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冰怒惊秋
    ,精彩小说免费!

    客厅中,是长久的沉默。

    廖祥一直低着头,两行浊泪顺着他褶皱的脸庞流下。

    缓缓地,他扬手擦掉了眼泪,并抬起头来,说道:“他们见面是晚上,现在小杨应该还在家。”

    秦冰心头一喜:“我们现在就去她家,南知秋,你去开车。”

    “那个,大小姐,我就穿这身去吗?”廖祥站起身来,问道。

    秦冰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目光停在了廖祥的鞋子上:“换一双皮鞋比较好。”

    “行,我这就去换。”说着,廖祥就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走到一半,他又停下了脚步,扭头对着秦冰说道:“大小姐,谢谢你。”

    “嗯,祥叔你快去吧,打扮的精神点。”秦冰点头一笑,轻声说道。

    待到廖祥换好鞋子,南知秋已是开着车,载着他们去了杨玉芬所在的公寓楼下。

    廖祥原本想说自己上去就行的,不过秦冰非要跟着,索性也就三人一起上去了。

    杨玉芬住的地方,装修的很简单,当看到廖祥带着两个年轻人的时候,她开心的不得了,又是倒水,又是洗水果的。

    四人坐在一块聊了几个小时,南知秋和秦冰都觉得,杨玉芬是个很温柔贤惠、知书达理的女人,跟廖祥非常般配。

    其实,杨玉芬之所以看上廖祥,正是因为廖祥这个人比较忠厚老实、善良本分,还特别会体贴人。

    晚间五点多,南知秋开车,到达了一家西餐厅门口。

    汽车停好之后,廖祥和杨玉芬就下车了。

    透过车窗,秦冰看到,在即将走进西餐厅的时候,杨玉芬伸出手来,挽住了廖祥的胳膊。

    欣慰一笑,秦冰收回目光,缓缓靠在了靠背上。

    良久,只听她小声低语道:“祥叔跟我娘都是一类人啊,一辈子逆来顺受,让人生气,又惹人心疼。”

    “老婆,你说啥?”南知秋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秦冰勉强一笑,摇了摇头。

    “话说,咱们要不要进去观察观察?”南知秋笑着提议道。

    “这样不太好吧?”

    “你就说想不想去吧。”

    秦冰想了想,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貌似还真有点想去。”

    “那还犹豫什么?走。”说着,南知秋就拔下车钥匙,开门下了车。

    这西餐厅是开放式餐厅,没有包厢,每一张餐桌跟另一张餐桌之间只有一道一米多高的隔板。

    餐厅里的环境还算不错,秦冰和南知秋进去后,偷摸的找了一个角落坐下,距离廖祥他们大概十米左右,正好可以把那边看得清清楚楚。

    秦冰趴在桌面上,小声说道:“南知秋,我怎么觉得咱们像做贼似的?”

    “嘘,咱们原本就是在做贼,偷瞄贼。”南知秋压低声音,笑着说道。

    而在另一边的四人座位上,除了廖祥和杨玉芬,还有一老一少两个男的。

    老的大概有四十五岁左右,名叫袁勇,是杨玉芬的前夫,年轻的二十岁出头,名叫袁文艺,是杨玉芬的儿子。

    袁文艺今年在读大三,因为家里有钱,前途不愁,所以完全在混日子,一身的痞气,还自称上层社会的青年才俊。

    四个人大眼瞪小眼,一开始都没有说话。

    最终,还是廖祥先说话了:“是不是我在这里,影响了你们的心情?”

    袁勇没有说话,只是拿出手机看了看,并随手点燃了一支粗雪茄。

    反倒是袁文艺发话了。

    只见他不屑一笑,伸手指着廖祥,说道:“恕我眼拙,这个糟老头子怎么从未见过。”

    杨玉芬已是皱起了眉头:“文艺,不能没有礼貌,这是妈妈的朋友,你应该叫他祥叔。”

    “我呸……还祥叔?我宁愿吃翔也不喊,而且,你们只是朋友关系?我看不像吧。”袁文艺瞪着一双尖尖的小眼,说道。

    “你这孩子现在怎么这么没礼貌?袁勇,你就是这样教孩子的?”杨玉芬已经有些生气了。

    袁勇随意一笑:“你生的孩子什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吗?以前也没见你嫌弃孩子没礼貌啊?怎么?找了个糟老头子,就开始看不上我们爷俩了?”

    “你们这样说话,我看这顿饭也没什么可吃的了,老廖,我们走。”杨玉芬说着,直接拉起了廖祥的手。

    袁文艺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还牵起手了,之前不是说,你们是朋友关系的吗?”

    袁勇直接接过话来:“儿子,你还看不出来吗?你妈这是找了个老东西,恶心咱俩来了。”

    杨玉芬眉头紧皱,听着那曾经的丈夫和儿子这般冷嘲热讽,她只能黯然伤心。

    就在这个时候,廖祥站起身来,将杨玉芬拉到了身后:“我跟小杨是真心喜欢对方的,你们抛弃了她,无所谓,我可以要她,照顾她,原本我们今天来,就是想说明这件事情,现在话说完了,告辞。”

    而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秦冰紧握着的拳头缓缓松开了。

    她其实早就想冲过去帮祥叔出气了,但是南知秋拉住了她,说要给祥叔一些表现的机会。

    果不其然,现在祥叔表现了,而且表现的还不错。

    然而,就在廖祥和杨玉芬准备走的时候,袁文艺突然踏前一步,拦住了他们。

    “老东西,你算个什么玩意?虽然我妈跟我爸离婚了,但他始终算我妈,就你这样的,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妈吗?”袁文艺用食指点着廖祥的胸口,一脸鄙夷的说着,“呦呵,阿玛尼,名牌啊,怕不是自己画的标志,缝上去的吧?”

    不等廖祥说话,杨玉芬已是说道:“文艺,我跟你祥叔是真心喜欢对方的,妈妈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我呸,我不同意,你丢得起这个脸,我可丢不起这个脸,就这种垃圾玩意,我看着就想吐。”袁文艺说着,还伸手推了廖祥一下。

    “袁文艺,你放肆。”杨玉芬护着廖祥,怒声吼道。

    “终于翻脸了啊,你觉得你还配做我妈吗?为了一个外人,你竟然对你的亲儿子发火?”

    杨玉芬缓缓低下了头,眼泪缓缓溢了出来,她的心都凉了。

    廖祥突然开口说道:“你妈生你养你,含辛茹苦,到头来,你们是怎么对她的?这几年来,她一个人孤苦伶仃,除了每年在这她根本就不喜欢吃的西餐厅看你们胡吃海喝,大秀天伦之乐之外,你有去看过她一次吗?以后说话的时候,先看清你自己的位置,并不是小杨的错,而是你早就不配做她的儿子了。”

    袁文艺笑了:“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我对不对得起我妈,那是我的事情,就算我们都不要她,就算她投河死了,我们也乐意,但我们就是不同意她嫁给你这种垃圾,这样会败坏我们的名声。”

    这句话太狠毒了点,以至于,杨玉芬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廖祥连忙扶住了她。

    就在这个时候,袁文艺突然抬起大脚,一脚踹在了廖祥身上,将他踹倒在地:“我警告你,以后离我妈远点,否则,老子宰了你。”

    蹭的一下……

    秦冰阴沉着脸站起身来,一袭寒意瞬间从她身上四散开去,那气息令南知秋都感觉到脊背发凉,从未有过一刻,秦冰如此愤怒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