就见淳于琼已是连滚带爬地闯上了堂,一头便跪伏在地,只唤了一声,便已是嚎啕大哭了起来。

    “蠢材,你给老夫抬起头来!”

    冷不丁见得一满脸乌漆墨黑的家伙闯上了堂,袁绍当即便被吓了一大跳,再一听那厮的声音不对,袁绍登时便怒了,猛地一拍文案,已是怒不可遏地咆哮了一嗓子。

    “主公,末将冤啊……”

    袁绍这么一发怒,淳于琼可就不敢再嚎啕了,赶忙抬起了头,泪眼汪汪地便要开口诉苦。

    “嗡……”

    淳于琼的话尚未说完,左右随侍人等便已被他那张黑脸给惊得乱议了起来。

    “蠢货,尔为何这般模样,说!”

    不止是文武官员们惊诧莫名,袁绍同样也被惊得倒吸了口凉气,愣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暴怒不已地喝问道。

    “主公,末将苦啊,都是那公孙瓒的孽种公孙明干的好事,末将……”

    见得袁绍动怒如此,淳于琼自不敢稍有迁延,赶忙将事情的经过絮絮叨叨地解释了一番,言语间大半是在控诉公孙明的狡诈与无礼,另一半则是在拼命地推卸着责任,毫不客气地便将受骗以及战败的罪责全都推到了高览的头上。

    “废物,蠢货,老夫要你来何用,来啊,将此獠推出去,砍了!”

    饶是淳于琼巧舌如簧地为自己开脱,然则袁绍又岂是那么好骗的,只一听便知淳于琼根本没说实话,心中可谓是怒极,也没等淳于琼将话说完,便已是重重一拍文案,大怒不已地喝令了一嗓子。

    “诺!”

    袁绍此令一下,堂下侍立着的众亲卫们自是不敢稍有迁延,齐齐应诺之余,便已是一拥而上,也没管淳于琼如何挣扎喊冤,将其架了起来,便往堂下拖了去。

    “主公且慢。”

    时值袁绍暴怒之际,众文武们全都为之心惊肉跳不已,唯有郭图却是稳不住了,紧着便从旁抢了出来,高声谏止了一嗓子。

    “嗯?”

    郭图乃是袁绍六大谋士之一,往昔向来得袁绍的欢心,每有所谏,袁绍少有不从的,可眼下么,袁绍正在火头上,却是没给郭图啥好脸色看,尽管不曾开口呵斥,可一声冷哼里却已明显透着浓浓的不耐与不满之意味……

    &ot;雄霸三国&ot;?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